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开更

  第七章 补魄

  刚到镇卫生院大门前,安槿和安灵就看见了焦急等待的卫鑫。卫鑫一边带两人快步走向住院部,一边简单介绍了当晚的情况。
  原来,当天中午,卫生院接到急救电话,说是镇北一个村子里有个女人被砍伤。救护车赶到事发地时,伤者已经奄奄一息。经过简单的初步治疗后,伤者被带回院里接受紧急手术,但因为伤势过重,医生们拼尽全力,还是没能救回这条性命。卫鑫也是手术的实施者之一,惋惜之余,他想起安槿和任云丙此前的嘱托,就赶紧给安槿打了电话。
  伤者名叫凌雨燕,二十四岁,结婚还不满半年。而将她砍成重伤致死的,正是她的新婚丈夫,名叫孙百梁。据说,孙百梁与凌雨燕感情很好,平日里从未发生过争执,这次不知怎地就下了如此狠手。
  孙百梁父母已逝,且无兄弟,凌雨燕的家人则远在百里之外的乡镇,至今仍没能联系得上。所以,凌雨燕从重伤到不治,身边一直没有任何亲人跟随。这一切,都符合抽取魄本的条件。
  等三人赶到病房,一个护士告诉卫鑫,凌雨燕刚刚咽下最后一口气,一切都安排妥当,死亡的相关证明和手续正在办理,尸体也正要被转移到地下。
  地下,就是卫生院的太平间,所有无人认领或者有必要由院方保存的尸体,全都被安置在这个冰冷的房间里。卫鑫支开几名医护人员,亲自把尸体推往太平间,安槿和安灵保持距离,紧随其后。进入住院部一楼楼梯间侧面的一个小过道,就能进入一道缓缓通往地下的走廊,走廊尽头就是太平间。到了太平间门口,确定四下无人之后,卫鑫招呼两人跟上。三个人一起推着凌雨燕的尸体,进入冰冷阴暗的房间里。

  “那就抓紧时间开始吧!”卫鑫说着走到门口张望一番,说道,“我给你们把风,能快就快吧,让院里知道就不得了了。”
  “不用担心。”安灵把一股灵力释放到门外不远处,门外的狭长走廊内部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。安灵又对卫鑫点点头,说,“放心,就算有人来了,也只会进到别的房间里。”
  “别的房间……”卫鑫正要发问,想起安槿和安灵不是一般人,便又打消了疑虑。
  两人说话的空当,安槿已经点上一支烟。在烟雾中,她看到太平间里飘荡着好几个阴寒的灵体,不禁深吸了一口气。好在这些灵体似乎在此呆了许久,有些茫然和麻木,一时还未察觉到活人的存在。安槿盯着凌雨燕的尸体,凌雨燕的灵魂中,魄已经开始了持续的消散,魄本也随之露出大半。按理来说,正常死亡的生物,在魄散尽之前,魂一般都会保持完整。奇怪的是,凌雨燕这才刚去世不久,魂却已经不完整了。
  不过安槿顾不上细想,依然把注意力集中在对魄本的观察上。突然,房间里唯一的一盏灯黯淡下来,传出吱吱的声响。
  原本明亮的白炽灯不断闪烁着,电流似乎极不稳定,太平间里时明时暗,卫鑫显然没见过这等阵势,吓得不自觉地挽住了安灵的胳膊。安灵也不挣脱,给安槿投去疑惑的目光。安槿四下查看,原来是一个灵体感应到活人,本能地躲进了与灯泡相距不远的电线里,导致电流出现异常。随着灯光闪动,其他灵体和野鬼也发现了异样,纷纷躁动起来,在太平间里四处乱撞。柜子里,床架下,不断传来吱吱呀呀的声响。卫鑫紧紧挽住安灵的胳膊,已经完全无法镇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