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安槿把烟噙在嘴里,用力摩擦百魂戒,游荡的灵体和野鬼们就像遭遇漩涡的船一样,旋转着被吸入了戒指之中。白炽灯又恢复明亮,怪动和异响也总算消失,卫鑫充满信任地看着安槿,算是松了一口气。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挽着安灵的胳膊,方才还惨白的脸色瞬间一片红光。安灵见状,连忙把手臂挣脱开。
  安槿无暇理会这些,继续把烟噙在嘴里,一面小心翼翼地操纵百魂戒拨开凌雨燕尚未消散的魄。这是个细活,既要把魄清除干净,又不能伤害到魄本。安槿用了快二十分钟,总算完成了这个工作,并顺势把完整的魄本收入戒指之中。为了防止刚刚收入的灵体和野鬼对魄本造成损害,收入魄本的同时,她把原本盘踞于此的异类又释放出来。房间的一些角落里瞬间又发出异响。
  “把他们收着不好么?”卫鑫一边走出门外,一边说着,显然明白之前发生的一切。
  “过多干涉不太好。”三人离开房间后,安灵把门关好,说道,“这里也算是难得的栖身之所,它们也不容易。”
  卫鑫正要说什么,身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,又把他吓了一跳。他拿起电话一看,是任云丙打来的。
  “任所长?”
  “卫大……夫……”电话那边,传来任云丙断断续续的声音,信号似乎不太好,“急事……你……旅馆……安女……安女士帮忙……迷路……打墙……”说到这里,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。
  “任所长?任所长?喂?喂?”卫鑫一边喊着,一边快步跑出地下走廊,可是到了地面上,电话那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。卫鑫放下电话,发现电话依然是保持通话的状态,于是又对着电话问道,“任所长?刚才信号不好,你说,有什么急事?”
  “安女士……旅馆……”等待片刻,电话那头又传来任云丙刺刺拉拉的声音,“鬼打墙……迷路……犯人……云间……山……”声音到此结束,电话突然挂断。卫鑫再把电话拨回去时,电话里却传来声音,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

  “啊——”卫鑫本能地感觉不对劲,对安槿和安灵说,“任所长好像说遇上了什么急事,让我去找你们帮忙。”
  “急事?”
  “断断续续的,还模糊不清。”卫鑫说,“好像是说在云间一带迷路了。”接着又自言自语道,“任所长在忘山镇活了四五十年了,哪儿还有能让他迷路的地方?”
  “先别管那么多。”安槿说,“就算再急,也得先完成魄本的事。”
  三人赶到住院部顶层尽头的房间时,江月并不在房间里。卫鑫说,江月家里似乎出了事,向医院请了一天假。安槿和安灵都明白江家的事,不过当然不能对卫鑫述说。卫鑫把门锁上,所有窗帘也都拉上,而后将目光投向病床上的神秘女人。
  安槿深呼吸几口,算是做好准备,而后用百魂戒的力量,熟练地把女人的灵魂引到体外。女人的魄依旧在缓缓消散着,安槿把所有的魄都收入到百魂戒里,这些魄灵似乎能自动感应到魄本的存在,纷纷凑了过去,并很快按各自特性依附到魄本各处。安槿又将魄本释放,用戒指的力量控制魄本,费了半天功夫,总算把魄本安放到了女人灵魂中正确的位置。
  魄本刚一植入,就迅速与女人灵魂的其他部分融合,已经消散的魄,在魂的协助下,已经有了重生的趋势。
  整个过程中,卫鑫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的灵魂。事毕,他十分敬佩地对安槿说:“安小姐,我觉得,你像个灵魂医生一样。”
  “啊?”安槿满脸汗水,一时没回过神。
  “你刚才做的,就像一次复杂的外科手术。”卫鑫解释说,“只不过,医生的手术对象是肉体,你的手术对象却是灵魂。”说着,给安槿递去一张湿巾。
  “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啊。”安槿用湿巾擦擦汗,长舒一口气,“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,还好成功了。”
  “很多手术都是在这种心情下做完的……”
  卫鑫正说着,手机突然响起一连串短信提示音,足足响了二十几次。他拿出手机,发现这些短信全是任云丙发来的,而且内容完全一致。
  “卫大夫,我和百俊在云间追逃犯时迷路了,电话打不出去,如果你能收到这个短信,快找安槿女士帮忙,我们好像遇上了鬼打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