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八章 鬼打墙

 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,就在救护车把凌雨燕从案发地点拉走的同时,任云丙也带几位民警赶到现场,对这起严重伤人案件展开调查。事发地,是一个叫云间的村子。云间村位于镇东北两三里远,因村外一处山峰上长年云雾缭绕而得此名。
  因为案件发生在白天,而且受害者受伤后从家中逃离,所以附近有不少目击者。这些目击者提供的信息基本一致:孙百梁突然发疯,手持菜刀将妻子凌雨燕砍成重伤,凌雨燕倒地后,孙百梁持刀跑向村外的山林。因为事发突然,加上村民们忌惮凶器,所以孙百梁逃逸时无人敢上前阻拦。直到凌雨燕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,才有村民打电话报了警。
  了解了大致情况后,任云丙留下两名民警维持案发现场附近的秩序,自己则带孙百俊上山搜寻疑犯。孙百俊并无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破经验,之所以带他去,是因为孙百梁是孙百俊的同族兄弟。任云丙的考虑是,兄弟相见,会从一定程度上降低疑犯的危险性。同时,随行的几名民警里,也只有孙百俊对村外的山路较为熟悉了。
  从山路的起点刚走不远,就有一个村民跑着追了过来,叫住任云丙和孙百俊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任所长,百俊,你们上山搜查时,千万别进山腰上那片杉木林。那树林……”
  “知道了,赵伯。”孙百俊打断来人,说,“您就不要担心啦,我们是人民警察,心里有数呢。”孙百俊在云间出生,自幼就听过关于杉木林的一些传言,但一直认为那是老一辈的迷信,从未打心眼里相信过那些玄乎的说法。
  任云丙不明白村民的意思,不过上山搜寻要紧,也就没有多问,姓赵的村民听了孙百俊的话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表情复杂地看着两人远去。

  任云丙和孙百俊上山后,很快发现了孙百梁的身影。孙百梁手里提着一个小布袋,正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。他发现追来的两人后,便迅速起身向山上跑去。两位警察追着他,一直追到杉木林附近。他回头对两人狡黠地笑笑,一闪身就钻进了林子。
  任云丙想起赵姓村民的话,犹豫片刻,还是追着孙百梁进了林子,孙百俊自然也跟了上去。两人追着孙百梁,一直到了树林深处。结果,孙百梁没追上,两人反倒迷失了方向。而在寻找出路的过程中,两个人逐渐意识到,他们遇到的情况,似乎不只是迷路那么简单。
  在杉木林里失去孙百梁的行踪后,任云丙就跟孙百俊商量说,你看咱俩毕竟势单力薄,而且村里都说这林子邪性,不如先下山,然后请求县里派专业的刑警来处理这起案子。孙百俊觉得有理,就准备带任云丙下山,可是原本十分熟悉的山路,此刻却突然变得陌生起来。孙百俊稳住心态,拿出随身携带的指南针,两人就通过指南针的指示,沿来时的方向下山。他们进入这片密林,也就五六分钟的功夫,可顺着指南针往回走了足有二十分钟,前方依然是无边的杉木林。
  孙百俊有点慌了。
  好在任云丙毕竟有些年纪,遇见这种是倒是不急不躁,说在山里,磁场可能会因为地质结构而发生变化,所以指南针未必准确。才下了一夜雨,天气格外的好,杉木林的枝叶并不稠密,任云丙就说,可以根据太阳的方位判断方向。于是,又确定好下山所需的西南方向,带孙百俊径直走去。一路上,任云丙都一直盯着太阳,生怕方向上有丝毫的偏差。可即使如此小心,二十分钟后,两人依旧被困在杉木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