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这时,任云丙让孙百俊停下脚步,又问起赵姓村民劝告的事。孙百俊就回忆了一下,说:“我也只是听过些笼统的说法,好像是从上个世纪末,到七八十年代,总有人在林子里失踪。可我在云间生活了十几年,从没见过有人进入林子里失踪的,也就越来越不信这些说法了。所长?你相信有鬼?”
  “嗯。”任云丙沉住气,说,“你是年轻人,不信这些可以理解。但须知万物有灵,对山里的一切,都得有敬畏之心。现在看来,你那位赵伯的劝说是对的,咱们遇见鬼打墙了!”
  “那怎么办呢?”孙百俊虽然平日里自诩大胆,不信鬼神,可是遇见眼下的诡异情形,已是彻底乱了阵脚。
  思前想后,两人决定打电话求救,可是电话已经打不出去了。还是任云丙更显镇定,说遇见鬼打墙这种事,跟陷入淤泥里一个样,千万不能乱动,越动,就离出口越远。为今之计,只能努力打电话求救了,真要等到下午,电话还打不出去,那时再采取行动不迟。
  于是,两人拿起电话不停往外拨。因为目睹过安槿的本事,所以任云丙一直在拨她的电话,半个小时后,电话总算打了出去。可是因为走得匆忙,安槿把电话落在了旅馆中,自然也就没有接到。任云丙当机立断,趁着手机信号还在,赶紧又给卫鑫打了过去,这次,电话总算接通了。电话那头,卫鑫的声音断断续续,任云丙也不管他,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处境:
  “卫大夫,有点急事,你快去旅馆找安槿女士帮忙!我和百俊在山上迷路了,遇见了鬼打墙!卫大夫,你要是能听见我说话,就快去旅馆找安槿女士,就说我和孙百俊在追疑犯时闯到了一片山林里,遇见了鬼打墙。这是云间村东北边山腰上的一片林子……”

  刚说到这儿,手机滴滴地响了起来,任云丙一看,手机已经完全没了信号。因为心里没底,他和孙百俊又开始想其他联系人的办法,本来想点火的,可周围的一切都是潮湿的,根本点不起来。孙百俊又想到发短信,虽然手机暂时都没有信号,但短信说不定会在某个瞬间发送出去,倒也值得一试。两人不停地往外发送短信,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接收得到,但毕竟有了希望。
  这也正是卫鑫接到任云丙求救短信的前因。
  卫鑫收到短信后,连忙给安槿和安灵看了看。看完短信,安灵就对安槿说:“姐姐,你昨晚一夜没睡,不如去住处休息。这种小事,交给我去做就好了。”
  “不行。”安槿想起在忘山镇的接连见闻,说,“虽然鬼打墙不是什么麻烦事,我也不放心你自己去。忘山镇里的一些事,已经超乎你我的认知和想象了。稳妥一点,还是一起去吧。”又对卫鑫说,“卫大夫,如果任所长真的遇上了鬼打墙,只怕会在里面越陷越深。事情紧迫,就麻烦你你尽快带我们去一趟云间村吧。”
  虽然路程不远,但为了抓紧时间,卫鑫还是从院里申请了用车,带安槿和安灵向云间驶去。路上卫鑫不免好奇地问起鬼打墙的事,安槿和安灵就给他大致讲了讲所谓“鬼打墙”现象,以及造成这种现象的几种常见原因。

  鬼打墙,简单来说,就是人在某些环境下,比如树林、沙漠、戈壁或是石林中,不管怎么走,最终都会回到起点的诡异现象。
  最常见的鬼打墙现象,是生物的本能所致。当代的日常生活中,人们之所以能够准备地辨认方向,并沿着固定方向前行,是因为生活环境中充满了参照物,比如熟悉的建筑,笔直的街道,等等。在航空与航天交通活动中,辨别方向则依靠各种定位设备。鸟类能够直线飞行,也是因为能够明显地感应到地球磁场,以此来准确地判断方向。
  但是,如果抛开一切帮助辨认方向的参照物和设备,人类还能够沿直线行进么?关于这个话题,有许多有意思的实验。比如,把人的眼睛蒙上,在一个十分空旷的环境下按直觉沿直线行走,这个人最终一定会回到起点附近。因为人的左右肢体结构并不完全对称,按直觉的直线行走,运动轨迹其实是保持着一定弧度的。
  因此,当人类在一些陌生环境中行走,又缺乏足够的参照物时,就会在生物本能的支配下,遇见走了很久后回到原地的现象。因为夜晚比白天更容易迷失方向,所以这种现象多半发生在夜间。当事者以为是遇上了鬼怪戏弄,所以把这种现象叫做鬼打墙。
  绝大多数人遭遇的鬼打墙,都可以通过上述理论来解释。这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打墙,而是生物本能和心理暗示。真正的鬼打墙,是某些力量为了达到某种目刻意所为,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碰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