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十二章 时祭

  话说安槿和李芸馨冲进密林尽头的光亮,突然觉得一阵轻盈,继而是一阵沉重。安槿恍惚中觉得自己重重地摔在地上,头脑一片昏沉。昏沉后不久,她就在一阵喊叫声中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家中的沙发上,肖晴和肖雅一脸惊喜地侧卧在她身边,脸上还挂着泪痕。
  “槿姐!”
  “小槿!”
  两人见安槿醒来,又哭又笑,死死抱住安槿,好像生怕她再次消失一样。安槿也开心地抱着两人,顺手摸了摸肖晴的头发,那只鬼手果然已经不见。稍后,安槿便觉得格外寒冷,浑身直打哆嗦。她松开肖晴和肖雅,才发现两姐妹身上居然穿着冬衣,再一看窗外,一片白茫茫的景象。
  下雪了。
  “槿姐,你消失了这么久,我们真怕你不会再回来!”
  “小槿,谢谢你!”肖晴激动地哭着,“你替我受了那鬼手的罪。”说到这儿,她紧紧握住安槿的手,“这半年你都去哪儿了?”
  半年?安槿先是觉得吃惊,但很快就明白:时饮内部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果真相去甚远,她觉得在时饮里仅仅不到半天的功夫,现实中却已过了半年之久,想来真是奇妙又可怕。她换上冬装,给肖晴和肖雅讲述了在时饮中的见闻,两人虽然觉着匪夷所思,对安槿却是深信不疑。自此,三人关系日益密切,肖晴和肖雅就在安槿的老房子里住了下来,肖晴后来还成了安槿的左右手。
  当然,这是后话。

  和两姐妹重逢完毕,安槿又想起李芸馨,也不知她现在如何了,便拿起手机,准备给李芸馨的父母打电话。手机已然停机,想来也是,现实中都过了半年了,某通讯公司又那么坑爹。安槿便充了话费,手机刚一开通,就接到一百多条短信,还有两百多个来电提醒:有李芸馨父母的,安灵的,周嘉实的,郭沫林的,田峥的,还有一些陌生的号码。
  安槿很快和李芸馨一家见了面,一见面,李芸馨的父母就想要给安槿跪下,被安槿连忙拉起。原来,李芸馨回到家后,与父母相见,三人自是无比欢喜。李芸馨又将安槿如何救自己离开异界之事详加说明,父母不明觉厉,对安槿自然是无限感激。两人把十万元现金作为酬谢赠给安槿,安槿却之不恭。
  之后,安槿又联系了郭沫林,得知姐姐的遭遇后,郭沫林大哭不止,安槿又是一阵揪心。通过在时饮内部的见闻,她明白这件事对她而言尚未结束。这鬼手眷顾的,多是感觉生不如死、度日如年的女子,那么,令这些女子生不如死的人,是否隐藏着什么深层次的目的?或许,这个张子悠,会是比时饮更加可怕的存在。
  但好歹李芸馨和肖晴得救,自己又筋疲力尽,这张子悠虽然不正常,倒也不必着急。安槿这么想着,给安灵打了电话,却无人接听。安槿又给田峥打过去,田峥说有要紧事,叫安槿到他那儿去一趟。
  在赶去的路上,安槿给周嘉实也打了电话。原来,周嘉实之前一直在帮安槿装修周建业赠予的房子。房子装修完毕,又经过将近半年的除毒通风,如今已经可以入住,周嘉实的电话,正是为了通知此事,还说许久未见,要和安槿吃个晚饭。安槿完全没那个心情,便委婉回绝,周嘉实也不勉强。
  安槿赶到老天请卦,突然觉得屋子里不太对劲,这田峥和周小易平日里都不是勤快之人,今天屋子里却收拾得格外整齐干净。安槿正想以此开个玩笑,却见田峥满面愁容,还带着些许恐惧。
  “田叔?这到底怎么了?小易呢?”
  “别提了。”田峥摇摇头,也顾不得给安槿倒水,“都是那小兔崽子惹的祸。”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安槿见他如此,知道是碰上了邪乎事,便主动问道,“叫我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么,说来听听吧。”
  原来,周小易过年回了趟家,本是平常事,可自打他回来,卦室里就开始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。田峥逐渐发现事情不对,可自己对魔物毕竟不熟,就打电话想让安槿来看看。只是安槿那时还在时饮之内。
  田峥带安槿走进卦室内部的一个房间,房间里别无他物,只是供着几位神明,燃着几缕信香。周小易躲在屋子里,见安槿来到,便把自己在老家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详加述说,安槿听罢,直皱眉头,责备周小易和玩伴不知深浅,惹祸上身。要说这周小易在老家究竟做了什么,惹了什么,安槿又如何应对,在此先不透露,后文自有分解。
  且说安槿听完周小易的讲述,心里已经有底。因为一时不清楚张子悠的底细,又始终联系不上安灵,她便为了周小易的事去了趟他的家乡,一个叫周家坡的村子。从周家坡回来已是正月十七,就在这一天,安槿总算等来了安灵的电话。
  一人一妖两姐妹时隔半年再次相见,分外亲密,但因为有要事在身,便长情短叙,很快又说起鬼手。
  “你之前去哪儿了?我打电话你也不接。”
  “姐姐之前不也是如此。”安灵说,“我听肖晴和肖雅姐妹说,姐姐是被鬼手所困。”
  安槿便长话短说,将自己在时饮内外的见闻讲了一遍。
  “果真如此。”安灵听完直点头,又从身上取出几页纸递给安槿,“我不知该如何帮姐姐,便离开此地,到千里之外寻求这鬼手的真相。”
  原来,安灵因为长时间联系不上安槿,十分焦急,就在过年前两个月暂时关了鉴宝铺,赶到距离梦城一千五百公里之遥的一座山上。这座山地处偏僻,方圆五十里内都了无人烟,因而是妖类的天堂。安灵从前也在这山上呆过一百多年,认识不少灵力高深的妖精。她此行正是为了借助此地妖灵的力量,彻底弄明白鬼手的来历与特性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在另一只狐妖朋友的帮助下,认识了一只年岁已经过万的虎灵。虎灵不仅见多识广,而且耿直沉稳,在山中的妖群里颇有威望。得知安灵为救人类而来,他起初并不情愿帮忙,还是安灵苦苦哀求,又以鉴宝时得到的一把古镜为礼,虎灵才将鬼手之事细细告之。
  按虎灵的说法,太古时期,万物初生,当时的世界上诞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魔物,这些魔物极少存活至今。但凡事皆有例外,这历经亿万年存活下来的,如今都已是超脱了现实而存在,时饮便是其中之一。而鬼手,正是时饮从现实世界汲取养料的通道。
  虎灵将鬼手如何抓人抓妖,如何拖入时饮之内,时饮又如何吸取时间,一一道来。最后又说,这时饮诞生之初,只是渺渺一小魔,险些在万物的进化过程中折损,是人类的出现拯救了这种魔物。自上古开始,就有懂得鬼手与时饮的人类,通过某种仪式,向时饮献祭时间被拉长的同类,相应的,时饮会将自己所汲取的一部分时间作为回报,这一过程,称为时祭。
  内行的人类通过时祭获取了无穷寿命,同时将时饮喂养得无比强大,直到超脱现实世界。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懂得时祭的人越来越少,但从未彻底消亡。如果这样的人类不复存在,时饮怕是也会难以存活。正因如此,时饮也会从一定程度上帮助这样的人类,《袁天罡志异》中那位军师,恐怕正是因此才得到时饮的帮助。
  安槿看完纸上的记录,又听完安灵的描述,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。现在看来,郭沫香、李芸馨和肖晴三人遭遇鬼手,应该正是那个叫张子悠的男人在背后操纵。他一定懂得时祭之法,所以先骗取女老师的感情,又莫名其妙地将她们抛弃,使她们的时间在失恋的煎熬中被拉长,好用来喂养时饮,换取他自己的青春永驻!
  想到此,再想起郭沫香的惨状,安槿就气不打一处来。起身就准备去会会这个张子悠。安灵却一把拉住了她。
  “姐姐不要冲动。”安灵分析说,“这张子悠既然懂得时祭,一定是驾驭奇术的高手,而且很可能已在这世上存活了许多年,未必好对付。”
  “那你看该如何?”安槿听了安灵的话,觉得的确是这个道理。
  安灵又说:“这第一,虽然张子悠很有可能是幕后黑手,但也仅仅是你我推断,如果贸然发难,万一他背后另有高人,咱们便容易吃亏。第二,姐姐你进了一趟时饮,救下李、郭二人,这幕后黑手未从时饮处得到应得的时间,自然会有所察觉。”
  到底是千年的狐妖,考虑周全,安槿听了,不由暗暗佩服。
  “所以嘛——”安灵歪着脑袋,似乎胸有成竹,“姐姐不必冲动,容我先行查探,看这张子悠究竟是何人物。再容我做些准备,若真要与操纵时祭的妖人争斗,待到明日,便有分晓。”
  晚上,安槿躺在床上,想着张子悠的事,毫无睡意。转眼已是凌晨一点,安槿却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开门一看,肖晴正举着手机站在门口,神情矛盾而慌乱。原来,她刚才睡得正香,突然收到一条短信,紧接着是一通电话,短信和电话都来自张子悠。据肖晴说,张子悠在电话里发出极度惊恐的求救声,电话紧接着便被挂断。而之前发来的短信只有简单的三个数字:
  513。
  肖晴对安槿解释说,她之前曾和张子悠有过四个多月的同居生活,住所在一个叫“梦园华庭”的小区,是5号楼13层东户,513可能是暗示他所处的位置。虽然被张子悠抛弃,可肖晴却不知张子悠与鬼手之间的关联,竟然不忘旧情,央求安槿去救他。安槿一面感叹肖晴痴心,一面暗想,这张子悠为何会在凌晨两点紧急求救呢?难不成真如安灵顾虑的那样,张子悠背后另有高人?无论如何,安槿都觉得有必要到现场去一趟。她让肖雅照看好肖晴,自己很快出了家门,又给安灵打电话说明情况。
  很快,她赶到梦园华庭,安灵已经在5号楼楼下等待。两人上到13层,果然,东户房门虚掩着,两人走进房内,看见倒在地上的男人,男人身边,还坐着一个满脸惊恐的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