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见安槿如此,安灵也就不再追问。那小杉木又伸出树枝推动安槿,可是按照方才的步法走完鬼路,安槿却仍然留在原地,未能进入古城废墟之中。小杉木见了,不禁晃了晃躯干。鸟魂树妖见了,把脸靠近安槿,说:“吾这小辈熟知鬼路之术,据他所言,此刻这法术已然失效了。”
  “想想也是,姐姐。”安灵说道,“鬼路之术既是为了防止外人进入,自然不可能持续太久的。姐姐,你刚才究竟到了什么地方?都见到了些什么呢?”
  安槿一面说着方才在古城废墟的见闻,一面整理越发凌乱的思绪。现在看来,方才那片奇异的古城废墟边界上,应该也设下了鬼路之术,目的是为了防止误闯的外人进入城中。所以安槿只是往前走了一步,便又回到了杉木林里。
  显然,消失的孙百梁一定是通过鬼路进入了古城,可是方才在古城边缘并未见到他,说明他一定进入了古城内部。想进入古城内部,一定要有鬼路设置者的指引,那么,指引孙百梁进入古城的,会是刚才看到的那只细鬼么?
  安槿细细思索着,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,错过了什么,却又说不清楚。
  不久,一行人告别鸟魂树妖和满林的杉木,下山回到云间村。因为不想再让人打扰杉木们的生活,任云丙和孙百俊就说孙百梁已经死在险峻的山崖之下,尸体无法取回,准备尽快结案。听完这个说法,在现场等着看热闹的村民们各自散去。任云丙带着其他几名民警进入孙百梁家中进行最后勘察,希望能够找到孙百梁杀妻的动机。安槿则因为过度疲惫,和安灵一起回了镇上休息。
  刚躺下,安槿就接到周嘉实的电话。得知这几天发生的种种怪事,周嘉实叮嘱安槿好好照顾自己,便让她挂了电话赶紧休息。
  接着,肖晴的电话打来,说是又碰上了处理不了的麻烦,而且这次的麻烦还和肖雅有直接关系。安槿听罢,与安灵一番商议,立刻就给肖晴出了个主意。至于其中原委曲折,后文再论。

  睡下不久,安槿做了个怪梦,梦见自己在叶冲林的带领下,进入一间藏满书籍的密室。她梦见自己走到书架前,打开一本书,看见用特殊颜料书写的一种奇怪文字。那不是甲骨文,不是金文,更不是篆文与楷书,而是一种以奇怪的规律扭曲着排列,如蛇行般蜿蜒的象形文字。下一个梦境里,安槿又看见一只细鬼,细鬼扭动着身躯和四肢,幻化成蜿蜒的文字,消失在建筑风格同样蜿蜒曲折的古城废墟之中。紧接着,安槿又看见梦城四院里的秦书齐,梦见秦书齐给她展示的逆元力实验。梦的最后,秦书齐看着她的眼睛,露出狡黠的笑容,语气却又万分惊恐:
  “灭绝的一代!只有灵堂藏书室里的奇怪文字,还在默默证明着那段文明曾经的辉煌!”
  梦到这里,安槿觉得脖子后面一阵抽动,猛地坐起身来。尚未退散的潜意识令她的此刻的思维无比迅捷和清晰。此前种种看似毫不相干的经历与见闻,突然间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,勾勒出一段庞大而复杂的历史故事。
  或许正如秦书齐推测的那样,逆元力曾经被大量释放过,直接导致了某个兴盛文明的灭亡。古墓灵堂密室中的奇怪文字,以及与这些文字同样奇怪的神秘古城,就是这种文明存在过的铁证。那种蜿蜒的文字,以及古城废墟中蜿蜒曲折的建筑风格,在设计原理上如出一辙。而二者的设计灵感,很可能来自某种生物。这种生物,应该就是这段文明的创造者本身。
  细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