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等确定那声音绝对真实,我有点发懵,大半夜的,谁会在一片漆黑的教室里做卷子呢?我又小心翼翼地掏出钥匙,用尽量低的声音慢慢把门打开,只开了一个缝隙,里面的写字声瞬间消失了。再打开灯,一切都好好的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可刚才的声音真的太真实了,绝对不可能是幻觉什么的。我特别慌张,感觉教室里有双眼睛在悄悄盯着我,我本来想赶紧离开的,可强迫症又来了,不找到翻卷子和写字声出现的原因,我肯定是没法回家睡觉的!”
  “然后呢?”坐在她身边的男声斜了一眼她手中的镜子,好奇而紧张地问道。
  “然后——”禹鹿晨说,“我开始对教室里的六十多个座位里,挨个检查。一开始没发现什么异样,一直检查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也就是孟义伟的座位上,我总算是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  “什么东西?”肖雅和坐在她左边的男人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  “一沓卷子。”禹鹿晨回答说,“那是那天晚自习结束时才发的四套卷子,可我拿起一看,四套卷子居然全都已经做完了,而且字迹工整,一看就知道是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写完的。我立刻就联想起刚才的声音,感觉到说不出的诡异。我翻了翻卷子,发现有一张卷子上写了班级和姓名。0732班,薛艺雯。0732就是我们班,可是根本没有一个叫康艺雯的呀。我特别纳闷,就坐到孟义伟的座位上,一边看着窗外一边翻了他的抽屉,结果在他抽屉里又找到一些卷子。卷子的笔迹,应该就是这个薛艺雯的。果然,在另外两张卷子的封皮处,我又看见了薛艺雯三个字,只不过旁边的班级不是0732,而是0632和0232。后来我又翻了翻,也没发现更多奇怪的东西,只好放弃了。”
  “当天晚上,我一直想着怪声和薛艺雯这个名字,一夜都没睡踏实。”禹鹿晨忍不住眨了眨眼,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映像,恐惧之情溢于言表,“第二天,我去办公室帮班主任改卷子,班主任见我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,就问是怎么回事。我说昨晚没睡好,犹豫了一会儿,就随口问道,老师,你听说过一个叫薛艺雯的人么?”

  “老师怎么说的?”肖雅忍不住问。
  “对啊,怎么说的?”林舟舟也跟着问道。
  “老师奇怪地看了我一会儿,摇摇头,说,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?”禹鹿晨接着讲述道,“我说,我在教室发现一张卷子,上面写着这个名字。老师笑着说,那怎么可能,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,快跟我说,到底是谁跟你说的薛艺雯的事。为了尽快弄清楚,我就说,啊,是咱们学校毕业的一个学姐提起过这个名字,好像说这个薛艺雯以前还在咱们班的教室里待过。班主任点点头,看办公室里没有别人,就小声说,这么说,薛艺雯的事你也都知道了?以后在学校别提这个名字,让领导知道了,该说你造谣了。我听了这话,也不好再追问,好奇心却是越发的重。直到毕业聚餐,班主任喝了点酒,我才借着机会问清了薛艺雯的事。”
  “原来啊,薛艺雯算是我的一个学姐,比我大五届。高考前一个月的时候,她有天复习到深夜,结果猝死在教室里,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。后来学校又有传言,说薛艺雯的尸体在送到医院后,没多久就失踪了。当时,这个说法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,有人说是诈尸了,有人说借尸还魂了,反正衍生出了好多版本的说法。后来,学校严禁师生们再讨论此事,这事也就在一两年后平息了,后来的学生们很少有知道的。但是,听说薛艺雯的尸体始终没有找到。班主任还告诉我说,薛艺雯高三时交了男朋友,就是孟义伟。”
  “啊!”听到这里,其余几人都忍不住惊叫一声,气氛更显阴森。肖雅虽然胆子大,头皮还是一阵发麻。
  “然后呢?”俞瑞言倒是略显镇定,问道。
  “然后,就只剩下猜测和推断了。”禹鹿晨说,“反正我的所见所闻,尤其是听见的翻卷子声和写字声,绝对真实。后来我就想,孟义伟连着六年高考发挥失常,会不会是故意的呢?他每天都走得那么晚,是因为什么?为什么在他座位和抽屉里,会发现薛艺雯写的卷子?而且,那些卷子,有0732班的,有0632班的,0232班的,会不会还有0532、0432、0332的呢?孟义伟的连年复读,说不定——不——肯定和薛艺雯有关,你们说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