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这个孟义伟今年考好了么?”俞瑞言又是冷静地问。
  “没。”禹鹿晨盯着镜子,不敢摇头,“还是只过了大专线,大家都劝他干脆上大专好了,可他根本不听,说还要继续回去复读。我就想,他的抽屉里,会不会再出现0832班薛艺雯的名字呢……”
  在场的人都陷入沉思。禹鹿晨讲述的,本来并不算是非常恐怖的故事,但因为真相直到最后都没有完全被揭示,而蒙上了一层令人极其别扭的神秘感。这层神秘感,为故事的恐怖程度增色不少。肖雅虽然没上过高中,闭上眼,却也能想象到这样一幅画面:黑暗的教室里,一个苍白的身影飞速坐着生前未做完的卷子,不停地写,不停地翻动,直到做完才肯罢休。而她的同桌孟义伟,每天早上到教室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她做完的卷子收好,或者是因为怀念,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。总之,他和她做了六年同桌,而且,还会继续做下去。
  “我的故事讲完了,这绝对是我的亲身经历,没有半句发挥的成分。”
  禹鹿晨说完,学着俞瑞言的样子,把镜子放到桌子上,快速吹灭了第二支蜡烛,如释重负地摘下眼镜,又十分警惕地戴上。和她坐在一边的男生毫不迟疑地拿起镜子,低着头,用十分低沉的嗓音说:“那就转着圈来吧,下一个是我。”

  第十四章 丁普的故事:第十一个人

  “我叫丁普。”男生低头望着镜子,“之所以想加入鬼话社,就是因为经历过没法理解的事,希望能在社里得到解释。哦,对了,先做自我介绍吧。”男生左手稳稳地拿住镜子,右手忍不住捏了捏鼻子,“我叫丁普,来自东北,XX省XX市,和禹鹿晨一样,是大一新生,是社长亲自介绍我入社的。”
  “我要讲述的,也是一段亲身经历。”丁普头发很短,显得很有精神,“事情发生在高二下学期,从一个酷热的夏夜开始。当时是周末,放学后,班里的同学留在学校操场踢球,算上我一共十个人,自己用书包摆的小场,五五对抗。操场边上只有一盏老得不像话的昏黄灯泡,就是在这个灯泡的微光下,我们从五点半一直踢到快八点。”
  “踢球的过程中,我就隐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劲。怎么说呢,明明要出界的球,总会有人上去救回来,明明传球失误,也总有人能跑过去接应上。”丁普嗯了一声,叹了口气,似乎对自己的描述不太满意,又说道,“真的不好形容,就是给人一种感觉,好像关键时刻总会多出一两个人。哎,到底该怎么说呢,就好像,你看到教室里本来只有五六个人,却能听见十几个人的读书声。总之就是觉得怪怪的。”
  众人凝神听着。
  “举个例子。”丁普继续自己的描述,“当时跟我比较要好的,是个叫陈伟的。有一次,我往前传出了失误球,本来该出界的,就突然有人冒了出来,接住球继续进攻。等进攻结束,我走近一看,这人就是陈伟,可是传球之前,我记得清清楚楚,陈伟是在我右后方的。我再往右后方看,又没人了。不过当时光线太差,也看得不太清楚,我也没多想。到了快八点的时候,我们一起收拾东西,准备一起到学校门口的饭馆吃个饭。”

  “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一起去操场外的水池洗脸。陈伟跑在最前面,让我帮他拿一下书包。跟我一起在最后面帮人拿书包的,是个叫武恒的,我们俩一起收拾好东西,慢慢朝水池的方向走去。武恒突然对我说,哎,怎么感觉多了一个人?说着指向水池的方向。我一数,还真是,我们本来一共十个人的,我和武恒还在操场中央,可水池边上,却一共站着九个人!虽然光线很暗,但几个人还是数得清的!”
  “我和武恒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都以为是谁也到水池洗脸什么的。可是等走到水池边一看,没发现别的人啊,再问一起踢球的其他几人,也说并没有外人过来。我一数,没错啊,算上我正好十个人。我就想起踢球时的异样感觉,心里像压了块石头似的。离开水池的路上,我们一起慢悠悠地走着,有三个人推着自行车。就在走的过程中,我想着刚才的奇怪感觉,决定再好好数数。一、二……一直数到十,然后发现,数到十之后,还有个人没数呢!”说到这儿,丁普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当时就说了一句靠,怎么多了一个人!大家听了都停下脚步,说你说什么呢,什么多了一个人?我就说,刚才数了数,咱们不是十个人么,怎么我数了十一个?”
  “大家看我认真的样子,都有点慎得慌,尤其是武恒。武恒就说,哥几个,要不咱们停住,报报数?大家虽然脸上笑着,可看得出来都有点害怕,尤其是在黑灯瞎火的夜晚校园里。我们就停下脚步,开玩笑似的点了一遍名,报了数,结果发现确实只有十个人在场。大家一阵哄笑,觉得挺刺激,有个人还说回去要写个这样的鬼故事。我虽然还没解开疑惑,但名都点了,数也报了,还能说什么呢?不过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又留了个心眼,故意走得慢了点,从后面把人再数了数,我靠!除了我之外,真的还有十个人走在我前面!我数了两遍,确定无误,身上顿时一阵发毛,头皮简直快要炸开了!”
  听到这里,肖雅身上也一阵发毛,还不自觉地扫视了众人,生怕这本就诡异的房间里也多出一个人来。其他人也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大概和肖雅是同样的心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