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当时我就完全没法淡定了。”丁普继续说道,“大喊一声,壮了壮胆子,对着前面十个人说,到底是哪儿来的妖魔鬼怪!大爷可不怕你,赶紧给老子滚出来!别在这儿膈应人!其他人一看我这架势,全都吓了一跳,问老丁你发什么神经?我说,我他妈数了好几遍了,除了我,你们还有十个人,那多出来的一个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儿!大家一看我这样,绝对不像开玩笑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后来就有人说,这次认真点,站成一排从左到右报数,真有什么不干净的玩意儿,咱是个大老爷们还会怕它一个?”
  “大家虽然很害怕,不过听了这话多少镇定了一点,就占城一排,从左到右开始报数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……十一!站在最右边的陈伟报了十一!我当时大喊一声,都他妈别动!老子一个一个看!可是一个一个看了之后,除了当天踢球的十个人外,还真没发现其他人或者别的什么。大家一商量,说很可能是撞上邪乎的东西了,得赶紧离开黑暗的校园,跑到光亮的地方就好了。于是大家一股劲往校门狂奔,出了校门,在明亮的路灯下一看,不多不少,还是十个人。再回头看,幽深的校园里,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”
  “不过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,大家的心里已经完全踏实了。”丁普继续说道,“我们到了饭店里,让老板拼了两个桌子,正好坐下十个人,点菜的时候,大家又一起把人数了一遍,不多不少一共十个,嗯,这回应该没事儿了。然后就是点菜,喝酒,刚喝了一杯,武恒突然跑到饭店里来了,一进屋就说,老子去旁边公厕蹲了个厕所,你们也不等我。当时大家都愣了,我一想,对啊,刚才点菜过程中数人的时候,好像是没看见武恒啊!大家都不淡定了,几个酒杯都摔到了地上,老板一看,忙问这是怎么了。我们就把事情这么一说,老板一拍大腿,说,你们竟然遇到这种事了?咱这一带,从抗战时期开始就有类似的事发生,老一辈的人都知道,管这叫‘鬼插队’。”

  “鬼插队?”肖雅左边坐着的男人说,“还真是挺形象……”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。
  “就叫鬼插队。”丁普揉揉有些发酸的眼睛,接着说,“老板让我们呆着别动,很快请来一位老人,老人就说,遇见鬼插队,不能急,更不能数数,以前落后的时候,破解这个又难又麻烦,不过到了现在就简单了,只需要照个相。”
  “照相?”肖雅忍不住问了一声,腿不小心踢到了桌腿。
  “嗯,老爷子说,你们十个站一起照个相就行了。”丁普盯着镜子中的自己,继续说道,“我们就麻烦饭馆老板用手机帮忙拍一张,老爷子说不行,拍完还得打到相片纸上。我们不敢怠慢,干脆饭也不吃了,一起到了附近一家照相馆。速照很快打印出来,我们几个拿起相片一看,却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。老爷子说,你们对着灯看看。我就赶紧举起相片,放在照相馆明亮的灯下一看,啊——”丁普的脸色突然有些发白,说,“在我们十个人身后,两个人身体的缝隙中间,我们看见了多出来的一只手。”
  几个人的呼吸声瞬间加重了许多。
  “然后呢?”俞瑞言问。
  “然后,老爷子让我们赶紧把照片烧了。”丁普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“又忍不住用右手捏了一下鼻头,说,“照片烧完之后,我们十个人又站一起数了有十几遍遍,总算没再出现什么怪事。但是这次‘鬼插队’的经历,让我直到现在都对黑暗充满恐惧。虽然很多人笑话我,说我看起来爷们却胆小如鼠,但是没办法,只要到了黑暗的地方,我就忍不住想起来那次经历,真的是很难从记忆中抹去了。我加入鬼话社,就是希望能把这种事彻底弄明白。”他说着,长吁一口气,把镜子放下,颤抖着吹灭了第三支蜡烛,额头上挂满汗珠。
  “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俞瑞言说,“但你也不用太担心,这种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”
  丁普点点头,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右边、肖雅左边的男人。男人心领神会,拿起镜子,说:“好吧,轮到我了,我要讲的,也是真实经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