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快!快!”俞瑞言看着肖雅的怪异举动,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,大喊道,“快把镜子放到蜡烛前面!”
  听见俞瑞言的呼喊,肖雅却因为无比的恐惧愣在原地,双手不停地颤抖。镜子里,林舟舟低下头,几缕头发居然从镜中飘了出来!肖雅大叫一声,把镜子扔到桌子中央,紧接着,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镜子里流淌出来,瞬间流满了整个桌面。
  “肖雅!”俞瑞言也吓得几乎无法移动,颤颤地开口说,“快给你姐打电话!快给你姐打电话!”
  肖雅慌乱地拿起手机,好不容易拨出了肖晴的电话,只说了一句“救命”,电话就滴滴地挂断了。肖雅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只见手机屏幕上,鲜血正不停地往外流出。一屋子人都歇斯底里地喊叫着,踉跄地冲向门口。但是,门窗上和墙壁上也开始渗出暗红色的血,孟复春鼓足勇气把手伸到血后的门锁上,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了。
  “这个故事是我的真实经历,就由我来继续讲完吧。”持续的嗡嗡声中,屋里子飘荡起有些扭曲的女声,不时还夹杂着似乎来自虚空的哭喊与哀求,“我和五个男生一起来到这座弃楼里,他们把我拖到一个房间里……我流了很多血,他们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座大楼里,我一直在流血……”
  面对危险与恐惧,生物会本能地躲避或逃离,但当明知危险与恐惧无法逃避时,生物则会在本能的支配下静止在原地,放弃抵抗。所以,在逃生行为失败后,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瘫软地倒在地上,看着墙壁上不断渗出的鲜血,听着越来越扭曲的女声。

  “我流着血。”女声继续说,“一直流着,我想求救,可是根本喊不出声,只能茫然地看着天花板,你们知道我当时有多绝望,多无助么?我听见一双手在玻璃上的摩擦,发出啾、啾的声音。等我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还好好地躺在房间里。我坐起来,却走不出这间屋子。这时,我看见那些欺负我的男生进入房间。我害怕地躲到角落里,他们好像看不见我。他们在房间里寻找什么,从表情来看,似乎没有找到。过了很久我才明白,他们是在找我,找我的尸体……”
  “等我明白发生了什么,绝望、痛恨、委屈,所有感情都开始疯狂地生长,我想要报复,我想要让他们也尝尝我的痛苦……”
  “别说了!”俞瑞言哽咽着喊了一声,脸上满是血与泪。
  话音刚落,墙壁上的血迹突然凝固,逐渐淡化消失,镜子里飘散出的长发也缩回镜子内部。充斥在房间里的嗡嗡声和哭喊声越来越弱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时,桌子上突然响起一声渗人的咔嚓声,紧接着,一只手从镜子里缓缓伸了出来。
  第五支蜡烛瞬间熄灭了。

  第十七章 听鬼(二)

 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,肖晴正在甜品店里忙活,突然接到肖雅打来的电话。肖雅只说了一声“救命”,电话就突然挂断,肖晴再打回去时,肖雅的手机已经无法接通。肖晴也顾不上管店铺,抓起阴伞就冲了出去,以最快速度跑进梦城医学院的校园里。几经打听,她得知鬼话社的入社仪式一般都在废弃的一号实验楼里进行,又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楼前。
  此时,夕阳被远处的建筑遮挡,一号实验楼里更显昏暗。一进大楼,肖晴就隐约听见一阵低沉的嗡嗡声,阴伞微微亮起紫光,为她照明道路。肖晴一边不停地拨打电话,一边挨个检查每间教室。上到三楼的时候,她听见沉重而焦虑的脚步声,只见走廊西侧尽头,一个女孩正来回踱步,似乎十分焦急。女孩走了两步,一转身看见肖晴,又看见肖晴身边漂浮着的阴伞,不由地惊叫一声,吓得连连后退。
  “同学,别怕!”肖晴连忙说,“我不是坏人,也不是鬼,我是来找鬼话社的,你知道他们在哪儿举行入社仪式么?”她说着,快步向女孩所在位置走去。
  “我也是来找他们的。”女孩说,“仪式定在下午四点开始,我有些事耽误了,也是刚到,可是他们已经不见了,社长的电话也打不通了,而且——”她说着皱了皱眉,推开身边的一扇旧门。
  肖雅走进屋子,里面放着一张桌子,六把椅子,桌子上固定着六支蜡烛,其中一支正在燃烧。屋子里空无一人,但肖晴总觉得有某种力量充斥在虚空之中。她抬起头,看见房间的墙壁上,挂着一些暗红色的血迹。她又低下头,看见桌子中央,燃烧着的蜡烛旁边,放着一面圆镜。她走过去拿起镜子,却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  “按时间算,我应该能赶上的。”门外的女孩说,“可是等我赶来的时候,他们五个全都不见了,而且前五支蜡烛都已经吹灭,说明他们已经开始了游戏,可现在……”
  “同学。”肖晴心中,突然产生了一种没来由不安,“你也是鬼话社的一员?鬼话社里,有个叫林舟舟的女孩么?”
  门口的女孩楞了一下,说:“我,我就是林舟舟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