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安槿知道这次招惹了过于强大的对手,她和安灵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就在完全绝望之际,她却又听到一声嘶吼。紧接着,缠绕自己的几只鬼手纷纷断了根,她也开始向下坠落。落到一半,一只厚实的手掌将她接住,她能感觉到,那绝对不是鬼手的手掌。手掌将她拽出时饮,回到先前的房间,她得以顺畅呼吸,很快恢复了精神,看见安灵也变回人形,在一旁不停干呕。而安灵身后,站着另一个人,他站在阴影中,安槿看不清他的脸。
  “又是何人坏我好事!”浑身鬼手的女人愤怒地吼道,只是这愤怒中已经有了明显的恐惧,“你是何人?”
  “斯,世间险恶,皆人所致。”那人说着,缓步走出阴影,竟然是个虎头人身的怪物。这怪物无比健硕,浑身散发着极致的力量之美。他站到安槿和安灵身前,像堵厚实的墙,又对那不人不妖的女人喝道,“汝三千年妖人,可敌吾万年虎灵之躯否!?”
  安槿看了安灵一眼,安灵跪在地上,对她肯定地点头示意。原来,这万年虎妖在与安灵的交谈之中,得知有人类通过时祭残害同类和妖类,便决心要除此祸害。这虎灵虽有万年之寿,奈何一直远居深山,并未研习幻化人类之法,最多只能变为人身虎头这般模样。安灵只得带他先到郊外的河谷中藏匿。晚上接到安槿的通知,安灵就第一时间通知了这位虎灵前辈,虎灵纵使速度再快,还是迟来了片刻,幸好还算及时。
  那神秘的女人听虎灵如此说话,已经有了怯意,但嘴上依旧逞强。“妖终究是妖,上不得台面的魔物罢了,纵然你有万年的灵力,又能耐我何!”说罢大笑。正笑之际,趁虎灵不备,从身后伸出密密麻麻上百只鬼手,将虎灵向后推着,虎灵却泰然自若,纹丝不动。那女人见势不妙,趁机又在墙上开启一片蓝色光斑,身体竟然逐渐融入墙壁,想要退到时饮之中。虎灵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,那上百只鬼手瞬间松开,也向墙壁退缩过去。只一眨眼的功夫,安槿和安灵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,那虎灵就一跃冲到墙壁上,将那女人拽了出来,又发出一声粗犷的吼叫,墙壁上的光斑尽皆消失。
  女人被虎灵按在地上,全然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,而是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状,眼里满是哀求。“虎灵上君,请饶妾身一命!妾身也是命薄之人,一切事由皆出无奈啊!”
  “速速说来,若汝有理,便可留汝全尸!”
  “妾身本名赤真和,乃威戎王后,两千八百年前,随夫征战中原,灭了那周氏王朝。”女人一面解释,一面似乎在盘算什么,“夫掳得那周国王后褒姒,竟一心沉迷,不理其他。妾为王后,岂能容外族之女乱我族心!便以时祭除去那褒姒,虎灵上君以为如何?”
  原来这女人竟是当年击杀周幽王的犬戎族王后。这犬戎是汉人起的名字,带有明显的贬义和蔑视。据说犬戎族曾在威戎(今甘肃威戎镇)定都,所以这女人自称威戎王后,倒也合情合理。
  “此理所应当。”虎灵又质问道,“替夫除患,为族平忧,无可非议。然汝何故于后世祸害无辜之人,无辜之妖?竟惹得两界数千年不平!”
  “妾所选之人,不是祸国殃民之妖女,便是厌世弃生之愚女,亦或如此之妖物,本是为两界除去隐患,用心良苦,何错之有!”那犬戎王后继续狡辩,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。
  “汝只为私欲,以人、妖为牲,竟得近三千年虚寿,早悖正道,竟却狡辩!”虎灵又使劲摁了摁那犬戎王后,喝道,“留汝不得!”
  说罢,不再听那赤真和哀求狡辩,举起巨掌,就要结果她的性命。赤真和却突然恢复了气焰,阴森地笑了起来。虎灵一抬头,只见身体上下前后,纷纷闪现起蓝色强光,光芒之处,竟是一张巨口,带着浓重的雾气,想要将虎灵吞噬。虎灵见势不妙,手起掌落,却被蓝色光芒阻挡。
  “虎妖啊虎妖!”犬戎王后哈哈大笑,“你只当我是平凡之人,却不知我这非凡的爱宠。它可是已经活了千万年,岂会眼看主人有难而坐视不理呢!你就安心地度过几日,助我延寿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