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如此说来,孙百梁突然间的杀妻行为,应该与江阳抽取亲生儿子木魂的行为一样,是受了细鬼的某种蛊惑。可是,据雾桥道观的隐怀所说,细鬼喜欢的,是婴儿的幼灵、那么,孙百梁杀妻,和幼灵有什么关系呢?会不会是因为妻子发现了他的秘密,他要杀妻灭口?又或者,妻子身上有细鬼需要的某种东西?最后,还有那个困扰安槿已久的问题:究竟是何等程度的蛊惑,才会让细人们甘愿害子杀妻呢?
  这些疑问,或许都能从这本书的内容中得到解答。可是,安槿从未见过有关这种文字的历史记载,其来源目前也只是猜测,就更别提破译了。
  安槿原本就有些劳累,此刻,万千的疑惑纠缠在脑海中,让她更感疲惫。她不停地翻动手中的书,闭上眼,仰起头,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叹。
  “姐姐。”安灵坐到她身边,拿过她手中的书,合起来放到床边的书桌上,说,“这么硬看下去,也是毫无意义,你都一天一夜没合眼了,毕竟是普通的人类之躯,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“是啊,安女士。”任云丙也说道,“你这两天太劳累了,还是先休息休息吧,有什么奇怪的发现,我还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。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你们也都尽管提,用不着跟我客气。”说完这些,他正准备离开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他站在原地用左手接了电话,三四秒后,脸色突然一沉,眉头紧锁,用右手狠狠滴捏了捏下巴,说了句,“我知道了,马上过去。”接着,便打开门准备离开。
  刚走出去,还没把门带严,任云丙却停下动作,犹豫片刻,又返回到屋里,压抑地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两位,本来不愿打扰你们休息的,但是有个问题,我想来想去,还是要请教一下。”
  “您说吧,任所长。”安槿看出了任云丙脸色不对,打了个哈欠,问道,“您帮了我们这么多忙,要是有什么麻烦,我们能帮您的,就尽管开口。”
  安灵也冲任云丙点头示意。
  任云丙摩擦着双手,低头沉思片刻,问道:“你们听说过节人么?”
  “节人?”安灵看了一眼安槿,说,“是不是蝍人啊?”
  “应该是,节人,是流传到近代的误称。”安槿回答说,“最开始叫做蝍人,是一种传说中的怪物。”安槿用了五六分钟,把任云丙所说的节人详加描述,又问:“任所长,你说的是这种蝍人么?”

  “嗯。”任云丙见安槿和安灵对这怪物如此了解,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,“两位,你们还真是什么都懂。你们刚才描述的蝍人,和镇里村民们说的节人,应该是同一种东西。”
  “任所长,怎么会问起这个呢?难道……”安槿看着任云丙,欲言又止。
  任云丙点点头,脸颊上渗出细微的汗水,说:“这东西肆虐忘山镇已经很多年了,虽然我从来没见过,但目击者不在少数。刚才又有村民被袭击了,我们也为了找这种东西努力过,可是一直没有什么结果,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…”
  安槿站起身说:“知道了,我们跟你去一趟吧。”
  安灵却按住她,说道:“姐姐,这种事我自己就能应付,你还是留下来休息吧。”
  安槿拗不过安灵,只好留下休息,临别前又再三叮嘱,让安灵小心行事,一旦遇到麻烦就立刻通知她,安灵自是连连答应。
  安灵与任云丙走后,安槿又翻看了一会儿写着蜿蜒文字的书,很快有了困意。她关了灯,把书放到床边的书桌上,不久便沉沉睡去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恍惚中听见一阵细微的嗡嗡声。声音持续了很久,终于把她彻底吵醒。她睁开朦松的眼,看见一片淡蓝色的光亮。她坐起身,发现这光亮来自身边的书桌上。
  桌上摆放着一摞书本,那是安槿此行带来的灵媒书籍资料,还有外公和外婆留下的两本日记。安槿发现,淡蓝色的光亮,正是从这摞书的正中间发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