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之前的景象太过突然和短暂,她并没有做好准备,因而忘记了大部分细节。唯一令她印象深刻的,是用来从婴儿体内抽取物质的管状物,因为种管状物,此刻就在她的眼前。
  任云丙在孙百梁家中发现的奇怪针筒。
  安槿拿起桌面上的针筒,看着管壁上颜色不停变换的光泽。光泽由红到银灰,再由银灰到金黄,由金黄到水蓝,由水蓝到绿,最后又由绿变回红,如此循环往复,没种颜色停留的时间,大概在五秒左右。
  看着五种光泽交替,安槿突然想起江远飞被抽取的绿色木魂,又想起方才蓝光描绘的情景,突然猜到了这支针筒的作用。
  这恐怕就是细人们用来抽取婴儿五魂的工具。
  交替的五种光泽,应该分别代表火、土、金、水、木五种属性,当光泽为红色时,或许就能从婴儿体内轻易地抽取出火魂,光泽为银灰时,抽取出的就是土魂,以此类推。当然,这种对应关系只是安槿的初步猜测,真正的关系或许更加复杂。不过,无论对应关系如何复杂,安槿都敢肯定,这种针筒,就是用来抽取婴儿五魂的有力工具。
  可是,孙百梁和妻子凌雨燕结婚不久,还没有孩子,如果孙百梁作为细人,目的是为了抽取孩子的五魂,为什么要杀死能够为他孕育孩子的妻子呢?安槿把脸靠近针筒前端那十几根细针,闻到一股淡淡的腥气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  或许,孙百梁和凌雨燕,已经有了孩子呢?
  想到这里,安槿立刻给卫鑫打了电话,让他带她再去看一眼凌雨燕的尸体。

  十分钟后,卫鑫带安槿穿过狭长的地下走廊,打开太平间的大门,一股寒气顿时扑面而来。房间里的白炽灯闪动两下,屋子里的各种器具一阵晃动。安槿举起左手,用金吞之眼把体内的金吞力量引导到四周,原本十分活跃的野鬼和灵体们,瞬间安静下来。
  卫鑫锁上门,把一双橡胶手套递给安槿。
  安槿戴上手套,掀开凌雨燕身上的白布。尸体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刀伤,唯独腹部的皮肤完好无损。安槿憋住一口气,把脸凑到尸体的腹部仔细观察,在小腹处看见十几个十分细小的伤痕。她直起身,呼出一口气,从包里取出孙百梁家中的奇怪针筒,又深吸一口气,低下头,把针头对准凌雨燕小腹的伤痕。果然,凌雨燕腹部的细小伤痕,与针头的分布排列完全吻合。
  也就是说,孙百梁曾经将这支针筒插入妻子的小腹,试图抽取什么。或许,正是因为妻子的反抗,他才疯狂地杀死了妻子。
  那么,他到底想要抽取什么呢?
  安槿闭上眼睛,回想起从凌雨燕身上获取魄本时的情景。当时她就发现,凌雨燕灵魂中魂的部分并不完整,只是她当时的心思全在魄本之上,也就没有多想。此刻,看见凌雨燕腹部的伤痕,再想起不完整的魂,她才深刻地感到事有蹊跷。
  按理来说,正常死亡的生物,在魄散尽之前,魂一般都会保持完整。凌雨燕刚去世,魂就已经不完整了。那么,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她魂中的某部分,已经被人为抽走了。

  安槿点上一支烟,抽了两口,观察凌雨燕支离破碎的灵魂。因为魄本被抽走,凌雨燕的魄已几乎消散殆尽。安槿不免在心中告慰几句,希望凌雨燕不要怪她。接着,安槿控制百魂戒,来回拨动凌雨燕残缺的魂,希望能从中找到有价值的线索。很快,一只微弱的红色灵体引起了她的注意。等确定了那红色灵体的属性,安槿心中猛地一惊。
  那只红色灵体,叫做育引。女子怀有身孕后,灵魂中就会大量出现这种灵体,用来为腹中的孩子吸引并构建独一无二的灵魂。这种灵体越多,孩子的灵魂就越是丰富完美。这种灵体,也只会出现在怀孕女子的灵魂之中。怀胎十月,其实就是母亲帮助孩子,使孩子灵魂不断完整和完善的过程。孕期的女子,灵魂会处于一魂二灵的状态,等孕期结束,孩子的灵才会彻底成为完整而独立的灵魂,之后,育引这种灵体才会逐渐消失。
  虽然在凌雨燕灵魂中只发现了一只育引,但一只,已经足够证明凌雨燕死前已经怀有身孕。那么,孙百梁将针筒插入妻子腹中,就是为了抽取亲生孩子尚未成形的灵魂。在这一过程中,凌雨燕的部分灵魂很可能会被顺带抽走,这大概就是凌雨燕刚刚死去,魂便已经残缺的原因。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孙百梁应该是特意将凌雨燕体内的育引也尽数抽走,这么做,恐怕只有一个目的。
  他要让孩子的灵魂在别处继续孕育。
  安槿背上一阵寒意,她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,细鬼究竟用了何种蛊惑,让细人们甘愿做出如此残忍、毫无人性的行为。
  但是,思路至此再次中断。之后,安槿跟随卫鑫到五楼看望了小林村的神秘女人。确定神秘女人的魄正在持续恢复后,安槿实在是扛不住连日来的疲惫,径直回到旅店沉沉睡去。
  与此同时,派出所的老皮卡逐渐减速,停在一条浅滩附近。安灵、任云丙以及镇派出所里负责巡防的民警陈华,一起下了车。刚下车,三人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片嚎啕的哭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