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二十章 节人

  说安灵、任云丙与陈华刚一下车,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片嚎啕。哭声伴随着夜晚稍凉的风,消瘦的月亮四散地倒映在附近交错的河滩中,一副十足凄厉的画面。
  三人循着哭声向一处昏暗的灯火走去。路上,任云丙和陈华一起为安灵介绍了事发村落及其周边环境的大体情况。
  此地是忘山镇正西,忘忧河东岸。水路纵横的湿地,向东逐渐延伸为广阔的平原。平原与湿地交界处的复杂地貌上,立着一个百十人口的村落,名叫水田。
  俗话说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居于河畔的人类想要生存,自然离不开河水的哺育。水田村毗邻的河段格外宽阔,水势因而十分平缓,健康的成年人在水中呆上多久,都不用担心被流水带走。上游一百多里内,都没有明显的污染源,使得此处的水质清澈温厚,孕育了肥美的鱼虾河鲜。河岸上宽约六百米的湿地上,也生活着许多独特的生物:大大小小的水鸟、形态各异的螃蟹与贝类、喜潮的软体动物,等等等等。
  水田村里,除了三四户在平原上种植庄稼,余户皆靠捕捞河鲜,或者湿地动物为生。
  虽然给人们带来了丰富的食物来源,但因为不适宜人类居住,湿地在普通人眼中,就如同其毗邻的河水一样难以捉摸,也就难免流传着一些神秘传说。即使是靠水而居数百年的水田村村民们,对湿地与忘忧河也有着几分畏惧,对相关传说也是深信不疑。诸多传说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,是一种奇特而可怕的怪物。

  据说,湿地深处,生活着这种叫做“节人”的东西,关于节人的样貌,不同的目击者有不同的说法。有的人说,节人像一团巨大的肉球,长着几十对人类的手足,还长着不止一颗人类脑袋;又有人说,节人是类似蜘蛛一样的东西,不过是由人类的肢体拼接而成,专门吃人;也有人说,节人更像是巨大的蜈蚣,身体由人类躯体拼接而成,每一截躯体两侧,都长着一对手或是一对脚,躯体上方则顶着一颗人类脑袋。
  任云丙告诉安灵,大多数目击者口中描述的节人,都和第三种说法更为接近。
  节人的说法自古就有,最近几十年,村民们也时有遭受节人袭击的,轻者缺臂断腿,重者肢残而死,甚至还有进入湿地深处失踪的。因此,虽然水田村的村民们拿不出任何与节人有关的影像资料,但忘山镇的人们从未怀疑过节人的存在。建国后的几十年间,县里经常为调查此事派遣警力或是专业的地质人员,从未有过收获,反倒偶尔有警员和科学家消失或殒命的。这种情况久了,这片湿地便成为禁忌,外人自此也就少有干预了。

  不过,湿地的资源是水田村村民们食物和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,更何况,这片湿地还是通往忘忧河的必经之路,村民们虽然害怕节人,却还是要硬着头皮出没其中。本世纪初,在镇里的支持下,村民们修建了一条横穿湿地的柏油路,一来可以避免在湿地中迷失方向,二来,可以通过这条路向河岸运送大型设备,加强对河流资源的利用与开发,以降低对湿地资源的依赖程度。
  到了如今,柏油路两侧已经长出茂盛的植物,挡住了更远处保持原始风貌的湿地,村民们进入湿地的次数也明显减少。或许正是因此,节人反倒不安分起来,经常跑出湿地袭击路人,甚至会趁着夜色进入村子里作乱。
  就在这晚,一个叫田保富的村民以及他不满十岁的儿子遭到节人袭击,田保富被发现时,左臂、双腿以及头颅全都不见,儿子田靖然也失去了左臂。村民们把田靖然送到卫生院后,迅速报了警,这也就是任云丙在忘山镇旅店里接到电话,而后向安槿与安灵请教的原因。
  安槿当时就告诉任云丙和安灵,关于节人这种怪物,不少灵媒书籍都有过记载。《贾生奉召夜谈》里记述说,贾谊曾向汉文帝描述过一种叫做“蝍人”的怪物,当时,蜈蚣被叫做“蝍蛆”,所以这“蝍人”,就是一种像蜈蚣一样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