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哭什么哭嘛!?”高庆霞边哭边吼,“你个没用的女人,连自己丈夫都看不住,真是没有用处!”
  “好啦好啦。”任云丙蹲着对高庆霞说,“遇上怪物也是没有办法,不能怪她啊。”又站起身,问安灵,“安女士,你看现在怎么办?”
  “只能往湿地和河道里找找了。”安灵望着正西的方向,问道,“任所长,你对往河边和湿地的路熟悉么?”
  “因为节人的事没少来。”任云丙用力踩了踩脚下的泥沙,“走吧,我先带你去看看,不过晚上危险,真要行动,还是等天亮才好。”
  三人徒步闯过村子,踏上通往忘忧河的柏油路,身后,还能隐约听见哭喊和责骂。陈华走在最前面,拿手电筒照着地面,地面上是连续的泥痕。三人顺着泥痕走了约有两三百米,泥痕便消失在了路边。路的两边是一茂密的红树林,再往外,就是人迹罕至的广袤湿地。
  安灵扒开一棵红树的枝叶,拿手电筒往深处照了照。
  “天太晚了,就算没有节人,里面也是很危险的。”任云丙指着红树林后面说,“到处都是淤泥和毒虫。”
  “是啊。”陈华上下打量着安灵,说,“安小姐,真要进去,明天白天在村里找个向导,我陪你一起进去。”
  安灵却并不说话,蹲下身捏起一撮泥土闻了闻,泥土中掺杂的血腥和腐气十分轻微,在她鼻腔中却是无比强烈。她又站起身,闭上眼,通过灵敏的嗅觉,将方圆几公里内的腥腐气息勾画成一副清晰的踪迹图。如果判断不错,傍晚袭击过村民的那只节人,此刻应该正在红树林后大概两公里远的地方。

  做完这些,安灵扁起裤腿,再次扒开面前的红树丛,一脚踩进松软的淤泥里,回头对吃惊的两名警察说:“任所长,陈警官,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,不管有没有找到,我都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  任云丙和陈华未及阻止,安灵就迅捷地钻进了红木林深处。
  穿过密集的红木林,安灵回头看了看,确定任云丙和陈华不会发现,就弯下腰幻化成狐狸,循着腥腐气息走向湿地深处。湿地内部,还生活着一些零星的红树。和柏油路两侧的红树不同,湿地内部的红树们普遍长得高大,气根纷纷伸出泥土,好像随时会走动一般。泥里的水蛭小蛇等等,感受到安灵身上的强烈妖气,纷纷避让。走出一公里左右,安灵陷入一片沼泽,身体缓缓下沉。她不慌不忙,将身形变大为原来的数倍,四脚很快便接触到淤泥底部的岩层,等走出沼泽又变回原来的大小。安灵顺着腥腐气息继续前行了将近一公里,原本清晰的气味缓缓减弱,最后突然消失在一片毫无特征的泥潭附近。
  安灵环顾四周,看见不远处一棵格外巨大的红树,便飞奔过去,抖了抖身上的泥浆,站在红树面前喘着气,眼睛发出绿色的光。红树感应到了安灵的气息与灵力,几十支粗壮的气根从泥里缓缓拔出,树顶发出微微的红光。
  “小红树,你可曾看见过一只节人?”安灵用后爪挠了挠耳后的皮毛,问道。
  红树发出一阵乌拉乌拉的声音,从满树茂盛的绿叶中,伸出一支光秃秃的潮湿树枝,指向正西的方向。
  安灵谢过红树,又朝正西走出去大概七八百米远,停下脚步。忘忧河安静地倒映着初秋的月,粼粼的波光中,似乎有个东西在扭曲蠕动。安灵悄悄往河边靠近,走到离河水五六十米远的地方,躲到一棵红树粗壮的树干之后悄悄观察。这课红树也已经有了些灵性,似乎明白了安灵的意图,把枝叶往下垂了垂,把安灵挡得更加严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