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安槿讲完这些,木筏已经穿过红树林,抵达湿地中的柏油路。一行人听完安槿的话,一时默默不语。两个操纵木筏的村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其中一个最后说道:“这尸粪蛊害人的说法,如今也是有的,估计节人的来历,也有不少人知道。”说完,尴尬又诡异地笑笑。
  另一名村民却斥责道:“你哪里听的说法?我怎么没听说过?都是古时候的谣传吧!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!”随即瞪了那人一眼,两人之后再无话语。
  安槿和安灵悄悄对视,知道两人话里暗藏玄机。任云丙和陈华听完安槿有关尸蜣的讲述,又注意到两位村民的奇怪反应,也隐约感觉到,田保富遭遇尸蜣袭击事件的背后,或许隐藏着一些阴暗的东西。一回到镇上,任云丙就组织全镇警力进入水田村展开深入调查。
  几天后,在田保富家中调查时,一位细心的民警,在一碗大米中发现了几粒晶莹剔透的胶状物,经一位蛊师辨认,正是传说中的“尸粪蛊”卵。田保富的妻子冉游娇很快就承认了利用尸粪蛊谋害丈夫的事实,据她交代,丈夫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,在家里对她拳脚相加,她实在无法忍受,才用蛊术害死了丈夫。
  任云丙本以为案情已是尘埃落定,可在接下来的取证过程中,他却发现事情似乎另有隐情。田保富的几位邻居和好友,都说田保富非但从未沾惹过别的女人,反倒对妻子体贴照顾。即便蛊是冉游娇所下,杀人动机也一定是编的。又经过几天的调查取证以及审讯,案情才算是水落石出。
  利用尸粪蛊杀死田保富的不是别人,竟然是田保富的亲生母亲高庆霞。
  原来,田保富虽然对妻子照顾周到,却并不孝顺。父亲死后,他一心在妻子和孩子身上,对母亲冷眼相待。虽然儿媳对自己倒是孝顺关怀,可高庆霞还是把儿子的冷落怪到儿媳身上,后来气愤难抑,加上有些老糊涂,就用老书上的方法给儿媳的粥里下了尸粪蛊。可是,正是因为对儿媳的恨,她给儿媳盛的粥明显少于儿子。田保富当即和妻子交换了碗,这才服下了亲生母亲下好的尸粪蛊。高庆霞上了年纪,反应偏慢,当时居然没有察觉到两人换碗,直到儿子被尸蜣袭击,她才知道追悔。

  继续深入了解案情内幕后,任云丙和陈华都人心的复杂与阴暗深深震撼。
  冉游娇一直对婆婆十分孝顺,后来甘愿承担罪责,也是出于此因。但她大概还是心有不甘吧,否则也不会编出出轨和家庭暴力这样一捅就破的虚假作案动机。或许,她内心曾经进行过十分激烈的挣扎,而仇恨最终战胜了对孝道的恪守。也或许,一切早在她的计划之内,承认罪责只是为了向旁人表现自己的无私与孝顺。又或者,那蛊根本就是她下的,她只是利用了糊涂的婆婆而已。但到底如何,外人已是无法得知了。
  总之,事情的最终结果是,不孝的儿子死于非命,对儿媳动了杀机的婆婆亲手杀死儿子后,面临牢狱之灾——或者在精神病院度过余生,平日里表现十分孝顺、却未必真心的冉游娇虽然活了下来,却失去了丈夫和婆婆,要独自扛起家庭的重担。一切,似乎都是冥冥中的安排。
  任云丙也明白,根据当日寻找安灵时两位村民的对话来看,用尸粪蛊害人的事,绝对不会因为一起案件的暴露而彻底消失。因为复杂险恶的人心,将永远是邪恶咒术产生并生长下去的肥沃土壤。
  当然,这些自然又是后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