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开更,接1337楼:

  第二十四章 自杀疑案

  梦城阴雨绵绵。
  早上八点左右,肖晴接到安槿的电话,说是周嘉实的一个警察朋友遇到棘手案件,可能会去找她帮忙。八点三十五分,两个男人来到甜品店里,径直走到吧台前。
  “你好,你就是肖晴、肖老师吧?”一个三十多的男人伸出手,“我叫蒋越洋,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。”
  “哦,您就是蒋警官。”肖晴迅速反应过来,和蒋越洋握了手,说,“是周先生介绍您来的,听说是有案子,我能帮上忙的?”
  “啊。”环顾四周后,蒋越洋往肖晴面前凑了凑,回答说,“没错,不光是棘手,还牵扯一些寻常人不懂的因素。我本来也是不信这些的,可是上次跟着安槿长了见识,也就不得不信了。”
  “没错,上次在韩庄真是长见识了。”蒋越洋身边的年轻男人说着也伸出手,“当时我也在场,我叫张新。”
  “嗯,嗯。”肖晴和张新握了手,点点头说,“小槿刚才在电话里跟我说了,让我积极配合你们的工作。”
  “你们喝点什么?”肖雅给一位客人做好饮品,收好钱,坐在吧台里的转椅上滑了半圈,殷勤地问。
  “哦,不用麻烦了。”蒋越洋长舒了一口气,说,“时间比较紧,说正事吧,肖老师,能不能现在就跟我们去案子现场看看。”
  肖晴把店里的注意事项给肖雅交待一遍,就带上阴伞,跟随蒋越洋和张新上了车。路上,蒋越洋给肖晴介绍了案子的详情。
  三天前的一个夜里,一对年轻夫妇到社区派出所报警,说邻居家的狗大半夜的突然叫个不停,吵得他们无法安睡。两人一开始试图和狗主人沟通,可是敲了半天门,门内除了犬吠,再无任何回应。夫妻俩觉得不太对劲,担心这家人出了什么意外,就连忙到派出所报了警。
  半个小时后,在开锁公司的协助下,当晚出警的民警进入事发房间。一只金毛犬卧在门口不远处,浑身是血,脖子和背部似乎受了伤。见民警到来,金毛又是叫了几声,带着期盼的眼神往前走了两步,接着便虚弱地倒在地上。很快,民警又在卧室的书桌前发现一位老人,老人心脏位置插着一把刀,右手紧紧握住刀柄,血流了一地,已经没有生命迹象。他面前的书桌上,放着一纸一笔,纸上写着一行字:
  “替我照顾好小勇。”

  据了解,死去的老人名叫吴岳强,其妻十三年前病逝,之后他就一直独居。七年前,他从某国企退休,养了这只金毛。吴岳强有一儿一女,儿子吴纵一家如今在东欧某国定居,与国内少有联络。女儿吴沁一家在梦城生活,与父亲住处相距一个半小时的车程。
  紧锁的门窗,紧握刀柄的姿势,以及虽然简短却暗含去意的笔迹,这一切似乎都说明,吴岳强的死是一起自杀行为。可是,女儿吴沁闻讯赶来后,却不认可自杀的结论,而且显得十分激动,认为是有人谋害了父亲,坚决要求警方把此事作为谋杀立案。当值民警不敢怠慢,立即将此事汇报上级。上级研究后决定立案调查,负责此案的正是蒋越洋。
  蒋越洋当时刚从外地执行任务回来,接到新任务后,立即带张新和一名法医赶赴现场。经过和死者家属及邻居的沟通,以及对现场的分析取证,蒋越洋还真的发现不少疑点。
  首先是无法确定死者的自杀动机。据吴沁说,父亲吴岳强一生屡遭挫折,但一直都是乐观向上,从没有过寻死的前例。现在好不容易过上安稳日子,而且就在去世前一天,还刚刚和她通了电话,说自己一切安好,怎么会说自杀就自杀呢?邻居们也经常碰见吴岳强牵着金毛出去散步,大家和他打招呼时,他都会开心地回应,还经常让爱犬和其他人互动。也就是说,吴岳强给附近住户们的印象,也是乐观向上,绝对不像是能做出自杀行为的人。警方经过细致的走访调查,也始终无法找到吴岳强自杀的合理动机。
  第二是,案发现场存在一处明显矛盾:疑似遗书的字条上出现的“小勇”二字,是吴岳强给爱犬取的名字。案发后,吴岳强身上以及胸口插着的刀上,都发现了非人类的血迹,经过比对,正是来自那只名叫“小勇”的金毛犬。也就是说,造成小勇身受重伤的凶器,就是杀死吴岳强的那把刀。案发时,现场没有任何打斗或是追赶的痕迹,说明小勇受到伤害时并没有来得及逃跑和反抗,从这一点分析,伤害它的一定是和它较为亲近的人。和这只金毛犬较为亲近的,只有吴岳强和外孙女韩依两人。事发时,韩依和父母呆在一起,而且只有不到十六岁。那么对小勇痛下死手的,应该就是死者吴岳强本人。
  问题来了,既然吴岳强希望有人帮他照顾爱犬,又为什么要用刀将爱犬刺成重伤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