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十五章 周小远的故事:像猫的女人

  “我讲的这个故事啊,就发生在我自己身上。”周小远点燃香,借着微弱的火光开始讲述,“你们都知道,我十六岁去梦城闯荡,跟人家学剪头发。咱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肯吃苦,到了二十岁已经是店里的头牌发型师,所以今天才能开了自己的工作室。”他似乎很是自豪,“知道我为什么学得这么好,这么快么?”
  “为啥?”一个叫周留臣的人忍不住问了一句,周留臣是个胖子,和周添美是一大家,按辈分算是周添美的侄子。
  “为啥?你们慢慢听我说。”周小远一笑,接着讲述,“我十九岁的时候啊,有一天在店里遇见一个女人,她当时也就是二十出头那样,但是很有钱。怎么有钱呢?她一星期要去店里做两次护理,我当时工作那个店,黑啊!最贵的护理要五百块钱一次呢!你们说她是不是有钱?这女人不仅有钱,长得还漂亮,我们老板是个猥琐小男人,那女人每次来,他都亲自招待。”
  “我给老板帮过几次手,也就慢慢和这女人混熟了,知道她叫许莉嘉,是个有钱人家的独生女。再后来,有一次老板不在,她就找我给她做了护理,夸我手艺不错。我一高兴,手一抖,把一瓶发油碰翻,洒到了她的头发上,她当时就惊叫一声,拿了一张纸把头发擦干净。我吓得啊,这财神爷敢得罪吗?啊?我就赶紧给她赔不是啊,她倒也没说什么,让我去拿条毛巾。我拿了毛巾,走到半路,正好从一面镜子里看见她。你们猜她干嘛了?她正用手捧着被发油弄脏的头发,伸出舌头一个劲地舔……”
  “这就像猫了?”周小远的妹妹周小纯忍不住嘲笑道,说着还舔了舔自己的发梢,“这我也会啊。”
  “啧!你这小丫头,哪儿来这么多废话。”周小远按按妹妹的脑袋,又讲起自己的故事,“我把毛巾递给她,她就当着我的面,悄悄在毛巾上舔了舔,然后又擦了擦自己的头发。我还以为这是她的什么癖好,也就没在意。过了几天,她来修头发,而且指名叫我去做。老板阴沉着脸,我乐呵呵地就去了。上次护理的时候我还没注意,哎呀,她的头发真好。细腻光亮还特别软,摸起来特别舒服,就是发梢有一些分叉。我就给她认真地修啊,修啊,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。她特别满意,要了我的电话,说自己也很喜欢发型设计,有时间跟我切磋切磋。我当时一听,那心里肯定乐开了花。你想,我一个乡下穷小子,不说跟这富家千金谈婚论嫁,就是以后成了熟人,那不也是一条大道嘛!”
  “就这样,她跟我慢慢成了朋友,还去了我的住处……”
  “嘿嘿。”听到这儿,周小易忍不住笑了笑,“你是不是给人家强上了啊?”
  “嘿嘿。”周小远也笑笑,“你小子,你哥是那样的人么?嗯?咱虽然文化低,但也知道尊重女性的道理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后来还真跟她那个了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周小易嘲笑道。
  “啧!别打岔。”周小远继续说,“因为有一次,她突然说她很喜欢我,我当时就纳闷了,我虽然长得不错,人也善良,可是穷光蛋一个,她怎么会看上我呢?可是人在事中迷啊,我也没有多想,赶紧也说喜欢她,然后,然后……咳,咳……嗯,后来我们俩就住到了一块,住在我租的单间里。然后我发现她对头发护理特别在行,还经常教我一些美发知识,那都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美发窍门,我的美发技术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里突飞猛进的。我问起她的家庭,她跟我说和父母吵架了,不想回去。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钱,反正钱就是多,那段时间我也跟着她过上了好日子。但是她一直也不领我回家看看,连家在哪儿都不给我说,刚开始我也没多想,可时间长了,难免心里生疑。”
  “而且呀,我越来越觉得她不太对劲。每天早上赖在床上,也不洗脸刷牙,就在那儿摆弄头发。我下班回家,她也经常还在床上躺着,抱着电脑看电视剧,偶尔舔舔自己的胳膊。我就奇怪了,每天也不见她洗漱,连床都不起,但是身上却一直可干净。有一次我就给她开玩笑说,你怎么跟个小猫似的。她听完轻轻笑笑,问我哪儿像猫。我说哪儿都像猫,懒惰、漂亮、干净、‘毛’顺。她就笑着打我,也不多说。”
  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,她也越来越像猫,有时候往沙发上一趟就是一天。我觉着不对劲,又问起她家的事,她说我不信任她,很生气,就给了我看了她的身份证,我把身份证上的地址悄悄记住。后来有一次,我们俩那个的时候,她突然学了一声猫叫,我就再也受不了了。当晚就打的赶到她身份证上写的地址,那是梦城西边一个县城。你们猜猜那身份证上的地址是个什么地方?”周小远顿了顿,用一种十分怪异的声音说,“我靠,竟然是个废弃的宠物医院!我当时也摸不着头脑,连夜又赶了回去。回到住处,我发现许莉嘉已经不见了,她的衣服和生活用品,还有银行卡什么的,都在原处,唯独她没有了踪影。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。”
  “然后呢?”一个叫周诚的小伙子紧张地问,周诚是周家坡另一个家族的独子,在梦城的一家物流公司当货车司机。
  “然后——”周小远看了一眼手里的香,“我本来不打算都给你们说,怕吓着你们。但是既然玩‘说七’,就得真心实意。你们知道不,许莉嘉消失后,我经常半夜听见窗户外边的猫叫声,但是一开窗却找不到任何猫。有时候我在屋里拖地,地面干了之后,还会出现几个猫爪印。最吓人的是,我经常半夜醒来,听见床底下有猫磨爪子的声音,但是开灯之后声音就消失了。我对着‘七’保证,这绝对是真的,不是什么幻觉!”说着,他看了一眼手里的香,依旧在不紧不慢地燃烧着,便又继续讲述,“后来我又去了一趟那家宠物医院,几经打听才知道,原来那家宠物医院以前出过事,店里的医生在半夜把所有寄养的猫啊狗啊,全都用刀砍了砍。之后这家医院就关门了,据说,那些猫狗的尸体,就埋在医院后边的空地上。”
  故事讲到这儿,屋外突然传来几声猫叫,在安静的夜里,尤其是在听完周小远的故事后,显得格外凄厉。几个年轻人都吓了一跳,还壮着胆子吼了几声,猫叫声便迅速停歇,之后再也没有出现。过了好久,几个人才平静下来。
  “哎。”一直默默听故事的周宏强这时开口说,“我看她对你也没有恶意,反倒是你不知道珍惜,吓跑了人家。”周宏强三十岁,是七个人里最年长的,按辈分,周小远该叫他一声叔。
  “哎。”周小远也叹了口气,“说得是啊,她也没干过啥伤害我的事,说到底,是我害了她。”
  众人沉默地看着周小远手中的香,不到一分钟,香已烧尽,周小远松了一口气。这时,七个人已经基本适应了漆黑的环境,借着月光,周诚从周小远手里拿过打火机,点燃了自己的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