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根据以上两点,蒋越洋认为吴岳强的死确实存在他杀的嫌疑,就以此为方向展开调查。可是,楼道内的监控显示,当晚从死者回家到民警破门一共五个小时的时间里,房间再无任何人员出入,也就是说,如果吴岳强真的死于他杀,凶手肯定没有从房门进入和逃出。
  案发地是一栋高层公寓的21层,吴岳强居住的是一室一厅约四十平米的小户型,除门以外,只有两米宽的内嵌式阳台。经过技术人员鉴定与分析后,事发当晚,阳台和阳台上的窗户,没有任何人为攀爬的痕迹。而且根据公寓楼光滑平整的外壁结构来看,从21层窗户爬出逃走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。再有就是,吴岳强死亡时,胸口所插刀上,并未发现其他人的指纹,房间内也没有留下其他人的脚印。
  这一切都表明,老人的死也不像一起他杀案。但要说是自杀吧,动机无法查明不说,遗书内容和金毛受重伤之间又确实存在明显的矛盾。
  “从金毛没有逃跑和反抗这一点来说,还是自杀的可能性大些吧?”听完蒋越洋对案情的分析,肖晴嗯了一声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说,“有时候寻死的想法可能只是一念之间呢。或许,老人写好遗书后,又突然想带爱犬一起走了呢?”
  “我本来也是这么考虑的。”蒋越洋掏出一本笔记,一边翻看一边说,“这种解释虽然牵强,倒也是唯一合乎常理的解释了。如果事情就此结束,我们可能也就不会想到请你协助了。”
  “怎么说?”肖晴瞪大眼睛看着蒋越洋,“难道还有后文?”
  “嗯,还有后文。”蒋越洋把笔记合上,“昨天上午,我和张新准备对现场进行最后一次调查,如果再发现不了可靠的证据,就会按你之前的说法给出解释了。我们刚到现场,旁边几家住户就一起找到我们,急匆匆地说了一件事。说是连着两天,每到晚上十点半左右,吴岳强家就会传出奇怪的声音。”

  “奇怪的声音?”肖晴眉头一皱。
  “临近的五六家住户都是这么反映的。”蒋越洋解释说,“每天晚上十点半左右,吴岳强家就会出现砰砰的撞击声,像是有人在不停地撞门。然后就是乒乒乓乓的声音,好像是玻璃或者瓷制品摔到地上的声音,再有就是吱吱的摩擦声,听起来好像有人在挪动家具,靠近门的时候,还能听到屋内隐约的喘气声。”说到这儿,蒋越洋眼睛往上斜了斜,摇摇头说,“可是,自从吴岳强死后,他的房子并没有人居住,楼内的监控也显示无人进出。”
  “哦,还有这么一回事。”肖晴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吐了出来,“这才是您找我帮忙的主要原因吧?住户们是不是都觉得那房子闹鬼?”
  “嗯,也就是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我和张新不约而同地觉得,案件中原本存在的矛盾,会不会也和房子闹鬼的现象有关。”蒋越洋面色凝重,皱着眉头,一边思索一边说,“这件事要是不解决,影响可就大了。”又深吸一口气,问道,“肖老师,你也大致了解其中情况了,有没有什么主意?房子闹鬼的事,会不会是吴岳强的鬼魂有什么心愿未了?或者说,他的死本身就和房子里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有关?”
  肖晴摇摇头:“就像小槿说的,这种事不好说,还是先到现场看看吧。”
  大约十五分钟后,车在一栋临街的公寓楼前方停下,一行三人进入21层,电梯口不远处的一扇防盗门半开着,将近一米高的地方扯着一道警戒线。蒋越洋抬起警戒线,带肖晴和张新进入屋内。
  一进门,肖晴就看见离门不远出的一滩血迹,应该属于吴岳强的爱犬小勇。血迹不远处是一盏茶几,茶几一侧,是几个碎裂的玻璃杯和瓷盘。客厅不大,几步就走到了唯一的卧室门前。卧室里,是一张中等宽度的床,两个衣柜立在床右侧,床的左侧,紧靠阳台门的地方,是一张约一米长的书桌,桌面和桌腿,以及四周的地板上,也是一片暗红的血迹。肖晴在卧室里走了一圈,发现两个衣柜安放得并不整齐,应该是被挪动过。
  “蒋警官。”她指着衣柜下方的划痕,问,“这两个衣柜一开始就是歪的么?”
  “不。”蒋越洋走过去,弯腰看了看地板上的划痕说,“事发当晚这两个衣柜是贴墙整齐放置的。昨天上午听了附近住户的说法,我和张新检查了屋内的家具摆设,才发现衣柜被挪动了。”他说着走到床的另一侧,指着床头柜说,“这个小柜子也一样,还有客厅的沙发和茶几,事发后都有挪动的痕迹。住户们描述的怪声,可能就是这些家具挪动时发出的。外面那些摔碎的碗盘杯子,可能也和他们听到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有关。”
  肖晴把阴伞放到床上,阴伞发出微微的紫光,立在床尾,赵清燕的声音从肖晴心底传出:“此间定有非人类力量存在,且支开此二人,容吾细细查探,再行商议。”
  “这么说的话,这房子里一定存在某种看不见的力量。”肖晴听了,对蒋越洋和张新说,“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,我要先做个检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