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赵清燕是姐姐,所以走在前面,赵天纯则悄悄躲在她身后。两人走到小屋的窗前,赵清燕用手指在窗纸上轻轻捅出一个小洞,赵天纯也学着她的样子,当时还觉得十分有趣。屋内一片暗黄,一个十来岁大小的女孩披着凌乱的绸缎,背对两人坐着,身形和姿态带着难以言喻的扭曲。
  两人正专注看着,门内的女孩像是觉察到了什么,突然转过身来,可把两人吓坏了。原来那女孩手脚严重畸形,脸也是极端丑陋,像个怪胎。最吓人的,是她那暗淡阴冷的双眼,赵清燕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一股强大而邪恶的力量涌来,心中像是插了一把利刃,浑身沉闷酸痛,犹如重病。一旁的赵天纯更是早已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整个庭院的一切,包括砖石污水、花草树木,全都剧烈颤抖起来。赵清燕慌乱地拖起赵天纯的身体,在庭院内大声呼喊。好在此时恰有几名太监路过,两人总算被及时救出。
  回到家后,赵清燕生了一场大病,昏迷了十天之久。醒来后才知道,年幼的赵天纯已经在宫中死去。精通灵媒鬼神之术的父亲告诉赵清燕,她和长公主都是被强烈的怨力所伤。赵清燕几年后才知道,原来那诡异庭院里锁着的畸形女孩,居然是赵光义的亲生女儿。
  女孩是赵光义与一宫女所生,赵光义本打算待孩子出生后给宫女一个小小的名分,却不料宫女怀胎十月,居然产下一名畸形女婴。为了皇家颜面,赵光义自然不能容忍这个女孩成为自己的长公主,本欲杀死,却在宫女的哀求下于心不忍,便指了一个庭院,叫宫女在其中养着这个女孩,不准对外人提及女孩的来历。
  女孩从小就在封闭的环境中成长,每日面对的,不是旁人的冷眼,就是母亲悲伤的哭诉,加之自己本就长得畸形,内心越发阴暗。仇恨和恐惧日益深重,使得她灵魂中积攒了无尽的怨气。怨气满盈后开始溢出,院子里的植物逐渐凋零,流水里也是填满死虫。时常有贪玩的宫女或是太监偷看女孩,被女孩积蓄已久的怨力所杀。宫中便开始盛传,说这孩子是天降灾星,不祥之兆。赵光义就请来高僧,以佛法镇住庭院,这个院子自此也成为禁地。只有女孩的生母敢于进入院中,为孩子送去饮食,打理生活。自此之后,女孩的怨气日益深重,赵清燕和赵天纯只是出于好奇偷看了一眼,也难逃女孩怨气的伤害。
  赵天纯死后,赵光义龙颜大怒,不顾高僧劝诫,命人将庭院内外统统焚烧,庭院连同其中的畸形女孩,都在持久的大火中化为灰烬。自此,宫中常有厉鬼作乱,持续十数年后才逐渐平息。而死去的赵天纯,因为涉及宫中禁忌,自此也少有人敢于提及,直到元符三年,即公元1100年,宋徽宗即位后,才被追封为滕国大长公主,又在十四年后被改封为和庆大长帝姬,总算有了应有的名分。不过其本名与短暂的生平,早已被淹没在了历史长河中,难以考证了。

  怨气就是这么一种特殊的灵力。前文说过,灵力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力量,与电磁波有诸多相似特性。早在赵清燕生活的北宋时期,就有灵媒提出了“灵力传于灵网”的设想,认为任何灵力的传播,其实都是在一张看不见的网上进行的,寻常灵力的传播,都要遵从这张网限定的规律。这种网的设想,其实类似于现代物理学中场的概念。
  这种“灵网”的理论,能够解释许多从前无法解释的现象,因而得到后世灵媒们的继承和发展。到了近现代,一些博学的灵媒还将近代理论物理中的一些概念引入灵媒界,使得灵网理论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用现代的语言来说,其实灵力是在一种灵力场中,按照灵力场的规律运行和传播的。这种灵力场,也只会对灵力产生约束和限制,与其他同时存在的场和能量并不冲突。
  理解了这个概念,也就不难理解怨痕产生的过程了。
  虽然寻常的灵力都要遵循灵力场的限制与约束,但怨气却并非寻常的灵力。怨气通常混乱而缺少目的性,并且比一般的灵力更为强大。所以其爆发时,就会产生一部分灵力场自身无法约束的能量,这种能量一旦产生,就会对环境中的灵力场造成破坏。按照宋代那位灵媒的说法,就相当于在灵网上撕扯了许多口子。因为所有灵力中,只有怨气能够对灵力场本身造成破坏,所以破坏而来的缺口或者说是痕迹,就被灵媒们称为“怨痕”。
  怨痕产生后,会在灵力场的自我保护机制下逐渐恢复,恢复的过程中,自然少不了灵力的干预,这种干预,也会对灵力场所在的现实环境造成影响。所以怨痕存在的地方,就会出现常人看来莫名其妙的现象。比如吴岳强家中的奇怪声响,家具挪动、杯盘碎裂的现象等等。同时,怨痕产生的时间,决定着其恢复周期。吴岳强家中怨气的爆发时间,应该就是晚上十点半,所以留下的怨痕,也会在每晚十点半准时波动。
  这就是吴岳强家中出现奇怪响动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