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蒋越洋很快联系上了公寓楼的物业管理处,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公寓是05年竣工的,吴岳强的房子在他本人的名下,于05年底全款购买,至今并无租售记录。也就是说,这套小户型的房子,吴岳强是第一个住户,也是唯一一个住户。两年多以来,房子里也从未发生过命案或是其他事故。
 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肖晴和赵清燕在心底迅速交换意见。目前能够肯定的是,吴岳强居住的房子里,一定出现过怨气爆发的情况。如果房子历史清白,而且只有吴岳强一个人住过,那么房子里出现过的怨气,就只能来自吴岳强自己。吴岳强平时给亲人和邻居的印象,都是乐观积极,所以他的怨气一定不是日积月累而来,而是在短时间内大量产生聚积的。如此看来,怨气的爆发可能和他的死有直接关系。
  仅从这一点来说,较合理的解释是,有人潜入房间杀死了吴岳强,吴岳强面临死亡时种种强烈的负面情绪,导致了怨气的迅速累积与爆发。但现场的指纹、监控等关键性证据,并不支持这种他杀的结论。而且,如果是普通的他杀,也无法解释怨气爆发后的陡然消除。无论从警方的调查情况来看,还是从灵媒学的角度分析,他杀的可能性都已经可以排除。
  赵清燕和肖晴很快达成默契,为案件的因果勾勒出唯一合理的发展过程:平时乐观开朗的吴岳强,猛然间明白或是遭遇了什么,使得他突然心生怨恨,选择自杀。但是死去的瞬间,或者死去不久,他又突然因为某种原因大彻大悟,放下了所有怨恨,从而清除了盘踞其中的怨气,成为纯净的阳灵,并离开房子,进入阴阳的匹配与循环。
  事情似乎只能这么解释了。那么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查清楚两件事:第一,是什么使得吴岳强突然选择自杀,也就是他自杀的合理动机。第二,是什么导致了吴岳强死后突然间又放下了怨恨,消除了怨气。
  肖晴和赵清燕都觉得,两件事之间似乎存在直接联系。
  所以眼下最主要的,就是找到吴岳强自杀的真实动机。蒋越洋是经验丰富的刑警,却始终无法找到这种动机,说明这种动机可能是普通人不易察觉和注意的,结合现场的诡异现象,肖晴觉得,这种动机可能和灵媒学有关。从灵媒的角度寻找,或许能发现一些常人并不在意的关键点。

  “蒋警官。”想到这里,肖晴看了一眼凌乱的房间,“现场的东西我能碰么?我想翻翻房子里的抽屉,看能不能找到和灵媒法术有关的资料。”
  “当然可以。”蒋越洋说着,让张新拿出一双塑料手套递给肖晴,“戴这个吧。”
  肖晴戴上手套,把房间里能藏东西的地方翻了个遍,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为了对吴岳强本人进行更深入的了解,肖晴希望能见见他的家属。蒋越洋很快联系了吴岳强的女儿吴沁,并约定在吴沁家中碰面。
  抵达吴沁家中时,是上午九点四十五分,吴沁的丈夫韩博外出值班,吴沁和女儿韩依正在专心照料捡回一条命的金毛小勇。小勇背部和后颈用厚布包扎着,正把头放在韩依腿上,显得十分虚弱。肖晴三人进屋后,它机警地扭头看了一眼,这一扭头似乎影响到了后颈的伤口,它忍不住发出几声低沉的呜咽。韩依赶紧摸摸它的脑袋,它便又把头低下,尾巴欢快而无力地摇了摇。
  蒋越洋给双方互作了介绍,又对吴沁说明来意。吴沁得知肖晴的身份后,表示愿意配合,说只要能查清楚父亲的真实死因,她可以回答肖晴的任何问题。于是寒暄几句后,肖晴便问道:“吴姐,我想问问,吴老先生有没有什么宗教信仰。”
  “没有。”吴沁十分肯定地回答后,突然又有些犹豫,“以前是没有的,就是不知道这些年……”
  “这些年?”肖晴奇怪地看着她。
  “是这样。”吴沁解释说,“据我所知,父亲原来是没有宗教信仰的。但是自从他退休,我们平时联系没那么多了。我好几次都想把他接到家里来一起住,但他死活不肯,所以说实在的,这几年里,他是不是有了什么宗教信仰,我也不敢肯定。”
  肖晴点点头,接着问:“他为什么不肯和你们一起住呢?”
  “那谁知道。”吴沁撇了撇嘴,眯着眼说,“人老了,总会有点古怪的吧,猜不透。”说着,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拿出三个纸杯,放进茶叶,一边接水,一边不好意思地说,“你看我,都忘了给你们倒水了。”
  “别客气,别客气。”蒋越洋和张新不约而同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