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肖晴看了吴沁两眼,觉得这个中年女人对自己的父亲似乎没有足够的尊重。对于已逝的父亲,怎么能用“古怪”这个词来形容呢?肖晴一时沉默,不知该说些什么,片刻后又没话找话地问道,“小勇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?伤势没有大碍了吧?”
  “捡回一条命。”一直沉默的韩依打了个哈欠,说,“要不是姥爷的邻居是个兽医,及时把小勇带到诊所接受治疗,小勇早就不行了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不停地抚摸小勇伤口附近的皮毛,小勇眯着眼睛,显得虚弱而安详。
  “这狗是我爸留下的,我们肯定要好好照顾它。”吴沁把几个纸杯放到托盘上,又端起托盘,轻轻叹了口气。
  肖晴看着小勇,不禁在脑海中像想起起吴岳强自杀当晚的情景。这只可爱的大金毛,究竟和主人一起经历了什么呢?他受的伤,和主人的死之间,是否存在关联?肖晴越看,就越不相信是吴岳强刺伤了小勇。面对这样一只忠诚而健硕漂亮的狗,何况是共同生活了七年之久的狗,哪个主人会舍得对它造成伤害呢?
  思索许久,肖晴怎么也想不明白,很快便转移了注意力。她整理好思绪,问吴沁:“对了,吴姐,吴老先生生前,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朋友?”
  “有的有的。”吴沁把茶水放到三人面前,回答说,“他是和另外两位同事一起退休的。退休之后,他们三个经常一起下下棋什么的。不过他的那两位朋友,如今也都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
  “啊?”肖晴忙问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  “也就这几个月吧。”吴沁眼角向左上抬起,思索了一会儿说,“那两位老人都有老年病,没少往医院跑。那个姓李的叔叔,好像就是在医院的病床上,忍受不了病痛折磨自杀的。另外一位王叔叔倒算是寿终正寝,哎——”她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你说我爸,难得身体健康,怎么就……”说着又叹了口气。

  两位老人的死,会不会和吴岳强的自杀有关呢?肖晴这么想着,对吴沁说:“吴姐,吴老先生那两位朋友,你都熟悉么?”
  “还算熟悉吧,一位叫李大跃,一位叫王乾坤。”吴沁起身给自己也接了半杯水,喝了一口说道,“那个王乾坤叔叔,小时候还经常去我们家串门。”想了想又说了句,“那个人有点神神叨叨的。”
  “神神叨叨?”
  “是啊,这点我记得很清楚。”吴沁回忆着说,“每次去我家,都会向我爸宣扬一些道教教义之类的东西。一个名正言顺的国企职工,整天以某某道派的第多少代传人自居,除了我爸和李叔叔,他基本就没什么朋友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肖晴突然感觉自己正在接近真相。“吴姐——”她打断吴沁,说,“你有这位王老先生家属的联系方式么?”
  吴沁愣了一下,说:“你等等,应该能找到。”随即起身进入角落里的一个房间,一阵翻腾后,她拿着一个小笔记本回到客厅,递给肖晴,说,“这是父亲的通讯录,第二个就是王叔的联系资料,上面还有他儿子的电话。”
  肖晴把笔记本拿在手里,笔记封面是暗黄的牛皮纸。她翻开笔记,第一页和第二页上,记录着李大跃详细的联系方式,第三页和第四页记录的就是吴沁所说的王乾坤。再往后翻,剩余的资料都十分简单,有些甚至只有名字,没有具体的联系方式。
  在接下来的对话里,肖晴越发觉得,吴沁对父亲吴岳强并不十分了解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陌生。关于吴岳强的生平和生活习惯等等,只要稍微问得深入一些,吴沁的回答就含糊不清。父女之间,似乎有着某种隔阂。
  不久,肖晴带走了吴岳强的通讯录,和两位警察告别离开。一出门,蒋越洋就在肖晴的要求下,给王乾坤的家人打了电话,但王乾坤两个儿子的手机一直都在通话中,王乾坤家里的座机则始终无人接听。无奈之下,肖晴只得让蒋越洋先试着联系李大跃的女儿。
  电话很快接通,对方一个温和的女声。蒋越洋亮明身份,说是正在调查吴岳强的疑似自杀案件,需要找她了解一些情况。李大跃的女儿犹豫了一阵,最后说道:“我一时半会儿走不开,你们到二院外科病房四区来找我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