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二十七章 三位老友

  三人驱车赶到梦城市第二人民医院,进入住院部外科病房四区。李大跃唯一的女儿名叫李晴,四十六岁,是二院的一位外科医生。从凌晨到上午,她刚刚完成一次复杂的手术,就接到了蒋越洋的电话。见面后,李晴带三人进入自己的办公室,脸上满是疲惫。
  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就尽快问吧。”她坐在办公桌前,用双手托住脸,一边揉眼睛一边说,“一会儿还有个手术。”
  “那我尽快。”肖晴开门见山地说,“李大夫,你认识吴岳强先生吧?”
  “认识,他和我父亲是很要好的朋友。”
  “他前几天把一把刀子插入了自己的心脏。”肖晴有些不自在,起身走了两步,说,“李大夫,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,听说伯父也是自杀的?”
  “因为忍受不了病痛。”李晴简短地回答,“他当时是慢性肾衰,躺在床上没法动弹,常人是没法明白那种痛苦的。所以他做出那样的选择,我也不想怪他。”说着,眼睛里闪烁起泪花。
  “对不起。”肖晴本不想揭开李晴的伤疤,但为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,思虑再三,还是鼓足勇气问道,“伯父是怎么自杀的?能不能描述一下?”
  李晴瞪了一眼肖晴,起初有些抵触,随后却又松了口气,回答说:“跟吴叔叔一样,也是拿刀插入了心脏。”说到这儿,她情绪有些激动,话也多了起来,“当时,我就在不远处的手术间里抢救病人。那个病人被捅了十几刀,心跳都停止了,最后却被我们救了回来。我父亲一直顽强地活着,我却没有能力救他,最后让他逼着自己选择死亡……”两滴泪水在她脸上蜿蜒穿行,最后垂到脸颊和脖子的交接处,她哽咽着说,“这就是命。”说着,狠狠地摇了摇头。
  “他和吴岳强老先生,还有王乾坤老先生,关系都不错吧?”肖晴从包里取出几张纸巾递给李晴,一边继续问道。
  “嗯。”李晴轻拭泪水,“他们三个当了一辈子的朋友,感情很深。我父亲临终前那段时间,他们两个还经常来医院看他。王叔叔身体也不好,心脏上的问题,随时会出事,也就在我父亲去世后不到一个月,他就因为急性心梗去世了。我觉得,吴叔叔自杀,会不会是因为两个好朋友都不在了,一个人太寂寞了呢?”
  肖晴觉得,这倒的确是一种说得过去的自杀动机。
  “李大夫,你对吴岳强先生了解得多么?”肖晴又问。
  李晴摇摇头:“我只了解自己的父亲,那两位老人真的知道不多不过他三个以前经常到王叔家聚会,我能告诉你们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  李晴很快接到了下一场手术的通知,肖晴和两位警察只得离开。回到车上,蒋越洋又试着联系了王乾坤的家属,但他两个儿子的手机一直都在通话中。蒋越洋又连续拨打了王乾坤家中的座机,在播到第三次的时候,电话终于接通了。
  接电话的是王乾坤的老伴,她在电话里不好意思地说,自己年纪大了,听力下降,虽然一直在家,却没注意到电话响。刚才她突然想给两个儿子打打电话,这才来到电话边上。但是两个儿子似乎都忙于事业,手机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。她正失望时,却听见电话响起,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儿子打来的。
  面对这位老太太,蒋越洋并没有亮明警察的身份,而是自称王乾坤的道友,想到家中拜访,多了解一下王老先生的道义。老太太应该是孤单久了,听了这话情绪高涨,连忙把住址告诉给了蒋越洋。不过她毕竟上了年纪,已经有些糊涂,蒋越洋费了好大的劲,才算是问清楚了王乾坤家的具体位置。
  王乾坤的家,位于梦城西部,当时还是一片城中村。尽管得到了确切而详尽的地址,三人还是花了很长时间,几番打听,才找到王乾坤家大门的具体位置。王乾坤的老伴打开们,把三人迎进屋里,一边问长问短、嘘寒问暖,一边把家里的糖果小点心一一端出,还给三人弄了一壶清香扑鼻的茶水。
  一进屋,肖晴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檀香味,屋子的一个角落里,整齐地摆放着蜡烛、木剑、道袍等带有浓郁道教色彩的器具,旁边的书架上放着两排古书。每本古书都是用白色粗线缝了又缝,显得十分破旧,让人不免联想起王乾坤生前反复阅读这些书籍的画面。
  “你们坐,你们坐。”老太太招呼三人坐下,表情有些复杂,看似是欣喜,藏在欣喜背后的,却是老伴离世后的无比孤单,以及藏在更深处的哀伤。
  蒋越洋和肖晴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老太太聊着,老太太有些糊涂,所以即便三人的话里有明显的逻辑错误,也丝毫不曾怀疑三人到来的目的。一来二去,肖晴对王乾坤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