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原来,清朝末年,本地有位王姓道士,据说是精通道术奇门,颇有本事与名望。后来义和拳作乱,本地一位小头目吃过道士的亏,就公报私仇,率人攻占了王道士所在的道观,又将观中道人屠戮殆尽。幸好王道士有些本领,用了法术才得以逃脱,从此便隐居不出,后来结婚生子,传递香火,不在话下。
  这位王道士,就是王乾坤的祖上。说也奇怪,自打还俗生子,王家这一脉,代代都有男丁。王道士也给后人立了规矩:不管从事什么行当,本道的道法与道义都必须得到传承。于是代代相传,直到王乾坤这里。王乾坤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自然继承了祖上传下来的一切,所以自称是某道派第多少多少代传人,其实并非虚言。
  说完这些,王乾坤的老伴就长叹一声,说老伴的心病,都是两个儿子给气的。王乾坤虽有两个儿子,两个儿子却都是深受时代影响,对传统的东西深恶痛绝,认为凡是与传统宗教沾边的,都是封建迷信,不肯继承祖传的道术。老太太认为,老伴就是眼看这一道派后继无人,才慢慢有了心脏的毛病。
  “阿姨。”肖晴听到这里,干脆顺水推舟,说道,“我们一直都很敬仰老先生的道义,既然两位哥哥不愿意继承,干脆就由我们来继承吧。”
  “哎呀。”老太太抹了抹泪,“姑娘,你们要真能这么做,老王也能瞑目了!”
  “我能参观参观么?”肖晴站起身,指着角落里的书架和杂物。
  “你看吧姑娘,老王的主贵东西,我都给收在那儿了。”老太太说着,准备起身,起到一半又坐了回去。
  肖晴先是大致翻看了书架上的古书,大多是道教经典,只有一本肖晴从未见过,书名是《黄氏道术》,像是记载了许多法术与魔器的使用方法。此书所用文法晦涩难懂,生僻字很多,成书时间应该极早。肖晴翻来翻去,也没看懂多少,只是觉得必定玄妙。放下书,她又在角落里翻动蜡烛和木剑等杂物。很快,一个精致的木盒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  “阿姨。”肖晴翻动杂物的时候,蒋越洋也试着询问起有价值的信息,“阿姨,您知道吴岳强吧?”
  “知道,怎么不知道?”老太太摆摆手,显得有些不满,“我怎么会不知道他?他和李大跃,以前啊,隔三差五就要来我们家,听老王讲道义,将道术。你想啊,他俩的老伴都去得早,三个人想聚聚,也就我能拾掇点下酒菜了。”
  “那他们平时聚会,除了听王老先生讲道,还聊些什么呢?”蒋越洋见老太太来了兴致,赶紧追问道。
  “哎,一帮老东西,还能聊点啥?”老太太叹了口气,说道,“无非都是子女啊,孙子孙女啊。那个老李,李大跃啊,就一个女儿,还离了婚。这老李最放不下的就是他女儿了,每次一来,肯定都得说一堆跟女儿有关的话,还叫我们给她介绍合适的对象,说自己啊,不一定哪一天就去了,留下女儿一个人,叫她怎么活啊?”
  “哦,原来她是离异的啊。”蒋越洋的语气像是自言自语。
  “那个老吴啊,就是吴岳强,其实也挺可怜的。”老太太似乎没听见蒋越洋的话,自顾自地继续说着,“儿子在国外,女儿一家又烦他,他整天都说,要不是有两位老朋友,真没什么可活的了。”
  “啊?”听了这话,蒋越洋吃了一惊。老太太说的这番话,似乎就是吴岳强自杀的动机。
  肖晴正站在角落里端详找到的奇怪木盒,突然听老太太这么说,赶紧拿着木盒回到沙发上,问道: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