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十六章 周诚的故事:搭车的母女

  “下面听我的吧。”周诚点燃香,看着星星火光,徐徐说道,“我的故事啊,没有小远的美,但你们谁要是能亲身经历一次,肯定魂儿都吓没了。”
  周诚的家族比较奇特,在周家坡另外几大家族历代繁荣的枝叶外,却已是七代单传。父母对周诚寄予了厚望,奈何周诚虽然忠厚,脑子却不怎么灵光,所以早早辍了学去闯荡社会。他本分老实,又肯吃苦,后来考了B照,成为一名货车司机,现在在梦城按揭买了房子,过完年就准备结婚,总算是脱离农村彻底进入了城市。
  “发生这事儿的时候啊,我还没拿到B照。”周诚思忖了片刻,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,“那是02年,我跟着一个老师傅跑了一年夜车,也算是为当司机做做准备。前半年,我们走的是一段大概二百公里的高速,一路灯火通明。我们夜里十二点出发,把卸货的时间也算在内,正好能在早上六点赶回梦城。到了后半年,公司给我们换了个路线,来回也就不到三百公里,只不过目的地是一座偏僻县城,高速路又建在山里,中间经过好几个隧道,而且除了隧道外,一路上都没有路灯。”
  “那位老师傅姓李,当时已经五十四岁,干完那年就辞职养老去了。他这人平日里总阴沉个脸,其实却很和善。前半年,我们已经非常熟络,他叫我小周,我就喊他老李,吃饭总是抢着付钱,也没啥外气。这前半年风平浪静地过去,到了年中,老板给我们换了路线。”
  “就这样,我就跟着老李继续赶夜路。”周诚说到这里,又是思索了片刻,似乎在组织语言,他突然想起什么,使劲咽了咽喉咙,其余六人见状,知道重点来了,就听周诚接着讲述,“按照计划,我和老李还是白天休息,夜里十二点出发,差不多能在凌晨四五点赶回梦城。前几晚一直都挺正常,我虽然没开车,对路倒也了解了个大概。所以三四天之后,老李刚上高速没多远,就让我替他开一会儿。”
  “你不是还没拿驾照……什么B照么?”周小远问道。
  “这高速路上,如果不发生事故,一般是不会有交警的。”周诚借着火光看了周小远一眼,接着说道,“你小子还没驾照吧,我告诉你,很多人开车,都是在高速上真正学会的,之后才去城市里开。这高速上虽然车速快,但因为是单行,比城市里安全得多。何况我和老李后半年走的那段路,一路上其他车都少见,就更别说交警了。反正那时候我也差不多快拿B照了,老李就让我先熟悉熟悉,说很多货车司机都是这么过来的。不然你刚拿了大车驾照,一点经验没有,谁敢让你直接上路?不还是得找车少的路段练练吗?我当时很兴奋,毕竟第一次开大车上路,没想到还挺顺利。往后的日子里,都是老李把车开上高速,换我开,快下高速的时候再换回来。”

  “有一天晚上,我正开着车呢,大概离目的地还有二三十公里吧,突然看见前方五六百米的地方,有人站在路边招手。我就赶紧叫老李,老李正迷迷糊糊地蒙着眼呢,听我这么一说,起身一看,赶紧叫我加速开过去。我就很纳闷,问他说,人家大半夜的,搭个车多不容易啊,你看这一路黑灯瞎火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咱不管是不是太不地道了?老李当时就给了我一拳,说,你这小子就是实在,说白了就是笨!既然你知道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一路上又没有发生过事故的痕迹,就不会动脑子想想那人是哪儿来的?谁没事儿大半夜跑到那鬼地方拦车?我这一听,是这个理啊,想起刚才那个人,立马一身冷汗。”
  讲到这儿,周诚顿了顿,其余六个人忙叫他继续讲。周诚瞅了瞅手里烧了三分之一的香,接着说道:
  “第二天白天,我思前想后睡不着。就找到老李,让他给我讲讲昨晚的事。老李就告诉我说,这各行各业,凡是在夜里活动的,都得留个心眼。就拿赶夜路来说吧,走灯火通明的大道倒没什么,要是走黑灯瞎火,一路上车又少的路段,尽量别停车多管闲事。这有点资历的夜车司机都知道‘顺风鬼’的说法,这种不干净的玩意儿,喜欢变成人样,在夜里站路边拦车,如果你让它上了车,往前的路上十有八九会不太平。老李还跟我说,他年轻时候,有一次开夜车在荒郊野外遇见搭车的人,他犹豫再三还是没停下,倒是一直在他身后的另一辆车停了下来,拉上了拦车人。之后那车继续跟在老李后面,大概又开出去十几公里,老李一个哈欠打过,再一看后视镜,后面那辆车就这么一眨眼不见了!”
  故事到这儿,其他人都听得一阵发毛,酒意也清醒了不少。可是周诚却咳嗽两声,说刚才只是铺垫,主要剧情才刚刚开始。六个人虽然害怕,却还是难掩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