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王乾坤的老伴见肖晴莫名其妙流泪,忙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,“怎么突然间就伤心了?”
  “没事吧?”蒋越洋看着肖晴,请拍她的肩膀。
  肖晴擦干眼泪,努力克制住情绪,对蒋越洋和张新说:“没事,就是听到吴岳强老先生没法跟女儿一起生活,一个人孤单可怜,才有点难受了。蒋警官,吴先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,才选择自杀的吧。”
  “是啊。”蒋越洋说,“她不是想要个合理的解释么?我一会儿就去见她,给她好好合理地解释一下。”说着,深深叹了口气,像是在替吴岳强斥责吴沁的不孝。
  之后,肖晴和两位警察一起,再次来到吴沁家中。蒋越洋向吴沁解释吴岳强的自杀动机时,肖晴蹲在小勇身边,犹豫着抚摸它的头部。趁韩依去给小勇倒水的空当,肖晴趴在小勇耳边,悄声叫了一句:“吴老先生?”
  小勇显然吃了一惊,如触电般抬起头,忍着疼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  肖晴连忙安抚说:“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,希望您能幸福地度过剩下的岁月。”
  小勇——或者说吴岳强,眼睛充满信任地看着肖晴,把右前爪放到肖晴手里,像人类一样,对着肖晴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  后来,肖晴考虑再三,还是没有把李大跃的死亡真相告诉李晴。一来,寻常人不会相信这种离奇的说法。二来,即便告诉了李晴,或许只会平添她的痛苦。倒不如让一切顺其自然,李大跃能够悄悄关注女儿,继续守护她和她的生活,一定也是幸福的吧。
  至于那把出魂,原本被警方严密保存着,后来却莫名其妙地丢失,从此没了下落。或许是有人用了法术将其盗走,又或许,这神秘的魔器本身就有灵性,总会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,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做他们该做的事。
  王乾坤的老伴独居苦闷,肖晴从此就经常去看望陪伴,也因着这个契机,在王乾坤家中学习了更多灵媒知识,发现并见识更多有灵性的器具。这些,对兼职灵媒的肖晴来说,也算是个不小的收获。

  王乾坤、李大跃与吴岳强三位老友的事,从此成为肖晴心底的秘密。此后,肖晴经常和赵清燕在心底讨论,两人都觉得,如今的世间,实在有太多荒唐事。比如,辛苦了一辈子的老父亲,在某些儿女眼中,还不如一只狗。又比如,相处几十年的父女间,居然存在陌路般的隔阂,一只和主人生活了七年的金毛犬,却甘愿为了主人的幸福献出自己的生命。再比如,吴沁对父亲的评价明明很高,在父亲死后还一再要求警方查明真相,还父亲一个清白,为什么就是不能在父亲生前多陪陪他,接纳他一起生活呢?最后还有,吴岳强原本确实可怜,可他居然为了回到女儿身边,残忍地杀害了相伴七年的小勇,为什么乐观、孤苦、残忍,这些完全不同的情感与品质,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呢?人类的幸福和宠物的生命,究竟哪个更重要?
  这些问题,肖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。
  赵清燕就说,这些复杂的心理与情感,大概就是人类本性的体现吧。
  当天,肖晴利用阴伞的力量将吴岳强家中残存的怨痕尽数消除,这件事也算是圆满结束。做完这些,肖晴发现,自己忙活一上午,到头来并有改变案件的结案方式,也没有改变任何人的生活。或许正如蒋越洋之前所说的那样,有时候,真相真的没有那么重要,因为任何事情的发生,都是有其道理的。
  时间回到当天早上八点。前文说过,安槿与安灵充足了休息一晚后,决定到忘山镇养老院看看跟随安灵一起从古城那个逃离的奇怪男人。两人刚进养老院大门,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吵闹声。
  请朋友们不要再私底下问我哪儿能买书,哪儿能看全文了。
  再说明一下,这个故事没有和任何小说网站签约,楼主也没打算签,本文暂时也没有得到实体出版,目前只在鬼话和另一个论坛中连载。想看全文就请关注本贴,楼主写和更是不会间断的。
  最近有些朋友一直追问我原版在哪儿发表这样的问题,我一再解释,还是一直问,给我一种很不礼貌的感觉。楼主不太了解网络文学的规则,不知道这种情况,是不是有人对小说版权或者别的什么的有所企图,还望懂的朋友指教一下,谢谢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