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两人一狐试探着,缓缓步入阴森的紫黑林地。林地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,深处不时传来阵阵鸟鸣,以及隐约而沉重的呼吸声。三人往森林深处走了约有百十米,外界的光亮逐渐消失,但林间却并不漆黑。所有蜿蜒亮皮黒木的紫色树叶,都散发着宁静幽深的紫色光亮,树下的杂草中,也依然挺立着许多带着白色微光的小花。树叶的紫色光亮不时从树梢间坠落,如水滴般落入草丛和花丛中,每当有紫光坠落,地上就会开出一朵新的微光小花。安槿蹲下身,轻轻摘下一朵花,花的微光顿时四散开来,一股灵力从花中飘向四周,消失在纷繁的植物间。
  “姐姐。”安灵嗅了嗅地上的花,“这些植物并不是妖精,但体内都藏着奇异的灵力,这些灵力,似乎是在彼此间转换循环的。”
  “没错。”神秘女人用手拉了拉身上有些发皱的病号服,“我说过,我被困在这个世界很久,这是个充满灵力的世界,一切规律都由灵力主导,万物都通过灵力相互沟通……”
  安槿好奇地观察着森林中的每一种植物,除了黑皮树木、紫色杂草、草中的微光花朵外,还有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奇怪植物。比如,许多黑皮树干上,都攀爬着一种淡蓝色的藤蔓,藤蔓像蛇一样,在树干上来回穿梭,不时地从体内散逸出淡蓝色的灵力团,融入到树木根茎和枝叶之中。林间不时有长相奇特的鸟类飞过,所过之处,各种植物都会发出细微的灵力,供这些鸟类吸收。鸟儿们也总会从羽间散落光斑,飘荡并消失在林间。
  这片紫黑色森林,处于一个和谐稳定的灵力系统之中。
  安槿和安灵一边往前缓缓走动,一边沉浸在森林奇异又美妙的景色之中。行走过程中,三人逐渐听见一阵沙沙声,沙沙声越来越响,等离得近了,三人才注意到,这声音是从她们脚下传来的。
  三人刚刚伫足,就看见脚下原本幽紫的草地上,突然出现一片乌黑,彷如一个巨大的黑影。神秘女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急忙把安槿和安灵推到一边,自己也迅速从黑影上离开。安槿这才发现,原来那片黑影,居然是一群黑压压的黑蚂蚁。

  第三十三章 蚁兽

  蚂蚁们发出细密的沙沙声,居然像叠罗汉一样逐渐聚合,最后凝聚成一团。蚂蚁们不断变换位置,在彼此身上爬动,犹如一个个有自主意识的细胞,使得整团蚂蚁不断改变形状,最后成为一头四肢撑地的黑色野兽,成形之后,野兽舒展了一下由数十万只蚂蚁组成的庞大身躯,发出一声响亮的怒吼。
  “蚁兽。”神秘女人说,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  虽然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奇异的怪物,但安槿对“蚁兽”一词却并不陌生。早在北宋初年,一本名为《画幽录》的灵媒书籍中,就提出过“蚁兽”的概念。
  这本《画幽录》的作者是位女子,名为赵画幽,曾在当时的提刑司任“刑巫”(即帮助官府断案的女灵媒)一职,协助上级屡破奇案,在灵媒界颇有名气。据说,这位鼎鼎有名的“刑巫”双目先天失明,但也正是因此,她才对灵力有着更敏锐的嗅觉。赵画幽一生留下两部著述,全都流传至今。一部名为《刑巫笔录》,记录了其一生所断冤案奇案。另一本就是《画幽录》,记述了她对许多灵媒问题的看法。
  前文说过,万物灵魂皆有魂魄之分,人类灵魂中魄的含量最高,而虫蚁之类最低。但是,像虫蚁这样魄含量稀少的低等生物,其群体内部,又存在着另一种独特的灵魂机制。这种独特的灵魂机制,替代了其所缺少的“魄”的作用。以蚂蚁为例,其个体虽然几乎不含有魄,但同一蚂蚁族群中每两只蚂蚁间,都存在一种彼此相连的灵力形式,称之为“外魄”,千丝万缕的“外魄”,相当于蚁群的神经系统,将整个蚂蚁族群紧密联系在一起,使得蚂蚁个体虽然毫无智慧,却能够自发地完成族群需要其完成的任务。比如蚁后产卵,工蚁筑巢,雄蚁协助繁殖,等等等等。
  根据这个观点,按照灵媒学对生命和灵魂个体概念的划分,整个蚂蚁族群,才是一个完整的生物个体,族群中每一只蚂蚁的魂,加上千丝万缕的“外魄”,才是一个完整的灵魂。而族群中的每一只蚂蚁,则相当于一个个细胞,其灵魂也只是相当一个灵体而已。
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美国一位医学家曾经从生物学角度提出过一种观点,认为可以将蚁群、蜂群等虫蚁族群,当成一个完整而独立的生物个体进行研究,并从举例证明了这种研究方式的合理性。这种观点,与中国传统灵媒界的上述理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当然,这是题外话,在此不做详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