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最先出现的蚁兽趁一只靠前的蜂兽不注意,以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扑上去,一口咬开了这头蜂兽的后颈,将其体内的灵力尽数吸入自己身体之中。被突袭的蜂兽倒在地上,很快分解成一群球型蜂,绕着附近一棵黑皮树嗡嗡地飞。蜂兽们表现出十足的愤怒和力量,同样以无法看清的速度冲入蚁兽队列。两种怪物纠缠厮打在一起,被夺去灵力的蚁兽分解成黑压压的蚁群,蚁群寻着绕树而飞的蜂群而去,即使死去,蚁兽和蜂兽们的小细胞也在持续战斗。
  不到半分钟的功夫,战场上就只剩下一头蚁兽和一头蜂兽,两只怪物扭打在一起,几乎同时咬开了对方的身体,并同时通过伤口吮吸对方的灵力,近百头怪物的灵力在两者身体间循环。很快,两只怪兽又是同时撕烂了对方的身体,将彼此的灵力尽数释放到周围的空气中。原本相互缠斗的蚁群和蜂群们,也在这些灵力的支配下,重新聚合成近百只怪物,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投入战斗。
 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,如此的循环就进行了十几次,分分合合后,一只蚁兽最终击败了所有蜂兽,将近百只怪物的灵力据为己有。正在和蚁群纠缠的球型蜂们见状,嗡嗡着急速溃逃而去,消失在远处的林间。存活下来的蚁兽将身体变得稀疏,从体内释放出大量灵力,满地的蚁群便又凝聚成一头头健硕的蚁兽。
  这是一场属于蚁兽的胜利。

  在短暂而激烈的战斗过程中,两人一狐早已悄悄离开,此时逃到了几十米开外。可蚁兽们还是发现了外来者,以闪电般的速度追了上去,将她们团团围住。双方对峙不到两秒,一只蚁兽就扑到暗灵身上,想要咬开她的背部。安灵变大了身形,发出一声嘶吼,一用力,便把那只蚁兽甩出去老远。其他蚁兽见状,越发狂躁,几乎同时发起了进攻。
  就在那一瞬间,神秘女人身上突然像是着了火,四散出火红色的灵力,迅速蔓延到每只蚁兽身上,就连安槿和安灵也没有幸免。安槿身上散发出金色灵力,与火红灵力友好地呼应着,安灵则被火红包裹,身上传出噼噼啪啪的声响,灵力正在逐渐消失。安槿连忙把安灵抱住,金吞的灵力覆盖到安灵身上,安灵才总保住了所剩不多的灵力。
  被火红光芒侵入体内后,蚁兽们身上发出越发剧烈的啪啪声,虽然看不见火苗,却仿佛正在剧烈燃烧。很快,蚁兽们纷纷解体,成为满地蚂蚁,先后钻入土中。
  发出火红灵力的神秘女人半蹲在地上,并没有收回灵力的意思。火红灵力所及之处,树叶和草间花朵的光亮尽皆消失,缠树的藤蔓也停止窜动,如死蛇般瘫软在地。火红灵力在林间肆无忌惮地蔓延,而神秘女人身上,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。
  那是一个由火光组成的人形,身体纤细瘦弱,没有五官,只有一张咧得老长的大嘴,发出嘶嘶啪啪的声响。
  安槿记得很清楚,在通往古墓灵堂藏书室的地下阶梯两侧,就刻画了一个咧嘴阴笑,浑身是火的人形灵体。它和金吞的形象紧邻,叶冲林当时告诉安槿和肖晴,这东西是力量仅次于金吞的第二只阳鬼。
  叫做灵焚。

  第三十四章 神秘女人(三)

  过了许久,灵焚才收敛了火红灵力,心满意足地隐匿到神秘女人体内。女人又在地上半蹲了一会儿,这才如梦初醒,双手撑地,连连喘气,额头上爬满汗珠。再看周围,方圆百米内的各色植物都失去了原本的灵性与光泽,只有安槿手中的百魂戒发出明亮的蓝光。
  “灵焚?!”安槿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试探着询问。
  女人抬起头,目光柔和而坚定,看样子又恢复了不少记忆,而且是十分重要的记忆。
  “是灵焚。”她用手擦拭汗珠,借着百魂戒的光亮看看自己的双手,十分肯定地点点
  “我想起来了,是灵焚,它不仅焚烧遇见的任何灵力,还焚烧自己,焚烧主人的灵魂……”
  在地下阶梯上,叶冲林虽然向安槿介绍了六只元鬼的形象与名称,却并未详细讲述它们各自的性质。所以听完女人的话,安槿忍不住惊叹道:“啊?焚烧自己?这么说……你的魄……”
  “嗯。”女人站起身,神情坚毅,迷茫尽去,与之前判若两人,“我全都想起来了。灵焚以焚烧灵力为使命,一旦烧红了眼,就会暂时失去理智,甚至焚烧自己,焚烧依附者的灵魂。我记得……”她稍加思索,说道,“我当时引导它的力量爆发,想要焚烧一股强大的灵力,但是那股灵力太强大了,灵焚因此失控,烧毁了我的魄……”她沉稳地点点头,又说了一句,“没错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  “一股强大的灵力……”安槿和安灵不自觉地重复着这句话。
  “就是那个。”女人指着来时的方向,“那股暗红色的灵力风暴。”
  “为什么要焚烧它?”安槿问道。
  “我一时还想不起来。”女人来回走了两步,停下说,“不过我知道自己的记忆已经完全复苏,想起来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起别的什么?”安槿觉察到了女人的变化,说,“你看起来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  “嗯。”女人点点头,欣喜溢于言表,“我想起了我是谁。”
  安槿和安灵好奇而期盼地望着她。
  “我叫苏淼。”女人说,“父母把我养大后,告诉我,我非他们亲生。我的亲生父母,是为了救我而死。我一直在寻找亲生父母的下落……我——”她说着摇摇头,眉头紧锁,“后面的事,我一时还想不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