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虽然释放了压抑多年的情感,但多年的压抑让安槿变得十分理性,这种理性也成为一种习惯。安槿紧握程苏琰的手,一面感受持续的亲情温暖,一面又说出自己的疑惑:“姥姥,你为什么,看起来这么……”
  “年轻?”程苏琰点点头,解释说,“我猜是因为灵焚,它烧掉了我的魄,可能也烧掉了魂中的某些部分。应该和‘魂妆’是相似的道理。”
  春秋与战国之交,征战愈频,对战争起着微妙作用的灵媒学,继商末后,迎来了历史上又一个鼎盛期。从三家分晋开始至秦统一六国这段近二百年的时间里,中华大地上出现了许多实用性极强的灵媒法术。这些法术不仅服务于战争与政治需要,还被广泛应用在百姓的日常生活当中,其中最富传奇色彩的,就是所谓“魂妆”。
  当时,化妆行为刚刚开始在民间流行,因为所需材料稀少昂贵,所以平民妇女,是极少有机会浓妆艳抹的。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,一种叫做“魂妆”的法术悄悄流行开来。
  这种法术以魂魄理学为基础。魂魄理学中有个观点,认为人类肉体的衰老,是随着魄的不断产生与积累而造成的。早在春秋初年,就有灵媒猜测说,如果把灵魂中的魄消除掉,会不会产生返老还童的效果呢?这个极具创意和冒险性的想法,在随后的几百年里,经过后人的不断实验和完善,已经成为一套有理有据的理论。这个理论就认为,人的衰老并非全由魄的积累导致,而是受到魂与魄中某些灵体的综合影响。到了春秋末年,终于有人开始将理论付诸实践,而且取得了出人预料的效果。
  据相关书籍记载,“魂妆”的首个实例,出自一位名叫赵悬的灵媒。关于这位灵媒的生平,及其完成“魂妆”首例的具体年份,则所记不详。说赵悬有位爱好虚荣的妻子,见了别家女人买来昂贵的化妆品,回家就抱怨丈夫,说他没只会研究些毫无用处的大道理,却连妻子的小小心愿都无法满足。赵悬本意是想表明一下自己的学问,就给妻子讲述了通过去补魂魄使人返老还童的理论,还不屑地嘲笑妻子,什么化妆品,在我们魂魄理学面前都是小儿科!谁料他妻子是个要美不要命的人,听了之后竟然沉迷进去,整天求着丈夫拿她做实验。赵悬本来就对先人的理论十分好奇,后来奈何不住妻子软硬兼施,便答应帮妻子“返老还童”。

  具体的过程,记载的书中说“悬尽取所应之魂魄,又以家畜魂魄补之”,意思是,赵悬把该取的魂魄都取了出来,又用畜牲的魂魄把妻子的魂魄补充完整。至于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取出了该取的魂魄,又怎么能够用畜牲的魂魄来补,书中没说,后人自然也少有知道的。但根据记载可知,赵悬在完成对妻子的灵魂改造后,妻子果真返老还童,样貌从四十多岁变成了年方二八的模样。赵悬大喜,这种返老还童的方式也逐渐流传开来。
  这种法术兴盛没多久,就被各国统治者协同封杀,身为发明者的赵悬,也被国君以“扰乱民序”处以极刑,这种“灵魂整容术”因此失传。但到了五代十国时期,这种法术再度出现,而且有了更为详细的理论依据,以及证据充分的实例记载,并第一次把这种法术称为“魂妆”。这一命名一直流传至今,不过及至当代,几乎已经无人懂得“魂妆”之妙。
  安槿和安灵对“魂妆”一词都有所耳闻,也知道大概的意思,所以听完程苏琰的话,纷纷点头。灵焚毕竟是六元鬼之一,能够精确完成“魂妆”行为,也在意料之中。想到这里,安槿和安灵也就不再为此深问。
  安槿逐渐接纳了程苏琰,祖孙两人言少情多,又是几度哽咽,过了许久才算是平复情绪。静下心来,两人又说起郑国庆之事。安槿就把自己如何跟随引路沙前来,又如何在小林村失去线索,简述给程苏琰。程苏琰听完,右手不自觉地放到胸口,又顺着胸口挪到颈窝,低头一看,对安槿说:“啊,你这么一说,我可算是想起来了。那条项链是你姥爷给我的,上面嵌着一颗‘的石’。”
  听程苏琰这么说,安槿啊了一声,顿时想起叶冲林信中的一句话:
  “04年的夏天,你外公找到我,说要去寻找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,但至于是什么东西,他连我也没有告知。他只是说,那件东西上有一颗‘的石’。”
  安槿深吸一口气。
  郑国庆要寻找的那件“非常重要的东西”,就是安槿的外婆程苏琰。
  “姥姥,你见到姥爷了么?”安槿连忙又问起郑国庆的下落。寻找郑国庆,是她来到此地的最初目的,也是最重要的目的。
  程苏琰站起身看向远方,奇怪的河流对岸,在河中流体荡起的奇怪烟雾后,一群建筑显露着虚影。“他就是在那儿找到我的。”程苏琰说,“我们一起穿过河、穿过森林,看见红色灵力飓风……”她闭上眼,一边回想一边说,“他让我保护好项链,说他会通过项链再找到我。我还没明白他的意思,就突然失去了意识。等再醒来,就到了那间病房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