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别激动。”叶冲林按住她的肩膀,,“别激动,程小姐,我们只想帮你。”
  “帮我?”程苏琰收敛了金吞的力量。
  “古墓灵堂想要聚齐六只元鬼,你是最后一个被抓到的。”时年二十出头的叶冲林说,“我们不会让他们的计划得逞。”说着,他看了看四周的地面。
  顺着他的目光,程苏琰看见躺了一地的人,似乎都没了气息与灵魂。很快,她就认了出来,死去的这些人,正是追踪并制服她的那些古墓灵堂成员。
  “谢谢……”程苏琰挣扎着坐起身,跪坐在地上,摸着因长久昏迷而无比疼痛的头,“谢谢你们……”
  “用不着谢我们。”年轻的叶冲林温和而平静地说,“程小姐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不能继续保护你了。我建议你在梦城安顿下来,隐藏自己的力量和身份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,语气像是自言自语,“最好永远隐藏下去。”
  叶冲林和另外三个男人收拾好凌乱的现场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,程苏琰恢复了力气,也迅速逃离现场。她这才发现,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。通过周围墙壁上粉刷的大字,她总算知道了这座城市的名字。
  梦城。
  几年前,程苏琰从养父母那里听说了亲生父母离奇惨死的故事,便决定凭一人之力调查父母的死亡真相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她发现了隐藏在父母和自己身上的惊人秘密。她从养父母那里得到了被称为“金吞之眼”的手链,学会了使用藏在自己体内的力量,还学习了许多灵媒知识和法术。正是因为对金吞之力的滥用,她被一个叫“古墓灵堂”的神秘组织盯上。养父母为了救程苏琰,死在这个组织的成员手上,程苏琰也被制服。
  获救之后,程苏琰想起自己的遭遇,哭了很久,倍感无助。她知道已经无法回到家乡,决心听从叶冲林的建议,在陌生的梦城安顿下来。她改名叫苏明霞,希望这个平凡的名字可以帮她过上平凡的生活。
  当时,正是“三年自然灾害”的开端,灾情已经蔓延到位于中部地区的梦城。在这种环境下,一个单身年轻女人,无亲无故,面临的生存困境可想而知。因为担心被古墓灵堂的人发现,程苏琰错过了“支援边疆”吃公家饭的机会,一直留在了梦城。为了活下去,她什么脏活累活都干,还经常跟别人一起到田间地头寻找粮食。尽管如此,连着饿两三顿的情况还是时有发生。

  1959年9月初,程苏琰和几个朋友到梦城周边的田间野地寻找食物,不久便和其他人走散。天色稍暗的时候,程苏琰又累又饿又怕,靠在一棵被扒光了树皮的杨树上,绝望地在地上摸索已经荡然无存的野草。饥饿袭来,她一阵恍惚,体内的金吞之力四散出去。在一片金色光芒中,程苏琰看见一个高大模糊的人影,继而昏了过去。
  等再次醒来,已经是后半夜,她舔舔嘴唇,感受到久违的粮食香气,饥饿感也早已远去。昏暗的油灯下,她正躺在一张陈旧得有些潮气的薄木床上,一个男人坐在一边看着她,眼神无比复杂。
  “我这是?”
  “你饿昏过去了,虽然不方便,我也总不能看着你在野地里冻死饿死吧?就把你带回来了。”男人说着,递来一碗满是麸子的面汤,叹了口气说,“你虽然昏过去了,可闻见吃的还是会本能地吃。刚才我已经喂过你一个槐花窝窝头,你现在起身,先把这碗汤喝了吧。”说着,他把程苏琰扶了起来。
  一口麸子咽下,程苏琰的喉咙被硌得生疼,但她还是狼吞虎咽地把整完面汤喝完。久违的饱腹感让她不免又想起自己的身世,想起几年来的遭遇,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。
  “谢谢……”她把碗递给男人,在床上给他跪下,“谢谢你……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,将来我一定好好报答你……”
  “不用谢我,我也不求你报答。”男人接过碗,又盛了半碗面汤递给她,缓缓说了一句,“我叫郑国庆。”他看着她,原本复杂的神色逐渐统一为爱怜。
  从此,两人常有来往,并逐渐产生了灾荒时才有的深厚感情。一年半以后,灾情逐渐减退,日子慢慢好转,郑国庆向程苏琰提出了一起生活的想法,程苏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这个决定不仅是因为感情,她认为,嫁给一个农民,生活在偏僻的农村地区,会更有利于元鬼身份的隐藏。
  1961年6月9日,程苏琰发现自己怀孕,顿时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。她深知自己家族中的女性将要背负的命运,不忍心让孩子遭受与她相似的苦难,却又非常渴望给丈夫生下孩子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祈求上天让她生个男孩,虽然她早就意识到这种请求只是徒劳。她越发觉得对不起郑国庆,不该将他牵扯进自己的命运当中。
  可是,在随后的日子里,程苏琰却逐渐感觉到,郑国庆似乎不是个普通的农民。他的许多言谈举止,以及她在家中发现的奇怪器具,都证明他似乎是懂得灵媒法术的人,而且是十分精通的那种。有时候,程苏琰半夜醒来,会发现身边没了丈夫的踪影,仿佛他突然消失了一般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会悄无声息地回到家里。程苏琰开始怀疑丈夫的身份,但又越来越能感觉到丈夫对自己感情的真挚与深沉。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,她怀胎十月,生下一个女儿,郑国庆给女儿取名云巧。
  女儿的出生,对程苏琰来说是一种解脱,她总算摆脱了金吞的身份,摆脱了这个身份对她命运的左右。可是,她也因此陷入了更大的担忧和自责之中,她害怕女儿会经受她所经受的一切苦难,害怕女儿长大后被古墓灵堂纠缠。这种担忧很快成为现实,她和郑国庆都感受到了古墓灵堂的追踪与紧逼。最终,古墓灵堂的人还是发现了程苏琰的行踪,发现了郑云巧的降生。
  程苏琰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发生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