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三十七章 程苏琰(三)

  1962年7月7日,郑村。
  沉闷的午后,蝉鸣声此起彼伏,郑云巧似乎是难忍暑热,哇哇地哭个不停。
  “国庆。”程苏琰轻轻晃着怀里的女儿,“天太闷了,我带云巧去林里转转吧?”
  “嗯。”郑国庆正执笔写信,听了这话,把笔放下,起身说,“转转也好,咱这老房通风不好,别热坏了孩子。”随即又坐下,“明霞,你带着云巧先去,我写完这封信就过去。”写了两个字后,又把笔放下,对走到门口的程苏琰说了一句,“小心点。”
  “嗯。”程苏琰瞟了一眼桌上的信纸,又看了丈夫一眼,心中一阵隐隐的不安。
  当年,郑村的结构与如今相同,垂直于乡镇的大路而建,自西向东呈一条歪歪扭扭的线。村南有好几片林子,白杨、槐树和松木是主要树种,林子与村落平行,也是自西向东层层分布。出了郑国庆家的后院大门,就是七八排高大挺拔的杨树。杨树林往东,紧挨着一片幽深的松林,松林中央,就是郑家祖坟所在。松林再往东,是一片古老的槐木林,虽不如松林阴凉,却也能为人类挡去不少灼阳。
  程苏琰抱着女儿,绕过生着虫子的杨树,钻入翠绿的松林,在祖坟附近停留片刻,便离开松林,进入了大片的槐木之中。
  “云巧,我的小云巧,不哭不哭,妈妈带你来纳凉。”程苏琰吻了吻女儿潮红的脸颊,“是不是很凉快呀?嗯?”
  郑云巧微微哭了几声,听着回荡在槐树林中的蝉鸣与风声,很快安静下来,抓着母亲胸口的扣子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程苏琰叹了口气,靠着一棵槐树坐下,捏了捏女儿粉嫩的小脸,又是一声轻叹。女儿很快在舒适的凉意中睡去,郑云巧抬头看着四周,祈祷上天保佑她和女儿能一直平静地生活下去,很快也有了困意。
  当时正值槐树的花期,林间往来着大大小小的蜂类。程苏琰半睡半醒间,听见远处响起一阵怪异的乐曲,乐曲消失后,林子里出现一片怪异的声响,像是人类奔跑的脚步声和喘息声。声响由远及近,程苏琰警觉地睁开眼,却没看见什么异常。她觉得林子里不太对劲,起身准备抱着女儿离开,却突然看见回去的路上,跃动着上百个模糊的人影。很快,沉重的脚步声和喊杀声从四面八方袭来。程苏琰心中一惊,知道遇见了某种邪门的法术。她环顾四周,周围全是黑压压的人影。成百上千的模糊人影向她涌来,她慌乱地在原地打转,最后重重倒在地上,怀里的女儿又哇哇大哭起来。

  程苏琰的心脏猛烈跳动着,意识逐渐恍惚,几双手伸到她怀里,试图抢夺她的女儿。她死死抱住孩子,却越发力不从心。林间仿佛聚集了上万人,压得她喘不过气,原本和煦的风全都化作鼻嗤与呼喊,让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畏惧。
  突然,一股厚重的灵力袭来,推开了几双抢夺的手。伴随着这股灵力,郑国庆出现在程苏琰身边,把将要倒地的她抱在怀里。
  “国庆……”程苏琰迷迷糊糊地说,“小心……”
  郑国庆把程苏琰放下,让她靠在一棵槐树上,又从她手中接过女儿,低声说了句:“苏琰,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程苏琰充满安全感,心中长久的疑惑也终于解开。她在郑国庆面前一直自称苏明霞,郑国庆叫他苏琰,说明他知道她的过去。她早就觉得丈夫不是寻常人,此刻,这一猜测在丈夫对她的称呼,以及方才释放的厚重灵力下,已经得到确凿的证实。
  郑国庆怀抱女儿,笔直地站在槐木林中央,看着四面袭来的人群,听着漫天的喊杀声,却丝毫不为所动。事后,他告诉程苏琰,林间的人影和喊杀声,只不过是一种神秘的法术罢了。
  五代十国时期著名的灵媒书籍《灵士列传》里,记录并分析了许多战事,并提出过一个著名观点,认为历史上(即五代十国之前)大多数以少胜多的战役或是战争,都是受了灵媒法术的干预,才出现了出人意料的结果。比如前文提到的过的刘关张与黄巾军遭遇战,又比如东晋著名的淝水之战。
  公元383年,苻坚苻融率前秦八十万大军南下伐晋,东晋王朝派谢玄、谢琰率八万军力迎战,双方屯兵于淝水(今中东部某省某处),隔水对峙。最后,谢玄以八万军力,击溃前秦八十万大军,并顺势会师北伐,扩大东晋的领土,虽未能恢复西晋的辉煌,却使得此后数十年内南北再无战事。
  《资治通鉴》对此战的描述如下:
  “谢玄、谢琰、桓伊等引兵渡水击之。融驰骑略陈,欲以帅退者,马倒,为晋兵所杀,秦兵遂溃。玄等乘胜追击,至于青冈;秦兵大败,自相蹈藉而死者,蔽野塞川。其走者闻风声鹤唳,皆以为晋兵且至,昼夜不敢息,草行露宿,重以饥冻,死者什七八。”
  说是苻坚苻融本想以退为进,将晋军引入淝水之中,待其半渡,回头击破。不料秦军一撤便不可收拾,军心迅速涣散,苻融也因战马突然倒地,死于乱战之中,秦军因此大败。秦军溃逃时,漫山遍野的草木都如同追赶的晋兵,风声与鸟鸣都如同晋兵的喊杀声,草木皆兵、风声鹤唳两个成语,也正是因此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