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郑看护,得罪了。”手持长笛的男人说着,带着身后四位手下,步步逼近一家三口。
  程苏琰生下女儿后,没了元鬼的护佑,只是一个稍强于普通人的灵媒而已,面对古墓灵堂派来的精英,也是无能为力。几个人很快抢走了她怀里的孩子,她顿时泪如雨下,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  或许是感应到了母亲的悲痛,郑云巧也哇哇大哭起来。伴随着哭声,她体内的金吞之力猛烈地爆发,将古墓灵堂的五名精英顿时击倒在地。耀眼的金光充盈在整个林中,一股清澈的灵力挪动到郑国庆身边,驱散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的灵冰。
  金光收住后,倒地的五个男人迅速起身,带头者又取出一团灵冰,试图用它封住郑云巧的身体。却被一道白光击倒在地,瞬间便毫无声息。其余四人抬头一看,只见郑国庆笔直地站立着,抽完一口烟,眼中喷射出好几团亮白的灵力。四人猝不及防,也一一倒地不起,虽然没有任何外伤,却是已死无疑。
  “国庆!”程苏琰惊慌地跑了几步,抱起地上的女儿,不久又惊恐地看着郑国庆,“你杀了他们!?”
  “不能让古墓灵堂高层知道云巧的事。”郑国庆扔了烟,喘了口气,走到妻子身边,看了一眼女儿红扑扑的小脸,“苏琰——”他拉起妻子的手,这么称呼她,“跟我回家。”
  听着郑国庆亲口所言,程苏琰才最终确信了自己的猜测:丈夫果然是古墓灵堂的成员,而且还是要员。但她也明白,丈夫在追查她的过程中,对她产生了真实的感情,这份感情使他背叛了自己的组织,背叛了前半生的信仰。
  在随后的日子里,夫妻两人都隐隐感觉到了危机的再次临近。终于,1962年9月25日,郑国庆收到了古墓灵堂领袖的最后通牒,让他一周内交出首阳程苏琰,否则组织将集中全部力量对付他。郑国庆知道,凭一人之力绝无可能对抗整个古墓灵堂的力量,叶冲林领导的叶派也才被古墓灵堂顽固派击败,没有公开保护他的能力。

  通牒最后一天,也就是1962年10月2日,凌晨,一夜未眠的郑国庆和程苏琰绝望地做着最后的商议。
  “国庆……”程苏琰流了一夜眼泪,眼眸已经干涸,她不停地哽咽着,颤抖着,“就按你说的做吧,我不怕牺牲自己,只要能保住孩子。你要答应我,别再管我,要保护云巧健健康康地长大,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,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!”
  “苏琰。”一向坚毅的郑国庆,隐忍了七天的悲痛后,此时听了妻子这番话,终于也忍不住流下泪水,她紧紧抓住妻子的手,“苏琰,苏琰,虽然老叶的计划合情合理,但咱们俩可能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对方了,我……”他颤抖着喘了口气,“我舍不得……”
  “国庆……”程苏琰捂住嘴,生怕吵醒了女儿,“我求你了,为了云巧,你我必须做出牺牲。如果不是你,我不知道将会怎样结束我坎坷悲惨的一生,能和你一起生活这么久,还给你生个漂亮女儿,我此生已经无憾。你听着,我绝对不允许女儿重蹈我的覆辙,她一定要过上最平凡的生活。国庆,如果你爱我,就答应我……”
  郑国庆一言不发,沉思到天亮,才留着眼泪,默默地点点头。
  1961年3月,灵媒世界里爆发了影响巨大的“灵堂分裂”运动,除金吞外的五只元鬼被叶派释放,古墓灵堂也从此一分为二,再也没了曾经的辉煌。1962年4月,郑云巧出生前后,古墓灵堂顽固派在二阴鼠岁的帮助下,消灭了叶派的大部分有生力量,叶派从此再也无力与顽固派公然对抗。失败的当月,叶冲林写信给郑国庆,并悄悄到梦城与郑国庆见了面。得知郑云巧的出生,叶冲林把一个木盒交给郑国庆,并陈述了自己的最新计划。
  叶冲林就说,古墓灵堂击败叶派,一定会趁着势头正盛,加派人手搜寻六元鬼的下落,迟早会查到郑国庆头上。他把木盒递给郑国庆,告诉他,盒子里装着的不是别的,正是二阳灵焚。原来,叶派释放了五元鬼后,灵焚的旧主人在乱战中死去,灵焚便被收入这个木盒之中。叶冲林告诉郑国庆的计划是: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就由程苏琰继承灵焚,而郑国庆将程苏琰用灵冰封锁后交给灵堂上层,只要能瞒住郑云巧出生的事,灵堂上层绝对不会起疑心,在确定程苏琰体内存有元鬼后,一定会认定她就是首阳金吞。如此,既能保证郑云巧平安成长,又能让古墓灵堂无处追查灵焚的下落,一举两得,能最大程度地阻碍古墓灵堂收集六元鬼的计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