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不过我还真碰上过一件怪事。”周留臣见大家不语,连忙切入正题。他虽说学历最高,嘴却不巧,不像其他人一样先给故事做做铺垫,而是直奔主题,“大概三个月前,一天傍晚,我跟张师傅正清点一天的票据和手续,大,大厅里突然进来个老头,说要办火化手续。我们就叫他把手续拿出来,他就拿了一张纸给我,是医院开的医学死亡证明。可这证明上的照片特别模糊,只能看出也是个老头。我就问张师傅咋办,张,张师傅说死亡证明没问题,但还差个社会证明。什么是社会证明呢?我——给你们说说。人从死到火化,是这么来的,先让医院给出死亡证明,然后拿着这个证明去街道办事处或者,生前工作单位,办个允许火化的证明。户口在农村的,就找村委会开证明就行。”
  “嗯,大体就是这么个情况。”周留臣说话的样子和语调都随着结巴的节奏显得格外滑稽,使得他的故事不仅不可怕,反倒带着几分诙谐,“这老头显得很为难,说他也不懂这些。张师傅就问他是死者的什么人,老,老头也不回答,张师傅又问死者有没有其他亲属,老头说没有,一直都是孤单一人,朋友也没几个。张师傅说没社会或者单位盖章签字,就是天王老子发话,也不可能给人火化了。老头听完也不吱声,拿着证明就走了。”

  几个人看着周留臣的样子,强忍着笑,竟然忘了此时所处的地点和所做的行为,完全忘记了害怕。周留臣却没发觉,依旧信心满满地讲着自己的故事,讲故事的时候,他一直死死地盯着手中的香。
  “我跟张师傅都没在意,想不到过两天,那老头又来了,这次是白天,我才看清他,他的长相,脸色紫青,跟个坏土豆一样。这次啊,他把死者村委会开的证明拿来了,是个什么清源村,张师傅好好看了看,又看看那老头,就把两张证明都收下了。然后问老头开不开追悼会,老头说死了都没人管,还开个即把追悼会,连化妆都不用,那边用不着。张师傅跟我面面相觑,这老头也挺不容易,何况也不开追悼会,就收了他八十块钱火化费用,定了日期,让他到时候把人拉过来一烧完事儿。”
  “我那工作清闲是清闲,就是太没意思。日子过得慢啊,我就喜欢出去走走,看看追悼会的人,听听追悼词什么的。后来跟后边——就是熔炉房——里的人混熟了,也经常到里边转转看看。”说到这儿,他不免叹息,“你说说,这老天爷就是不,不公平,我见过好几个女的,各个漂亮得跟天仙一样,却年纪轻轻就死了,应了那句话:红颜薄命啊!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,关到炉子里,不一会儿就成了一堆灰!哎——啊——说跑题了,接,接着刚才说啊。那天我又闲着没事儿,就跟张师傅说说,跑到后边玩去了。一进门就看见送来一具尸体,是个老头。里边的人见我来了,就牢骚几句,说这年头还有把死人送来就走的。”
  “我一听赶紧问,问,怎么回事啊?那人就指着轮床上的老头说,刚才你们前边的人把人推过来的,说也没见着送尸体的人,就看见尸体躺着,身上塞着你们给开的单子,这不送来了么。你去再找找,这要是没人领,一会儿烧完就全倒了啊!我听着也好奇,这俗话说,死,死者为大,这人都死了,没人领骨灰?这种事还真是头一次听说。我就凑近那轮床一看,当时就迷糊了,这不是前两天来办手续的那个老头吗?怎么没见他送朋友,自己倒先死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