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大半年前吧,有天下午,我刚从前面药房取药回去,等电梯的时候,外面突然来了一大帮人,有穿白大褂的,有穿警服的,还跟着几个人哭哭啼啼。这情景也不是第一次见了,我就知道又发生了命案。到了电梯口,警察把哭喊的家属拦住,另外两个警察和法医带着死者上了楼。周围本来等电梯的人,看见白布下面隐约的血迹,也没人敢往电梯上去。我怕耽误事,就走楼梯上到了六楼。一进办公室,就听见护士长和一个医生在那儿说着悄悄话,其实也不是悄悄话,我听得清清楚楚呢。”
  “说的就是命案的事。死的好像是个女人,也挺年轻,据说生前还很漂亮。她和别人玩了一夜情,还拍了照片,结果被老公发现,吵着吵着就捅了她好几刀,其中一刀捅穿了胃壁,一刀刺破了胸腔,没抗几分钟就不行了。我又听见那医生说,这胃壁一破,胃酸流出来,周边的脏器都会受到腐蚀;胸腔穿孔,就完全没办法呼吸。这女人死前那段时间受的罪,常人是难以想象的。”

  “我当时听了,也只是觉得那女人可怜。虽说自己出轨的确不该,可不至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吧?”周添美为女人鸣不平,“整个下午,办公室里都是讨论这件事的,护士长也不管。我们病区是三班倒,那晚正好是我们组大夜(指从晚上值班至第二天清晨),那几天也不忙,有个护士请假,算上我,一共有八个护士。我要说的怪事,就发生在那天晚上。”
  “快两点的时候,我去给一个刚做完胃切的老头打针,谁知道刚打完,老头吐了一地,还溅到了我身上,真是恶心死了。没办法,我就叫一个新来的小护士去拖地,我知道她不高兴,估计心里没少骂我呢,但我刚去医院的时候也没少被欺负,谁管她呢。我新买的靴子啊,沾了好多污点,给我气坏了,我就到楼梯口的水房去刷了刷。”

  “我们住院部的水房,在每层的楼梯间转角处,从病区过去得半分钟。我刷好靴子,走出楼梯间,刚走到病区门口,突然听见水房那边又传来哗哗的水声。我记得刚才我关了呀,难道是谁又去了?可那水声一直响着,而且好像直接落到水池里的声音。没办法,我只能过去看了看,刚走到楼梯间的门口,水声停了,我进去一看,一个女医生正站在水池边洗手。我认出她是楼上工作的,就打了个招呼,她也对我点点头,打开水龙头洗手,一边洗还一边说:‘哎呀,也没有用多少,怎么还是沾了这么多味。’我一闻,她身上的确有股很重的福尔马林味。”
  “福尔马林?”周小纯读的是理科,听见自己懂的知识,连忙插了一句,“就是甲醛溶液嘛,消毒用的,医院都用来泡尸体吧?”
  “嗯,解剖前得泡的。”周添美点点头,“在医院里,一般的护士都挺忌讳这味的,除了那些参与解剖和手术的护士。前几天护士长还问我愿不愿意学习学习,将来转行去参与手术,有几个医生都看中我细心,我果断就说不愿意。我宁肯少挣点钱,也不想去看人的里边啥样,太恶心了,再说手术还得承担风险。”
  “言归正传,那个女医生好像刚处理完命案的尸体。我问她什么时候解剖,她说不知道呢,先泡着,等着公安系统的命令,可能要泡几天呢。她说完就走了,我也就忘了刚才水哗哗响的事。过了一天,我的白班,一进办公室就觉着护士长不太对劲,一问才知道,楼上好像出事了。护士长给我说,我大夜的第二天,法医工作间的尸体好像被谁动过。两位法医保证锁门之前,尸体就在溶液里泡着,结果第二天白天一看,尸体却在地上躺着,身上一点福尔马林味都没有,应该是特意清洗过,皮肤都开始变化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