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我也懒得跟她纠缠,开门之前,我好像真的听见屋里有什么动静。结果一开门,什么也没有。但是跟昨天一样,被子什么的都整整齐齐。我心想,这是老天爷看我可怜,派人来帮我呢吧。晚上睡着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感觉身边坐着一个人,随手一摸,还真摸到个热乎乎的东西,我一下可吓醒了,赶紧打开灯,但是啥都没有。我还以为自己是因为找不到活干,慢慢变得神经了。可是一关等,我又感觉屋里有人,我虽然害怕,但还是不断安慰自己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,第二天醒了一看,你们猜怎么了?”
  众人好奇地望着他。
  “床头放着一碗汤,还有两个包子!我虽然不明白,但既然有这美事,不吃白不吃,何况好几天没有吃早饭了。吃的时候,我一抬头,突然听见碗和桌子碰撞的声音,一低头,你们猜怎么了?那碗刚才在小桌左边,这会儿跑到正中间了!我当时也顾不上吃了,吓都吓饱了。我心想,这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打扫打扫卫生就算了,别挪我的碗吓我啊。我赶紧就跑出去了。”
  “当天晚上回去,房东又截住我,骂了我一顿,说再制造噪音就让我卷铺盖走人。就是说话的空当,我突然听见楼梯上有脚步声,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。我就又回到房间,还没开门呢,就听见屋里有两声咳嗽,一进去,声音就没有了。再一看房间里,又是整整齐齐,早上盛汤的碗都刷得干干净净,放在桌子中央。这回我彻底不淡定了,就算没有恶意,那屋子也太吓人了。我就退出了房间,可是在路边晃到半夜,终究还是得找个住的地方,口袋里钱又不多,只能又回到房里。”

  “从那以后,奇怪的感觉不多了,但房间还是每天自动打扫,我慢慢也就习惯了那种奇怪的生活。一个多月以后,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被尿憋醒,刚想起身,突然觉得屋子里有人。凭感觉,我知道那人就站在门口,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,我想起这两个月的事,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大吼一声,说来丢人,尿憋得厉害,加上害怕和大吼,我一个控制不住,就尿到床上了……”
  说到这儿,几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  “你们还真别笑,到了那一步,我估计你们就是没有尿也能吓尿了。”周小易对几个人的嘲笑很不屑,“我打开灯,房间里啥也没有,我就出去到厕所里把剩下的尿撒完,也不想回房间了,就在街上溜达直到天明。天亮一回住处,我靠!那床单和被子都干干净净,像是被洗好了一样,屋子里一点味都没有!我当时就对着屋子里说,大哥大姐,我知道你可怜我来给我当保姆,但是你这样也太吓人了,小弟实在消受不起。那天正好房租到期,我就收拾东西走了。”
  “那以后呢?”其他人问。
  “以后?”周小易摆摆手,“以后我就碰见了田师傅,开始学周易了。”
  “那……那个呢?”周小纯又问。
  “那谁知道。”周小易看着手中还剩三分之一的香,“我的故事讲完了。”
  几个人默默坐着,焦急地等待最后一支香燃尽。香烧尽后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堂屋的门半掩着,几个人突然感觉似乎有人走了进来。等反应过来,再往地上一看,刚才落了一地的香灰,掺杂着屋里原本堆积的灰尘,竟然像是被扫了一样,在七个人中间聚成一堆!
  “我靠!”一直强撑着的周留臣大叫一声,“这不是‘隐形保姆’的故事情节嘛!”
  “隐形保姆?”周小远笑嘻嘻地问。
  “刚才小易讲的故事啊!”周留臣哭丧着脸。
  “你个胆小货!”周宏强嘲笑道。
  “咱赶紧走吧。”周添美拽着周小远的胳膊,“啊,快点走吧,我觉得膈应得慌。”
  说七结束,也只能离开了。周小远和周宏强带着一行人走出堂屋,把门关好,又向院门走去,一边走,周小远还不忘了吓唬大家,说:“可千万别回头看啊,一回头看就要出事。”可人就是这么奇怪,越是害怕就越是好奇。周小易纠结了一会儿,快走出院子的时候,实在是忍不住,就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看不打紧,直接把他吓得瘫倒在地。其他人看他这样,赶紧把他扶起来,也纷纷回头看去,紧接着一阵大呼小叫,架着周小易就跑回了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