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请鬼客,在古代通常被灵媒们用来和鬼怪沟通。”安槿不紧不慢地说道,“这种行为原本有着许多讲究,传到现在已经成了四不像,你们几个人只听说过‘说七’,却是一知半解,不知其中厉害。小易,你再想想,是不是确定除了周留臣之外,你们六个讲完故事,那宅子里都会出现异响?”
  “没错没错!”周小易听完安槿之前的说法,心里总算踏实了许多。
  “这请鬼客,在古代,经常用来断疑难杂案。古时候人们对鬼神之说比较笃信,所以经常有人犯了案,诬赖到鬼怪身上。为了判断嫌疑人的辩词是真是假,有些地方官府就会请当地可信的灵媒请鬼客。如果按疑犯的辩词,能将鬼客请来,就证明他说的是真话,反之亦然。你知道为什么求神拜佛要烧香吗?”安槿顿了顿说道,“别看这香是人造的,它可是跟鬼怪沟通的最常见工具。你这边烧着香,心里存着念想,等香烧没了,你的念想就会跟着香到鬼怪的世界去,它们就会得知你想要传达的信息。”

  “你点起一枝香,嘴里讲自己的经历,这就是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宅子的主人听,主人收了你的香,就会在那边点起来,如果你的故事是真的,他就能点燃那边的香,把你故事里出现的鬼怪请过来。如果你的故事是虚构的,他那边的香就点不起来,也就更没地方去请鬼怪了。这就是‘请鬼客’这个叫法的由来。”安槿又是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玩‘说七’,一定要找个久无人气的老宅,只有这种老宅的主人,才有能力把鬼客请来。你们讲完故事,香燃尽,然后周围发出异响,就说明这个故事里的鬼怪是真实存在的,主人已经按你们的意愿,把客人请了过来。可是香燃尽之后还风平浪静的,说明这客人根本就不存在。”
  “那会怎么办呢?”
  “怎么办?”安槿用责备的眼神看着周小易,“你们哪,不知天高地厚。按照人鬼两界的规矩,这要是在请鬼客的时候讲了虚构的故事,宅子的主人请不来鬼客,就有权利通过某种方式使用这个讲故事人的身体。要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从别处来的鬼客还好,他们是听了召唤,以为你们需要他们,这才前去,最多也就纠缠几日便会离开。但宅子的主人要是认定了谁,就会跟着他离开宅子,至于后果如何,就看这宅子主人是个怎样的性子了。”

  “所以说,小远哥讲完故事的猫叫声,是那个像猫的女人被请去了?”周小易恍然大悟,“周诚讲完的敲门声,小纯讲完之后出现的人影,宏强叔讲完之后出现的小女孩哭声,这都是……这都是……”
  “都听着你们的召唤,被宅子主人请去了。”安槿没好气地说,“你们真是会胡闹,不知深浅。可怜了那周留臣,因为在殡仪馆工作,碍于面子,被你们逼着讲了个假故事,恐怕是要惹祸上身的。”
  在古代,之所以有那么多地方官府愿意花钱请灵媒断案,是因为除了能查明是非曲直,通过请鬼客,还能让敢于狡辩的犯人惹上不好惹的东西。这相当于从某种程度上加重了对犯人的处罚力度。而这种变相的加刑,更是从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对嫌疑人的威慑,大大提高了重案要案的侦破效率。
  “那槿姐,怎么办?你是不是去帮帮他?”周小易不免担心起来。
  “你小子,这个时候还挺仗义。”田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周小易,也不知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,又对安槿说,“小槿,你说这鬼客几天就会自己走,这隐形保姆在我的卦室都快两个星期了,还没走,你还是先帮田叔把这事处理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