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这么想着,安槿站在门把烟缓缓抽完,伸手去碰那鬼锁,那鬼锁居然轻易地就开了,看来想要占据此地的鬼怪并不在此。鬼锁开的同时,大门上的人锁也自动打开,安槿谨慎地走进院子,看见一副十分诡异的情景。
  堂屋的门开着,里面摆着一个香案,香案上放着三个大盘,只是离得有些远,还看不清盘中为何物。家里的灯都开着,一家人从老到小,都跪在堂屋的香案前,嘴里嗡嗡地念着什么。走近了,安槿看见香案上的盘子里,居然是三只活物,从左到右依次是一只母鸡、一只棕兔和一只乌龟。三只动物静静地呆在盘子里,目光呆滞,不敢妄动。
  如果这家人是在祭祀什么的话,所选的三牲未免有些奇怪,何况还是活的。古代的某些地区曾有用兔祭冤魂的习俗,又有些地区曾以乌龟祭祀早逝的孩童,只是这母鸡成为祭品,倒是闻所未闻。安槿轻手轻脚地向堂屋靠近,待了一会,见周留臣一家人并无反应,索性直接走进堂屋,在八个人身边坐了下来。周留臣是家中老二,最小的妹妹才十三四岁,却和旁人一样,端正地跪着,嘴里还念念有词:
  “将以三牲为祭,若前灵感念后德,凭此间诚以得脱……”

  一家人全都默默重复着这句话,任凭安槿如何动作,如何发出声音,全都不为所动。安槿虽然知道他们是被什么邪物所控,但看着桌上奇怪的祭品,一时也不敢乱加干涉。她又点上一支烟,猛然看见一个虚无的人影从香案下钻出,穿过人群走出了堂屋的门,回头望了跪地的众人一眼,似乎在表达谢意,而后又向大门外走去。安槿追出去,发现那魂灵竟然把打开的鬼锁锁上,站在一旁静静守候。那是个中年男人的魂灵,但并不像当代的人,而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穿戴。
  安槿走过去,试图与那魂灵交谈,那魂灵却完全不为所动,好像僵硬了一般。安槿把鬼锁打开,那魂灵又把鬼锁锁上,但就是不理睬安槿。安槿叹了口气,拿出一片红纸,试图将其贴在魂灵之上,红纸却穿魂灵而过。正常来说,鬼魂介于虚实之间,一般人和物都奈何不得,除了这种红纸。灵媒们将红纸裁成手掌大小的片状,再用香熏上几天,红纸就会拥有沟通虚实的能力。

  正常情况下,手拿这种红纸,是可以直接碰触到鬼魂的灵体的。可安槿此刻竟然对眼前的鬼魂奈何不得,实在奇怪。就在她深感不解之时,堂屋里又走出一个鬼魂,竟然是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孩子。还未及安槿多想,堂屋里又接连走出好些魂灵。安槿又点上一支烟,觉得这些鬼魂虽然形态可怕,但对人似乎是没有恶意的。她又试图与鬼魂沟通,却仍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  很快,悬空的鬼锁附近,竟然出现了一道绿色小门。门从外面被打开,院中的魂灵们排着队列,依次从小门离开。安槿也跟着魂灵们向小门走去,居然也从门中跨了过去,来到一片幽静的村落之中。刚跨过门,安槿就看见一个被白光笼罩的东西,似乎也是人类的外貌。那白光里的东西看见安槿,立刻从那绿色小门离开,安槿也顺势追了出去,又回到周留臣家中。那白光里的东西打开鬼锁,迅速消失在周留臣家门前,安槿追着白光,一直来到周家坡村外的一处老房子前,正是周小易七人玩说七的那座古宅。
  刚要进门,安槿突然听见院子里传来隐约的对话声。
  “青龄居士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村中人士似是聘了灵人,想要断了道路。”
  “这该怎么办?”
  “切莫高声,那灵人身上藏着不俗之物,或可闻得吾等之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