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听到这里,安槿知道院子里有古怪,索性推开了大门,方才的对话声瞬间消失了。安槿点上一支烟,听见落叶上窸窣的响动,堂屋的两扇门吱了一声,一个影子闪了进去。安槿又取出一张红纸贴在堂屋的门上,纸上写着一个锁字。她知道自己此行可能要闯古宅,所以带齐了道具。这写着锁字的红纸,只要贴在门上,就如同给房间上了一把只有人才能打开的鬼锁,屋中的鬼怪纵有天大本事,也休想离开半步。
  贴上红纸,安槿推门进去,看见地上聚成一堆的香灰,一把打火机,还有人席地而坐的痕迹,正是之前七个年轻人玩“说七”所留。安槿点开打火机,眼前瞬间出现一个吊在房梁上的人影,把她狠狠地吓了一跳。那东西挂在房梁上来回飘荡,安槿又取出一张红纸,正要向他身上贴去,却突然看见侧面一阵白光闪过,又一个人影出现,将她拦住。
  “且住!吾等皆无恶意,灵人既通晓两界规矩,又何苦为那周氏坏德?”
  等白光稍微暗淡,安槿看清了那个东西的长相:那是一个梳着辫子的男人,身穿白色绸缎长袍,一副清代文人打扮。他拦住安槿,却不敢去碰她手中的红纸,也不敢碰她,只是双手抱拳。

  “你是这宅子的主人?”安槿说着抽了口烟,方才因受到惊吓而导致的心跳加速,此刻也终于平复下来。
  “鄙名刘有真,字青龄,本是嘉庆六年进士,奈何而立之年早逝,长居于此。”那鬼魂拱手道。
  安槿看他并不像无脑恶鬼,就问道:“周留臣家中的事,可是你所为?”
  “正是,但在下读书多年,深知无理不可为。”刘有真说道,“只因那七人自来,托在下远请阴客,又有人以虚言相告,在下便借那周留臣家中实物,用上数日,并不曾坏了规矩。”
  这古代的读书人,死后仍是一副文绉绉的语气,不过请鬼客的确有这样的规矩:若是有人讲了假故事,宅子主人就有权利使用此人身体。而灵媒之所以为灵媒,时常能得异类所予之方便,也是因为能遵守两界之间的规矩。所以作为这样的灵媒,听了刘有真一番话,安槿一时竟无言以对。
  “灵人请听在下一言。”那刘有真见安槿不开口,又说道,“吾等只想借助那周家实物,用上几日,待到事成,自当离去,绝无伤人之意。”
  “那周家的仪式,究竟为何而设?”听到这里,安槿好奇地问,“你口中所说的事,又究竟是什么事?
  “灵人既通情理,请先听在下一言:若是见了阴物,且勿伤其魂魄,吾等自会将所历之事说与灵人。灵人若是执意刁难,吾等即便灰飞烟灭,亦不会任凭宰割。”
  “我本来就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。”安槿说道,“请鬼客的规矩我是知道的,如果你说得有理,我自然不会对你们的事加以干涉。”
  “如此甚好。”刘有真说着,在屋里点起一盏闪着白光的灯,安槿这才看清楚,屋子里竟然挤满了各种鬼魂。这要是寻常人猛地见了,估计得吓得一命呜呼。但安槿到底见过不少阴森恐怖的场面,看见众鬼,依然神情自若。这一屋子的鬼,不少都带着明显的伤痕,看来这其中大有故事。
  “先生请讲吧。”安槿说着,深吸一口气,虽然并不害怕,可毕竟面对一屋子的异类,紧张还是在所难免的。
  “在下死后,不远万里来此,亦有所虑。”
  原来这刘有真生前饱读诗书,同时也是喜好研究鬼神的人。他知道鬼怪死后难免狼狈,甚至流离失所成为孤魂,便在生前早早建了别院,又请工匠在院落之下埋了许多银器。银是最为阴寒的金属,埋下银器之后,宅子就成为介于两界之间的阴宅。刘有真死后,就来到这宅子里,上了鬼锁,继续研读诗书。
  到了文革时期,县里的一批文人连同家属被迫害,最后全都被杀死在这荒废已久的宅子里。这些人死后,迫害他们的凶手还请了灵媒,将院子封住,自此,这些文人家属连同刘有真一起,就被锁在了宅院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