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这许多年来,刘有真一直在寻找帮这些冤魂脱身的办法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幸运的是,年前几个年轻人的“说七”行为,竟成了冤魂们几十年来的唯一希望。周留臣讲了假故事,刘有真便有权利也有能力通过附身离开院子。离开后,他又操纵周留臣一家设下引魂祭,准备将宅子里的几十口冤魂一一从宅中请出,将他们带向该去的地方,即所谓冥界。
  之前安槿亲眼所见的,已经是引魂祭解救的第四批灵魂,祭品也是有讲究的。十二岁以下的孩子,需要以乌龟为祭引,普通的成年人以棕兔为祭引,而母鸡,则是为了引走有孕的妇女。妇女怀着身孕死去,会成为一种特殊的魂灵,处于一魂二灵的状态。
  听完刘有真的解释,再看看满屋子冤死的魂灵,安槿心中百感交集。这人鬼之间,除了生命形式之外,倒基本没什么差别。甚至经历过死亡后,鬼通常比人更加善良和开明。世间多有恶人,却鲜有恶鬼,真是令人感叹。
  “我明白了。”安槿看着周围的冤魂,对刘有真说,“既然如此,我断然没有阻碍你们的道理,只盼先生信守承诺,不伤害活人,事成之后使村中太平,也就足够了。”
  “这是自然。”刘有真又拱手道,“灵人通情达理,在下佩服。既如此,在下便先行离去,继续引导众魂前去异界了。”

  “先生且慢。”安槿难掩自己的好奇,“这所谓冥界,难道真的存在?我方才进入那绿门之中,见到的村落便是……”
  “便是人间所谓冥界。”刘有真点点头,“冥界与现世看似各自独立,其实却是相互关联。这人间虽阳气满盈,却有阴魂游荡;而冥界虽阴寒之极,以魂灵生存为宜,却亦有活人来往。人冥两界,阴阳相对,故而又极其相似。”
  “冥界有活人来往?”安槿觉得不可思议。
  “灵人勿疑。”刘有真摆摆手,“待引魂祭仪完毕,灵人若有兴致,不妨再至此处,在下当助灵人往返冥界,绝不食言。若有其他可相助之处,亦只管开口便是。”
  这件事至此结束,安槿并未对周留臣家中的引魂祭做任何干涉,反倒留下几日从中协助,自此和古宅里的刘有真建立了人鬼之交。后来,刘有真果真投桃报李,帮了安槿大忙。当然,那是几年之后的事了。
  时间回到犬戎王后伏诛后的第二天,话说安槿与安灵正谈笑间,安灵宝鉴里突然来了位男客人。他行色匆匆,二话不说,直接打开一个厚重的行李箱,从中取出一个奇怪的物品,安槿看了一眼,立刻就呆住了。
  那是一把略微发黄的纸伞,应当有着很悠久的历史,接下来的情景,充分证明了这绝对不是一把普通的纸伞。

  第二十四章 阴伞

  说那男客人打开厚实的行李箱,从中取出一把奇怪的伞。安槿看见那东西,立刻就呆住了。男人手一缩,伞掉到地上,居然自己站立起来。那男人慌慌张张问道:
  “两位,你……你……你们知道这伞的名堂么?”
  安灵摇摇头,要是寻常的古董,她多少都能说出些来历,但如此诡异的旧伞,她当真是没有见过。只见那把伞立在地上,正在缓缓撑开,安灵突然觉得很不舒服,突然看见自己手上正不断伸出狐狸的皮毛,不由地失声惊叫。安槿迅速把她挡在身后,从附近的桌子上取下一块黑布,扔到伞上,说也奇怪,那伞被黑布罩住之后,犹如被砍断的树,即刻便倒了下去,安灵的身体也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。就在纸伞倒下的一瞬间,安槿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张模糊的脸,心里顿时有种毛毛的感觉。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那男人看着安槿,有些语无伦次。
  安槿用黑布把伞包好,点上一支烟,再去看那把伞,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刚才恍惚间看到的东西。她瞧瞧安灵,又看了眼那个男人,说道:“这是一把阴伞。”
  “这就是……阴伞?”安灵长吁了一口气,看来她也是听过这“阴伞”的名号。
  在中国的传统哲学里,阴和阳是界限分明的。阳,代表了世间一切真实存在的东西,阴,则代表真实之外的一切。道教所谓太极生两仪,两仪便指阴阳。中医把五脏六腑器官本身的功能称为阳,把这些脏器中的血气称为阴。风水家以山南水北为阳,山北水南为阴。直到现代,人们仍以男为阳,女为阴。可以说,阴阳是中华文化最为重要的基础之一。
  且不论阳,只说这阴。因为上述原因,“阴”在中华文化里,有着虚幻、难以捉摸甚至凄凉恐怖的意味。这以阴命名的事物,大多也都神秘莫测,阴伞亦是如此。阴伞何时出现,现已无从考证,但通过郑国庆所留之书,安槿知道,早在三国时代,这种亦正亦邪的宝物就已经在人类社会中出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