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按照这个说法,当年刘关张三人以一千之众击败十万人马,不仅依赖于三人的勇猛,更得益于李儒暗中对张角的限制,阴伞也第一次在历史中展现了其诡异强大的特性。李儒用阴伞夺取了张角的全部灵力,而后又为自己所用。
  “阴伞是非常邪门的魔器,同时也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魔器,我以前只是从书中了解,实物是头一次见。”讲完张角与李儒的故事,安槿又如此对那男客人说道,“怎么邪门呢,只有命格至阴的人或者魔物才能操纵它,而它的功用,也只能施加到命格非至阴的人或者魔物之上。”
  要是常人听了这个离奇的故事,十有八九是不会相信的。可那男客人方才亲眼目睹了那把伞的诡异状态,又见安槿沉着地将伞制服,便也不得不信了。他沉思许久,除了回味安槿的故事之外,似乎还回想起一些别的事。过了好久,他才缓缓回过神,向安槿伸出手,说道:“鄙人名叫黄智彬,早就听说这里有家安灵宝鉴,安灵宝鉴里有位高人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您就是安灵小姐吧?”
  “这是我姐姐安槿。”安灵站起身,顺便瞧了一眼自己的手臂,还是白皙如初,便把手伸向黄智彬,“说到甄别古货真假,我算是颇有心得,但要问起阴伞这样的奇异器具,还是我这姐姐更为擅长。”
  黄智彬与安槿握了手,又握住安灵的手,却迟迟没有放开,安灵不明所以。还是安槿看见了黄智彬眼中的异样光彩,咳嗽一声,才让黄智彬回过神来。
  “抱歉,抱歉。”黄智彬依旧有些慌乱,颇有心事。安槿猜测,这心事大概与阴伞的来历有关,只是不急着问。黄智彬坐到一张藤椅上,安灵给他沏了茶,他再三感谢,又向安槿求教道,“安槿小姐,我还想请问,这命格至阴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说来话长,况且我学识有限,也说不清楚。”安槿简单解释道,“易经中,有种将人的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时,换算成天干地支来推算命理的方法,叫做四柱法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测八字。如果八字全都属阴,就是所谓的至阴命格。”
  黄智彬又问道:“这样的人,是不是很少?”
  “也不算少吧,至少不是什么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。”安槿笑道,“我对易经四柱什么的,也只是知道个大概,况且数学也不好,你要真想弄明白,我给你个电话,你去找一位叫田峥的先生,他肯定能给你详细解答。”安槿说着,随即把电话写下,递给黄智彬,黄智彬连忙道谢,还忍不住瞥了安灵一眼。
  “恕我冒昧。”安槿看着地上被黑布包裹的阴伞,问道,“能说说这把阴伞的来历么?不是我多嘴,这可不是寻常人该有的物件。”
  黄智彬显得很为难,但还是鼓足勇气说起了这把阴伞的来历。“不瞒两位,这伞是我从一个熟人那儿买来的,他只说这伞不是寻常宝贝,是有价无市的东西,若是遇上合适的买家,肯定能卖个天价。我只当他手头紧,急着兑现,就索性帮帮他,把这伞买了下来。”

  “你这位朋友——”安槿笑道,“该不会是盗墓的吧?”
  “哈——”黄智彬尴尬地回笑,“说来惭愧,他干的的确是动土的活计,这古玩城里的真货从何而来,两位一定也心知肚明吧,就别吓唬我了。”
  “不是吓唬你,是担心你。”安槿看了一眼安灵,两人点头会意,安槿又说道,“你那位朋友既是内行的人,与你又颇为熟悉,把这伞卖给你,不是为了避祸,便是有了害你的心思,你可要睁开眼睛看清楚了。”
  黄智彬听了连连点头。
  “我猜,你买这伞并没有花太多钱吧?”安槿又问。
  黄智彬这次微微点头。
  “现在知道了这伞的来头,该说说你来的另一个原因了吧?”
  “啊?”黄智彬一时没明白安槿的意思。
  “我姐姐是说——”安灵早就看穿了黄智彬的心思,解释道,“你是不是因为这把伞,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  “哈——啊——”黄智彬无奈地叹息一声,瞅了一眼地上的伞,又瞅了一眼安灵,说道,“还真是瞒不过两位高人,我就是因为最近遇上了怪事,才怀疑到这伞身上。今天难得找到了行家,不管我麻烦大小,还烦请施以援手,救救我吧!”
  安槿把地上的阴伞连同黑布一同拾起,放回黄智彬带来的行李箱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