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啊!”黄智彬当时一听,就有点兴奋了。此前,蔡爵往外卖的东西,最多也就七八百年的历史,这2000多年的古物,倒还真是第一次带来。黄智彬偷偷掀起黑布看了一眼,顿时又对蔡爵的话产生了怀疑,“老蔡,这不对吧?这可是一把纸伞啊。可你看,别说那木头的伞柄了,就是伞上的蜡纸也是好好的,这……这东西真有了2000多个年头?”
  “所以才说非同寻常。”蔡爵神秘地笑笑,“老弟,这年代的事,你还信不过我?”
  蔡爵所在的盗墓组织,除了管理严密,还拥有十分先进的科技手段。就拿鉴定古货年份来说吧:一件古货出土之后,先根据墓穴信息和古货本身的特点,推算出大致年代。再取古货内的粉尘,用AMS(加速器质谱分析技术),通过碳14得测定,精确计算出古货的具体年代。此前的十几次交易,让黄智彬对蔡爵所在组织的技术能力十分佩服,可这次的伞实在诡异,他还是不免多虑了几天。
  不过几天后,他还是下定决心,拿出一大部分积蓄,从蔡爵那儿把伞买下,可之后发生的事,让他彻底后悔了这个决定。

  那是把伞带回家后的第十天,黄智彬到处寻找买家,好不容易找到感兴趣的人,那把伞却不见了,这可把黄智彬急坏了。他记得自己明明把伞用黑布包着,锁进了卧室的铁箱里,可铁箱的锁完好无损,那伞却连着黑布一起消失了。全家人找了整整两天,最后在弟弟黄智良的床下发现了那把伞。黄智良坚称自己从没碰过这伞,甚至根本不知道这古货的存在。黄智彬相信弟弟的话,也因此十分困惑:这伞究竟是如何到了弟弟的床下呢?这时,他不免想起蔡爵的那句话。
  这东西是有灵性的。
  难不成是这伞自己跑掉的?当时的黄智彬,对鬼神之说不以为然,自然没有多想,又专心寻找买主去了。可是第二天,那把伞又不见了,而且又是跑到了黄智良的床底下。黄智良18岁,正在读高三,从小体弱多病,但是为人忠厚,从来不会撒谎。弟弟的德行,黄智彬是十分清楚的,况且屋中的铁箱的确锁得严严实实,钥匙也仅有一把,即便黄智良想要搞什么恶作剧,也没有条件和能力。
  黄智彬不免又想,莫不是这伞真有什么灵性?可是再给蔡爵打电话,蔡爵却死活都不接了。黄智彬又找了一些行家咨询,也始终得不到可信的解答。而那把伞,无论锁到何处,第二天总会出现在黄智良的床下。时间长了,黄智彬的态度就从疑惑变成了害怕。更可怕的是,黄智良告诉父母和哥哥,他最近每晚都在做着同样的梦。

  他总是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狭长的隧道前,隧道里闪着奇怪的光,有个女人的声音从隧道深处传出,好像是在召唤他。女人的声音难以抗拒,黄智良总是身不由己地往隧道里去,走上不远,就会从梦中醒来,第二天晚上又梦见自己接着之前的路往隧道里走。半个月过去,他往隧道深处走了很深,已经能隐约看见隧道尽头的人影。也就是在这十几天里,原本体弱多病的黄智良突然如同焕发了新生,不仅长期困扰他的呼吸系统顽疾自行康复,他也变得比以往强壮了许多。在以前,1000米长跑在他眼中是一段难以征服的路程,可现在,他不仅能跑下来,甚至还成了班里长跑成绩第一的人。
  如果仅仅这样,倒是好事,也就罢了。可与此同时,黄智彬原本健朗的父母,还有黄智彬自己的身体,都突然间出了状况。父亲突然患上严重的肺病,一生都保持清淡饮食的母亲突然出现高血压的症状,而黄智彬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日渐消瘦和无力。更严重的是,三人的身体无论如何调理,如何治疗,始终都没有改善的迹象。
  黄智彬一开始也并没有把这些怪事和那把伞联系起来,直到找到一位对伞感兴趣的买主。那买主掀开黑布只看了一眼,就说这伞上有邪气,恐怕会带来灾祸,并立刻起身离开。黄智彬这才回想起来,家人的健康变化、弟弟黄智良的怪梦,都是从这把伞进家之后才开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