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这下黄智彬终于知道着急了,可是越着急,这伞就越卖不出去,眼看父母的健康一天天逝去,弟弟虽然身体日益强壮,却深受怪梦折磨,黄智彬一狠心,干脆把那怪伞带出家门,扔到了附近的一个垃圾站里。说也奇怪,自从伞扔掉之后,一家人又逐渐恢复了原有的样子,黄智良又出现了慢性呼吸疾病的症状,只是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奇怪的梦。
  如果事情就此结束,黄智彬也就不会出现在安灵宝鉴里了。就在三天前,黄智良告诉哥哥,自己又做了那个怪梦。黄智彬觉得不妙,就在弟弟的房中搜索,果然在床缝中发现了那把怪伞!他当晚又悄悄将怪伞扔掉,可第二天伞又回到家中,出现爱黄智良的房间里。
  “就是这样。”讲到这里,黄智彬对安槿和安灵说,“这把伞就像认得路一样,不管扔得多远,总能自己回来。”
  “不像是认得路。”安灵听了说道,“倒像是认得人。”
  “认得人?你是说……智良?”黄智彬不由地吃了一惊。

  “这阴伞我并不了解。”安灵毕竟在世上活了千年,知道许多安槿也不知道的说法,“只是我曾听一些前辈说过,世间的魔器之所以有灵性,有些甚至认得主人,是因为其中藏有某种独立意识,或许是人畜的灵魂,或许是某种灵体。魔器的主人需要与魔器中的灵体从某种形式上互通,才能随心所欲地驾驭这个魔器。”
  她说着看看安槿,安槿便接过话说道,“所以在一些传说里,很多魔器都会自己选择主人,也正是这个道理。”
  “嘶——”黄智彬思虑良久,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这么说,这伞中的灵魂,难道看上了智良,要认他做主人不成?”
  “这恐怕不能妄断。”安灵回答道,“我听说这魔器中的灵魂,因为长时间被禁锢在魔器中,性格多数不太友善,它一直跟着某人,有可能是希望跟随此人,也有可能是要加害此人,不好说,不好说啊。”
  “正是。”安槿补充道,“这魔器毕竟是邪物,不能按常理去分析。”
  “那这,我,该怎么办呢?”黄智彬听安槿和安灵如此说,顿时又没了精神。
  话说到这里,地上的行李箱突然开始剧烈晃动起来,黄智彬连忙把箱按住,箱子挣脱他的手,在地上滚动几圈,裂开一个洞。只见那阴伞从洞中窜出,在三人面前来回摇晃,最后停在安灵身边,发出烟雾般的幽紫色光芒。安灵只觉浑身不适,手上又开始钻出狐狸皮毛,安槿没来得及帮她遮蔽,那黄智彬将一切尽收眼中,吓得呆在原地。
  安槿拿起地上的黑布盖向阴伞,阴伞却灵巧地躲开,依旧缠绕安灵左右。安槿取出一张红色符纸贴在黑布上,又把黑布展开,看准阴伞,猛地扑上去,总算把这魔器压住,就在那一瞬间,她仿佛听见了一个微弱的女声,却不是安灵的声音,似是从阴伞中传出。
  阴伞被压住后,还死命挣扎,好在三五秒之后,它总算安静下来。安槿把伞包裹好,紧紧攥在手里。安灵逐渐又恢复了人形,只是黄智彬目睹了安灵的异状,大概已经猜到什么。

  “二位……你们……你们……不是……”他指着安灵,结结巴巴地说着,“刚才这,她……那是……”
  “哦,是这样。”安槿连忙解释说,“小灵不久前在鉴宝时,无意间惹出一个邪灵,她在消灭邪灵的过程中受伤,一旦遇见有灵性的东西,便会出现方才的变化。”
  “是……这样……么?”黄智彬咽了咽吐沫,看着安灵白皙的手背,将信将疑。
  安灵装出惊恐的样子,对他点了点头。
  “这阴伞的力量,好像比传说中强上许多。”安槿赶紧转移话题,“也不知道其中究竟藏着什么邪物。”
  话音未落,那阴伞突然钻破黑布,从安槿怀里挣脱出来,连之前贴上的红纸都瞬间化作纸屑。那阴伞还要冲向安灵,安槿一个步子挡上去,那阴伞漂浮在空中,将自己撑开,紫色的光倾泻到周围,安槿只怕安灵受伤害再露出破绽,坚决地挡在她身前。奇怪的是,安槿并未受到任何伤害,甚至没有一丝难受的感觉,倒是一旁的黄智彬,在紫色光芒的照射下,浑身瘫软地倒在地上,呼吸逐渐变得微弱。安槿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感觉身体里有股力量在流动,紧接着,那阴伞似是受了惊吓,伞柄上闪过一张模糊的女人面孔,而后竟然收起自己,一眨眼冲到了室外。等安灵和安槿将黄智彬扶起,再到门外去找,那阴伞已经彻底没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