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二十六章 伞灵

  那阴伞一眨眼飞出室外,等三人再追出去,早已没了踪影。黄智彬一脸愁眉,倒不是心疼花大价钱买来的魔器,而是害怕这魔器再次回到他的家中。但阴伞既然已经离开,自是无处寻找。无奈之下,黄智彬只得与安灵安槿互换了手机号码,忧忧离去。
  安槿回到住处,肖晴和肖雅已经准备好饭菜,正等她回去。吃饭间,安槿还在想着白天的事。这阴伞是至阴至邪的魔器,今天发出那幽紫色的光,按书上记载,应当是在吸取周围生物的灵力,那黄智彬一瞬间便瘫倒在地,就连安灵这千年狐妖也毫无反抗之力,为什么安槿自己却安然无恙,甚至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呢?
  正常来说,只有一种解释,那就是自己是至阴的命格。
  想到此,安槿给田峥打了电话,可她只知道自己出生的年、月、日,时辰是如何也说不清楚了。田峥叫他不必担忧,因为仅从年、月、日,就能断定她绝不是至阴之命。挂了电话,安槿更感疑惑,既然自己并非指引命格,那阴伞为什么就是伤不了她呢?更奇怪的是,她觉得当时自己身上似乎流动着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,而正是这股力量将阴伞赶走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安槿正为此事一筹莫展,却突然接到安灵的电话,说是那阴伞果真又出现在黄智彬家里,黄智良的床下。安槿也顾不得吃饭,便匆匆离开家门,和安灵同时赶往黄智彬家中。
  话分两头,说这黄智彬回到家里,一直提心吊胆,生怕那阴伞再次出现,他因此有些神经兮兮,睡前还专门检查了黄智良的房间。黄智良是高三,晚上十一点才回到家,回来后又吃了点东西,看会儿电视,才算是放松下来准备入睡。刚躺到床上,他就听见床底下有唰唰的声音,像是几股气流从床下掠过。人的身体一弱,胆子难免就小,他打开灯,又听见唰唰唰的声音,鼓足勇气往床底下一看,那把阴伞正闪着诡异的紫光,一张一合,也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  黄智良赶紧叫来哥哥,黄智彬找了一条灰黑色毛毯走进弟弟的房间,只见那阴伞与往日不同,并不隐藏自己的行踪,而是堂而皇之地漂浮在空中,如白天在安灵宝鉴那样,释放出幽紫的光,这光十分诡异,如流水般扩散开来,黄智彬突然觉得浑身无力,头脑昏沉,黄智良本来身子就弱,被紫光一照,立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黄智彬的父母闻声赶来,也被那光吸了神灵,倒在地上。黄智彬想给安灵打电话,却使不出力气。就在以为无望之际,那阴伞却莫名其妙地收回紫光,收起自己,然后像断了线的风筝,直直地摔到地板上。黄智彬生怕它再玩什么花样,赶紧拿起电话通知了安灵。

  等安灵和安槿赶来,那伞正悠然地立在地上,黄家的四口人,全都无力地坐在一边。见安灵和安槿到来,黄智彬勉强地转过头,张开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安槿让安灵躲在门外,自己走进黄智良的房间,那伞似乎感应到了安槿,又闪烁其紫色的光,只是这次的光微弱柔和,像个幽怨的女子,似乎并无恶意。
  安槿观察了片刻,点上一支烟,很快,透过雾气和紫色,她看到一张由紫光组成女人的脸。那张脸露出很痛苦的表情,而后又迅速消失,紧接着,伞也倒在地上,全然没了生气。屋外的安灵因为担心,一直躲在门口观望,见到这幅情景,就进屋对安槿说:
  “姐姐,我觉得这伞中之灵,似乎是在发出某种请求。”
  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安槿回头应和说,“它一再出现在黄智良的床下,给一家人造成困扰,可能正是为了传达某种……某种……信号,一个灵力超群的伞灵,会有什么事有求于人呢?”她说着看看黄家的四口人,四人已经逐渐恢复了力气,安槿便又对安灵说,“先把他们扶起来吧。”
  大概十几分钟过后,黄家的四口人已经恢复正常,只不过目睹了方才的情景,都吓得不轻。
  “到底是摆脱不了啊!”黄智彬摇摇头,又是沮丧,又是惊恐。
  黄智彬的父母到底有了年纪,很快恢复平静,给安槿和安灵倒上茶水。黄智良累了一天,又经此一吓,此刻一直躺在沙发上沉默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