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黄先生,你别急。”安槿说道,“我们觉得这伞中的东西,并不是要可以纠缠你们,似乎是为了传达某种信息,我妹妹觉得像是在表达一种请求。”
  “请求?”黄智彬显然无法理解,“它是个魔物,向我们这平常人家,有什么可请求的呢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安灵分析说,“但显然,它不是要有意侵扰你们,不然凭它的力量,早就能果断地……”她环视家中四口人,委婉地说,“早就能结束这一切,又何须在此浪费时日呢?”
  “这倒也是。”黄智彬和父母相视会意,纷纷点头。
  “这伞中之灵究竟想表达什么,怕是只有找到那个人,才能解答了。”安槿对黄智彬说道。
  “蔡爵。”黄智彬当然明白安槿指的是谁,这蔡爵神叨叨地把伞的价值夸上了天,又急匆匆地低价卖给他,怕是知道这伞的一些秘密,故而把祸患推走。可如果蔡爵真的是因为被伞中之灵侵扰才低价卖出,这伞为什么不回去找他呢?难道他并非这阴伞心仪之人,又或者,蔡爵和其组织原本就知道阴伞的事,卖给黄智彬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?黄智彬短时间内做出各种猜测,但终究没有用处。他拿起电话,给蔡爵打了过去。
  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,Sorry……”
  “上次还是不接,现在已经销号了。”黄智彬愤怒地喘着气,拳头紧握,“这货到底卖的什么药?”

  “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这个人。”安槿说,“我看那伞中之灵虽然有所请求,却又像是因为某种原因无法直接表达。如果不找到蔡爵,这事情恐怕是没办法进展下去的。黄先生,你再好好想想,有没有别的能找到蔡爵的办法?”
  “电话打不通,住处我也不知道,哎——”黄智彬连连摇头加叹息,“我怎么也没想到,跟他合作了那么久,到头来却被坑了一把。”
  “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。”安灵也劝说道,“还是想办法尽快找到这个人吧。”
  黄智彬叹了口气,又无奈地看了一眼那把阴伞。自安槿与阴伞对峙后,阴伞就一直躺在地上,纹丝不动。安槿把阴伞用贴有红纸的黑布包住,让安灵攥在手里。安灵虽然惧怕阴伞的灵力,可力气毕竟比安槿大上许多,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阴伞像白天那样逃脱。安槿见黄智彬盯着阴伞,面露惧色,知道他的心事,便说道:
  “必须尽快找到蔡爵,或者找到他所在的盗墓组织。这伞虽说没有恶意,但我们毕竟不懂它的性子,在找到蔡爵之前,不如就先由我代为保管吧。放心,我一定不会弄丢的……”
  “弄丢了才好。”黄智彬苦笑道,“只要它别再回来。既然如此,我明天就开始想一切办法找蔡爵的下落,一旦找到就立刻通知二位。如果真的能帮我们全家摆脱这伞的纠缠,就算倾家荡产,我也愿意。”
  “言重了。”安槿说道,“我是喜欢研究此道的人,对阴伞这种稀罕魔物很是好奇。如果在帮你彻底摆脱烦恼的同时,能揭开伞灵背后隐藏的真相,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回报了。”

 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,安灵与肖晴姐妹打了招呼,便举着阴伞,与安槿一起进入卧室。安槿翻开床铺,从床底柜中取出一个枣红色箱子,这是除却书籍笔记之外,外公郑国庆留给外孙女的另一件宝贝。
  “储灵棺?”安灵见了,不由一惊。
  “我姥爷留下的。”安槿说着,打开那叫做“储灵棺”的箱子,“想不到真的能派上用场。”
  储灵棺,顾名思义,就是储存灵的棺木。古时候,在中原的某些地区,灵媒们发明了这种器具,用来存放捕捉到的灵魂、灵体或者妖精。
  要知道这魔物虽有灵力,使用起来也是有限制的。灵力虽是一种神秘的力量,但并非完全杜撰,而是有理有据的。其传播方式很像电磁波,却又有所区别。近现代,有不少信仰宗教的学者通过细致深入的研究,认为鬼怪可能是磁场的一种表现形式,或者说是超越人类感官存在的、一种处于更高维度的物质,在人类感官世界中的表达。而鬼怪发出的灵力,则是一种类似于电磁波的能量形式,通过更高维度来影响现实世界。总而言之,灵力是真实存在的,而且与电磁波有诸多相似特性。早在一千多年前的隋朝,充满智慧的中华民族,就发现某些金属可以从一定程度上阻挡灵力的传播,当时用得最为广泛的,就是银和铜,其中又以银的作用最强。
  就拿储灵棺来说,其制作工艺十分复杂。先以厚实坚硬的大块樟木为底,打造一口侧面无缝的木箱。又以银粉为主料,搀和树胶等物质,加热成为银质油漆,涂于木箱内外。之后,再打造一口稍小的樟木箱,嵌入第一口木箱之中,而后又以银质油漆涂于箱内……以此类推,里里外外,少则三四层,多则十数层,形成银漆夹层樟木箱。再以同理制造箱顶,捕获魔物之后,控制于箱中,封上箱顶,再以银漆封严缝隙,便能从很大程度上阻挡箱内魔物使用灵力,即使箱内有灵力产生,也会在传出箱外的过程中被银漆反射或者衰减。不过到了后世,随着部分手艺失传,加之某些原材料的稀缺,这储灵棺原本周密的设计逐渐发生变化,储灵作用大大降低,但依然有着明显的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