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郑国庆留下的这口储灵棺,是从其祖父继承而来,其祖父又是从其祖父的祖父继承而来,里外共六层樟木,七层银漆,箱顶与箱体相连,虽说少了缝隙闭合等工序,功用减弱,但使用方便,用来对付一般的魔物或灵魂,也就足够了。这口储灵棺乃郑家最贵重的宝贝,本来是传男不传女,可郑国庆一生只得一女,女儿又中年早逝,这才传给了外孙女安槿。
  安槿打开储灵棺,又检查了包裹阴伞的黑布,确定没有问题,就让安灵将伞放入箱内,之后迅速盖上箱顶,收好床铺。只听床下咚咚作响,那伞中之灵似乎有所感应,但看来也奈何不得这储灵棺木。
  之后,安灵放心离去。因为床下不时出现响动,安槿便与肖晴、肖雅睡在一起。三人聊了许久,聊男人,聊灵媒,聊人生。肖晴对安槿流露出明显的崇敬之情,甚至提出要跟随安槿学习驭魔之术,安槿只当她是一时兴起,也就没有在意。

  第二十七章 图形

  之后的两三天里,黄智彬始终没有蔡爵的消息。安槿便趁着闲暇,到装修后的新房子里看了看。房子的装潢很考究,家具也都是由周嘉实置买的。为了忘记夏远城,安槿早就想换个新环境。奈何老房子里还困着一把阴伞,在事情彻底解决之前,并不适合迁居。
  到了第三天,黄智彬那边总算有了消息。通过蔡爵的一个交易伙伴,他得知蔡爵年中曾在梦城租了一套房子。又经过几番打听,黄智彬总算查到了这套房子的具体地址,在一个叫松菊园的住宅区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安槿、安灵和黄智彬便在这个松菊园里碰了面,又一起找到蔡爵租住的房子。黄智彬敲了半天门,里面没有任何反应,也不知是蔡爵不在,还是躲在屋中不肯相见。黄智彬更加愤怒,对着门狠踹几下。
  “你别着急,咱们想想办法。”安灵说着,拽了一下黄智彬的胳膊,趁着黄智彬注意力转移,从左手食指上伸出一根细长的指甲,捅进了门锁之中。只一两秒的功夫,黄智彬和安槿都没来得及反应,门便打开了。安灵对安槿点头示意,安槿便明白是她所为。
  三人找遍房间,也没发现蔡爵的影子。只是房间里虽然凌乱,却不像是久无人居的样子,茶几上甚至还放着一杯略带暖意的茶。三人分头查探。黄智彬走进位于西南方的房间,看样子应该是蔡爵的书房。安槿走进卫生间,隐约觉得卫生间里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,只是一时难以言喻。
  “你们快来看。”安灵的声音传来。黄智彬和安槿闻声赶去,只见安灵站在西北方的房间里,看样子是蔡爵的卧室。安灵指着墙边的一个衣柜,衣柜边缘的墙壁上,有几道奇怪的线条,似乎是从衣柜后的墙壁延伸出来的。三人把衣柜挪开,只见墙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图形,图形由紫色和青色的线条交错而成,看上去混乱、无律可寻,线条中隐约可见一些阴森的面容。整个图形看上去,像个阴邪的图腾。

  “这什么玩意儿?邪教?他加入了邪教?”黄智彬看了一眼墙上的图腾,又是害怕,又是恶心。
  “如果是邪教,一定不是简单的邪教。”安槿指着图形中的一个鬼影说道,“这个东西我认识,应该是叫作下鬼,但人类很少会遇见这种东西。”
  “下鬼。”安灵也知道安槿口中的魔物,“看来这蔡爵还真不简单。”
  “这下鬼是什么意思?”黄智彬完全不明白,“难不成还有什么中鬼、上鬼?”
  安槿只是笑笑,并不回答,而是说道:“光从一个图形上是看不出什么来的,先各自找找吧,看看有没有日记、笔记或者什么其他的记录,另外听着点动静,蔡爵未必知道咱们来了。”
  三人进入书房搜索起来。很快,安灵发现书桌上有一个锁着的抽屉,悄悄告诉了安槿。安槿使了个眼色,借口把黄智彬引到卫生间,安灵直接破开了抽屉,又把两人喊去。抽屉里堆放着一摞笔记本,翻开笔记,里面果然满满地记着文字,只是比较凌乱,前后并无逻辑。三人大致看了看,原来是各种古货的来头、年份以及交易详情,甚至还时不时出现一些推销预案,这个蔡爵作为盗墓组织的销赃人,倒是十分专业。
  仅凭这些笔记,三人依然难以找到与阴伞相关的线索,一番商量,便决定藏在屋里,等待蔡爵回来。到时将他牢牢控制,不由他不说出真相。于是三人把屋内的东西各归原位,在屋里耐心等待。可直到晚上九点,依然没有蔡爵的影子。
  也就是刚过九点,安槿去卫生间上厕所,为了隐藏行踪没有开灯。不过洗手的时候,她还是顺便照了照镜子,突然感觉墙上的镜子有些不太对劲。她赶紧打开灯,却又发现镜子并无异常。等她再关灯,准备离去时,那镜子又显得格外诡异。莫不是因为黑暗的气氛所致?安槿摇摇头,责怪自己太疑神疑鬼。可刚一转身,她又想起什么,赶紧叫安槿和黄智彬过来,并顺手拉上了百叶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