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二十八章 地下建筑

  三个人打开灯,发现墙上的图形与笔记上的图形,从平面来说是完全相同的,可为什么在黑暗中投射的立体图却又不同呢?安槿走近墙壁,发现了其中原因。原来墙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线条并不是平坦的,而是高低有致、起伏不定,看来是有人刻意为之。三人又关上灯,一起观察两个立体结构图。笔记上投射的像是个建筑,其内部结构就像图形上紫青交错的线条一样,蜿蜒曲折,错综复杂。建筑底层还有一个格外耀眼的亮点。至于墙上图形的投影,则像是一副广阔的地形剖面,在上面能看到河流山川、平原峡谷。而在一条河流附近,也有一个十分耀眼的光点。
  “这……”黄智彬指着亮点附近的一座山峰,“这不是,停望峰吗?”
  处中原,周边倒也有些复杂的地形,山川河流、悬崖峡谷,应有尽有。在梦城西南的一个县城郊外,有座山名为望子山。相传远古时有对母子路经此地,年幼的儿子十分懂事,让母亲休息,自己去寻找野果水源,却自此一去不返。那母亲是个死脑筋,想去找寻,想去求助,可又生怕自己一走,孩子回来找不到她。思前想后,竟在原地守了十天。等那孩子带着人回来,母亲已经变成石头。那孩子十分伤心,哭着离开人群奔向母亲,刚跑出两步,却也一动不动成为石头。后来此地环境几经变迁,两块人形石头在这过程中越长越大,最终成为一座绵延百里的山,母亲和儿子,则成为“停望”与“泣母”两座高峰。
  当然,这只是故事。虽然当地政府一直希望望子山成为该县的招牌景区,奈何投资不足,加之地远山偏,那附近一直十分冷清,只是偶尔有些户外运动俱乐部或是腻味了人海景区的人,才会到这偏僻之处找些乐子。

  “真是不可思议。”安槿看着奇妙的立体图,又指着望子山脚下的河,“我跟朋友去过两次,怎么不记得那附近有河呢?”
  “的确是……”黄智彬附和道,“我其实也算是个野外活动爱好者,跟朋友去过那附近两三次,还真没有见过有河。”
  “唯一的解释是,这地图显示的并非如今的地貌。”安灵引导两人往东北方向看去,在梦城的位置上,只有一个小小的村落,如果不仔细看,几乎不会发现,“看哪,梦城当时还只是个小村子。”
  “那这幅地图的历史一定相当悠久了。”安槿说道,“梦城自东汉起,就已经是司隶郡中的一个县。这么说的话,这幅立体地图的创立时间,应该在东汉之前,西汉?周?或者……”她想起卫生间里那面由暗石打磨的镜子,“夏商?”
  “对我来说也是非常远古的时期了。”安灵说,“不知咱们要面对的,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。”
  说到这儿,安人都沉默不语。安槿深吸了一口气,指着大地图上的亮点。“不管怎么说,这两个地图显然是在指引。这大地图上的亮点所在,或许就是小地图上建筑的入口。”
  “也未必。”安灵补充说,“或许这房间里还有其他这样的地图,被咱们遗漏了呢?”

  “那就再找找看吧。”黄智彬说着走进隔壁房间,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。三人找了许久,直到天快亮,仍是一无所获,而蔡爵也始终没有返回住处。三人离开房子,几经商议,终于决定一同前去大地图的亮点位置看个究竟。因为一夜未眠,三人各自补了觉。快中午的时候,黄智彬背上户外运动装备,接上安槿和安灵,开始向目的地进发。路上,三人都装作神态自若,可也明白另外两人都如自己一样紧张。
  下午两点半的时候,车驶入望子山附近的县城,黄智彬向当地人打听了进山的路,又接着便向山便开去。为了防止蔡爵回到住处起疑,三人临走前已经将所有东西各归其位,包括暗镜中所藏的笔记。至于路线,对有着千年灵力的安灵来说,短时间内记下两幅地图并非难事,即使是立体的。
  三人买了门票,从景区正门进山,把车停在山腰的停车场上,又围着山腰步行了将近一公里,便能遥望见山下的一片野草丛。地图上显示的亮点,就在野草丛中,离山脚下的河流边缘大概400米的地方。等好不容易下了山,太阳已经西斜得厉害,三人在草丛中,地图上显示亮点的地方来回搜索,可并没有见到什么明显标志。奇怪的是,虽是寒冬,草丛里却很温热,节肢或甲壳昆虫在野草上随处可见,而且都显得很有活力。三人顺着昆虫出现的轨迹找寻,昆虫越来越多,虫鸣也逐渐响亮起来。很快,扒开一片厚密的、在中国并不多见的大须芒草,看见一片大概三四平米的开阔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