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第四章 扭曲的脸

  睡去不久,安槿被一阵阴冷的风吹醒。她迷糊地翻了个身,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。此时是凌晨两点一刻。她觉得头脑昏沉,身子也轻飘飘的,便顺手点上一支烟。抽了一口,感觉舒服了许多。透过烟雾,她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什么。墙角边,一个影子从墙上剥离出来,逐渐清晰,像是一位面部模糊、五官扭曲的老妇人。
  安槿虽说见过不少妖魔,可如此现形的还是头一回,况且,这个奇怪的老妇人的脸实在是扭曲得厉害,根本不像是正常人类该有的面容。她正注视着安槿,让安槿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  “你……”安槿说着,举起手上的半截香烟,烟却不知何时已经熄灭,她想找打火机,却遍寻无果。老妇人用一种极度扭曲的动作向她靠近,强烈的恐惧感让安槿几乎失去知觉。她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,朦胧之中,听见老妇人嘴里发出嘶哑的声响。
  安槿惊叫着,猛然坐起身,急促地喘了几口气,逐渐平静下来,才发现只是一场梦。但她又觉得有什么不对:自己怎么会平白无故梦见一个老妇人呢?她定下神,点上一支烟,在屋里绕了一圈,除了两个孱弱无害的灵体,倒是没发现什么。她坐回沙发上,又点上一支烟猛抽,无意中却瞥见脚边的一团灰白。等她放下烟靠过去看清那些东西,不禁浑身冰凉。
  一团白发!
  这些年来,除了金吞,她还真没怕过什么鬼怪。这一次,这个老妇人着实吓到了她。但她毕竟懂了不少驱魔之术和鬼怪的习性,知道鬼怪留下信物无非想表达两种意思:一是我还会回来,一是我不会再来。但不管怎样,这个老妇人今晚都不会再出现。想到此,安槿稍稍安心,用镀银纸把白发包住,放进客厅的抽屉里。刚做完这些,敲门声突然响起,又把安槿吓了一跳。
  “槿……槿姐!”门外响起一个女声,安槿立刻就听出了来人是谁。这个女人名叫肖雅,如今不满二十岁,却已经在风尘圈里混迹了三年之久。
  “槿姐。”肖雅又喊了一声。
  “你个闹人精,大半夜的……”安槿一边埋怨一边打开门,发现肖雅身后还站着一个女人,看见那个女人的脸色,安槿立刻就停住了话,迅速把两人请进屋里。
  “槿姐,这是我堂姐……”
  “肖晴……”肖雅的堂姐哆嗦着身子,说出自己的名字。
  “槿姐……我姐她……”肖雅也哆嗦着,有些语无伦次,“她……她……你……救救她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”安槿点点头。一开门,她就觉得肖晴脸色上透着一股邪气,这个女人身上好像有些不属于她的东西。坐下之后,她又仔细观察了肖晴,总算发现了问题的关键。肖晴的发型很奇怪,原本中卷的烫发,披散着应该很适合她,可她却用很厚的围巾把脖子包裹起来,似乎想要遮掩什么。安槿把手伸进围巾,绕过肖晴的脖子,触摸她的头发。等摸到头发上的东西,她像触电般迅速把手缩了回来。她和肖晴,甚至一旁观看的肖雅,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安槿情不自禁地摇摇头,对两姐妹说,“我明白了,不过我这几天有另外的事要做,一心不可二用。你们的问题虽然麻烦,但除了渗人之外,一时之间倒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。”
  “怎么办,槿姐……”肖雅带着哭腔。
  “你们平时住哪儿?”
  “我堂姐是老师,现在跟人合租房子。至于我,没有客人约的话,一般就在会所里找地方。”肖雅的声音还在颤抖。
  “你们住到我这儿吧,最好请几天假,别轻易出门。”安槿打开父母的房门,“有我在,能相对安全点,别再惹上什么。等我处理完手上的事儿,就专心帮你们。”
  两姐妹哆嗦着躺到床上,一夜没敢关门。

  第二天,安槿早早地来到周家,周嘉实和崔伊婷正要吃早饭,便邀请安槿一起。饭桌上,因为周建业的事,周嘉实母子都没什么胃口。安槿吃了几口,便问起周建业与他父亲的关系,得知周建业的父母都已去世。祖父一辈的事,周嘉实显然知道得不多,崔伊婷像是知道些什么,但是面露难色,似有不便。安槿心知肚明,饭后约了崔伊婷私下交谈。崔伊婷带她上到阁楼,锁上房门,拉上窗帘,又从一个陈旧的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册,递到她面前。
  “伯母,这是?”
  “姑娘,不瞒你说。”崔伊婷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嫁给建业不久,我就发现了这个家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。我都想了两天了,但是不知道跟建业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联系。刚才你这一问,我就觉着一定得让你知道……不对劲的地方……”
  “不对劲的地方?”
  “你先看看这本相册。”崔伊婷咬了咬嘴唇,眉头皱起,显得很焦虑。
  安槿充满疑惑地打开相册,首先看到一对年轻夫妇,两人都穿着军装。男人长相普通,倒是女人长相不俗,透着一股妖媚般的美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