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至于古代的西方世界,除了与中国相似的传说之外,镜子还被认为有复制物品的作用。传说早在中世纪,一些巫师就曾经通过镜子的合理使用,完成过克隆人类的壮举。后来西方殖民者进入北美大陆,镜子与印第安人的一些巫术相结合,还发挥过更多更神秘的作用。
  总的来说,镜子在日常生活中,大概算得上是最具神秘色彩的物品了。可奇怪的是,到了近现代,关于镜子的运用之道,突然间从中国灵媒的世界里消失了,而通过镜子进行的灵媒活动也逐渐不再出现。因此,郑国庆的笔记和书籍中关于镜子的记载少之又少,有的也只是说其然,而不说其所以然。这种情况给人的感觉是: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,后世的灵媒们对与镜子相关的灵媒活动产生了很深的忌讳。
  但怀疑也好,忌讳也罢,安槿对于和镜子有关的灵异之事,说白了就是一无所知。不过,若是周嘉实讲的故事属实,这“镜中鬼”的游戏里则必定大有玄机。

  因为心情杂乱,安槿不想回住处,而是让周嘉实把她送回老房子里,想见见肖雅和肖晴。这半年来,肖晴也学了不少灵媒之术,虽然她无法看见异类,但因为是伞灵的继任者,那阴伞中的赵清燕同意帮她在有生之年行驱鬼之事,这成了她独一无二的优势。
  见了面,安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抱着肖晴和肖雅哭了起来,一边哭,一边断断续续地讲述自己和夏远城的故事。等她擦干泪,恢复平静,肖雅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把刀,狠狠地拍了拍桌子,说道:“要是让我见了那个兔崽子,非宰了他不可!”
  “小雅!”肖晴用责备的眼神看着妹妹。
  “没事儿的小雅。”安槿叹了口气,“跟你们说说好受多了,那些犯贱的人,就随他们去吧,谁叫我年少无知,信了男人的鬼话。”她看了一眼肖雅手中的刀,“我还没问你呢小雅,你从哪儿弄了一把砍刀啊?”
  “我得保护我姐啊。”小雅说着,声音软了下来,“槿姐,我最近又跟那个人打上交道了。”
  “那个人?”安槿愣了一下,便明白了肖雅的意思。那个人,就是肖雅刚来梦城时跟着一起混的人。安槿不免又担心道,“他可不是省油的灯,你亏还没吃够啊?嗯?”

  我跟我姐商量了,我不能留在会所里了,不然这辈子真玩完了。”肖雅一改大大咧咧的性格,缓缓地说,“既然我姐现在也学了驱鬼,又有了一把驱鬼的伞,我还不如帮她招揽点生意,说不定收入还不错呢。”
  “啊——”安槿点点头,“你跟他联系,是为了生意?”
  “他先找我的,说遇上了麻烦。”肖雅把刀收起来,“我姐正犹豫着去不去呢。”说着,肖雅把自己目前知道的情况这么大致一说,安槿考虑了片刻,对肖晴说,“晴姐,我觉得问题不大,而且你有伞灵护着,跟小雅去试试也无妨。”说完,又交待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。至于肖晴和肖雅第一次驱鬼的生意究竟如何,后文再做分解。
  当晚,安槿想着陈晋哲和唐加加当年之事,久久无法入睡。很显然,那件事让陈晋哲至今都活在阴影之中,可能也正是他找到安槿,让她帮忙研究鬼怪的目的。可对于镜子在灵媒活动中的功用,安槿实在知之甚少。夜深的时候,她索性起床,准备试试“镜中鬼”的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