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吃过饭,两人买了些营养品和水果,以探望的名义找到陈晋哲的父母。老两口如今依然共同经营着年轻时就开始经营的生意,只不过从最初的小杂货铺,演变成了如今占地三百平米的两层超市。因为陈晋哲要得晚,老两口如今已经六十过半,加上陈晋哲父亲身体不好,他们一直都特别想要个孙子或是孙女。可陈晋哲别说结婚了,连正式的恋爱都没谈过几个,因为这事,老两口和陈晋哲之间也发生过不少矛盾,而且这矛盾延续至今,两代人之间平日里很少联系。
  见周嘉实和安槿到来,老两口很是兴奋,拉着两人问长问短,显然把他们当成了一对。周嘉实和安槿也不多解释,寒暄不久,就问起陈晋哲日记的事。陈晋哲的母亲叫凌会芬,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老太太坐在椅子上仰头想了好一会儿,调皮地伸手指指周嘉实和安槿,笑着说道:“诶,想起来了,嗯,日记,日记。”说着站起身,带两人走进陈晋哲原来的房间,房间的一切都保留着陈晋哲走之前的样子,看来老两口和独子之间虽然有矛盾,但还是深爱着他。
  “哎。”凌会芬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大箱子,周嘉实见了赶紧帮忙,老太太把箱子拉出来,又去找钥匙,“诶,钥匙放哪儿了钥匙?军强!军强!”
  陈晋哲的父亲叫陈军强,听见老伴的呼喊,端着两杯热茶赶来,递给两个年轻人,又问老伴:“怎么啦?”

  “钥匙,钥匙!”凌会芬指着从陈晋哲床底拉出来的大木箱,“钥匙在哪儿呢?”
  “不是在你那串钥匙上吗?”
  “啊?”凌会芬顺手摸了摸口袋,拿出一串钥匙,的确找到了大木箱的钥匙,一面还不好意思地对安槿笑笑,“诶?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放这儿了……”
  “老糊涂。”陈军强笑了一句,又对周嘉实和安槿说,“你们喝水,喝水。”
  之后,安槿和周嘉实一起翻看起陈晋哲的日记,而老两口之所以愿意让两人看儿子的日记,大概是希望能对儿子的结婚有所帮助。所以在两人翻看的过程中,老两口也一直在聊着儿子的事。安槿答应帮陈晋哲介绍对象,把老两口乐得合不拢嘴。
  通过日记,安槿发现陈晋哲对唐加加的感情的确很深,而且是掩饰得很好的暗恋。陈晋哲在日记里说,从高一看见唐加加的第一眼起,他就开始为她着迷。可陈晋哲并不是善于表达的人,所以将这份感情深埋在了心底,连好友周嘉实都一直瞒着。后来,唐加加是巫婆的说法在校园里传开,陈晋哲坚信她不是什么坏人。好几次,有人想欺负唐加加,都是陈晋哲偷偷帮唐加加脱困,而陈晋哲为此付出的代价受过的伤,全都没让唐加加知道。安槿发现,日记的有些页面上似乎有泪痕,足见陈晋哲对唐加加感情之深了。

  “伯母。”安槿边看日记边问,“陈教授上高中时候的心事,你们知道么?”
  “多少知道点吧。”凌会芬说道,“青春期的孩子,都是一样的怪,加上我们要他要得晚,总觉得有隔阂。”
  “他那个时候感情很丰富吧?还为了女孩流泪呢?”
  “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倔脾气。”陈军强摇摇头,“从小就没见他哭过,也就是在那以后,他性子才变得不一样了。好几次啊,我都看见他捧着日记偷偷地哭,哭得可厉害了呢,跟女孩子似的。”
  安槿叹了口气:是啊,自己一直暗恋的女孩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死,一定是悔恨不已了。安槿一直翻看着日记,一直翻看到1989年的11月5号,唐加加死去的那天,也是陈晋哲日记的尽头。日记里说了自己要和唐加加比试胆量,还说这可能是个和唐加加交往的契机。安槿看完,心中五味杂陈。顺手再往后翻,只见后面一页上,写了满满一页的“对不起”,虽然仍是陈晋哲的笔迹,但是很杂乱,可能正是陈晋哲当时心情的写照。奇怪的是,安槿在这些显得杂乱的笔迹中,居然看到了另一种笔迹。那也是“对不起”三个字,只不过笔迹娟秀,像是属于女性。这三个字被更多的对不起覆盖,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是很难注意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