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《当代灵媒杂谈》——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,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


作者:张小槿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啊,嘿。”安槿赶紧关上衣柜门,尴尬地对两人笑笑,一转身又注意到墙上挂着的一个老式挂钟,便对陈晋哲说,“这挂钟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吧?陈教授还真是怀旧呢。”
  “呵呵。”陈晋哲一边笑着,一边有意无意地将安槿和周嘉实送出卧室。两人很快告别离开,刚一上车,周嘉实就问:“安老师,咱们接下来去哪儿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,周同学。”安槿闭上眼,又回想了一下陈晋哲家中的情景,说道,“你觉不觉得陈教授家里怪怪的。”
  “怎么说?”
  “我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,但我去过……”安槿说着,给周嘉实使了个奇怪的神色,“我去过不少单身男人的家里,从来没遇到过这么……”
  “整洁?”周嘉实低下头说,“老陈一直都是个很勤快的人呢。”
  “也不是因为整洁吧。”安槿又说,“你不觉得,他家里好像还住着一个女人么?”
  “啊?”周嘉实一愣,“什么意思?你可别吓我。”
  “我倒是没发现直接的证据。”安槿望望车窗外走过的一个路人,“但是,直觉告诉我,唐加加从来没有从陈教授的世界里消失,她一直都以另外一种方式……”她又把头转向周嘉实,认真地说,“活着。”
  周嘉实疑惑地看着安槿。
  “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朋友。”安槿解释道,“但你不也一直觉得他对你隐瞒了某些事么?他的隐瞒,可能和唐加加有关。你想想看,如果他想找灵媒弄明白当年发生的事,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?之前的那么多年里,他都在干什么呢?而且,你不是说当年唐加加的父母差点要了他的命,他又为什么三番五次去唐加加的老家看望她的父母呢?就算这个能用忏悔之心来解释,那么,唐加加的父母怎么就轻易原谅了他呢?除非……”说到这儿,她突然一愣,恍然大悟道,“除非唐加加的父母知道他隐瞒的事实!”
  周嘉实瞪大眼睛看着她,一面不住点头,“如果你说得不错,这可能也就是老陈一直不愿意结婚、甚至不愿意恋爱的真正原因!”
  在周嘉实的帮助下,安槿得到了唐加加老家的详细地址。周嘉执意要陪安槿一起,却突然接到电话,有生意上的要事。安槿告诉周嘉实,自己一个人去可能会更方便,让他先去忙正事。周嘉实则要求安槿保持手机畅通,事情一忙完就过去接她,把她送到了车站。
  唐加加的老家,是梦城北部的一个村子,名叫唐河。其所在乡镇土壤肥沃,水路纵横,是梦城有名的鱼米之乡。安槿抵达唐河村已是傍晚,几个村民听说她要找唐大师,纷纷给她指路。安槿这才知道,原来唐加加的父亲唐顺风,是在附近几个乡镇都颇有名气的风水先生。唐加加的母亲名叫付喜莹,两年前已经去世。如今,唐顺风孤身一人,依然住在迎娶付喜莹时盖的房子里,为附近一带的大家小户指坟看宅。

  安槿找到唐顺风,谎称自己是唐加加的当年同学,才从外地回到梦城,希望能拜祭一下多年未见的好友。唐顺风带安槿到唐家祖坟里待了一会儿,安槿一边低头拜祭唐加加和她的母亲,一边有意无意地问起唐加加生前的情况。之后,安槿跟随唐顺风回到家,又提出想看看唐加加生前的遗物,唐顺风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给安槿打开了唐加加生前住的房间。房间里落满了灰尘,付喜莹死后,唐顺风大概是没有打扫过女儿的房间。安槿在房里转了一圈,只发现一些中学课本和高二女生喜欢的文学读物,再有就是几件衣服。
  大概待了三四分钟,唐顺风进了房间,好奇而怀疑地看着安槿。
  “姑娘,你身上有邪气。”唐顺风开口道。
  安槿对他微微点头。
  “但不是有害的邪气。”唐顺风又说,“我看你来,不光是想拜拜加加吧?”
  “叔叔。”安槿打开唐加加的书柜,背对着唐顺风,“没错,我还想多了解一下加加姐生前在家里的情况,因为她当年……太蹊跷。”
  “是蹊跷。”唐顺风蹲在床边,从床下拉出一个大箱子,抬头对安槿说,“她从小就喜欢研究奇门异术,都是些我也不懂的玩意儿,你要是想了解了解,都在这里面了。”